专题 京都漫画最前线
漫画“文化”发挥的作用
专访国际漫画研究中心副主任Berndt教授
[2012.07.3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出生于德国的Jaqueline Berndt教授是日本漫画研究的学术带头人。站在美学研究者的角度,将漫画作为“视觉艺术”进行观察研究,这对于从小喜好漫画的日本人来说,既新鲜又富于刺激。

Jaqueline BERNDT

生于前东德耶拿市。就读于柏林洪堡大学日语专业和美学艺术专业,1991年获该大学美学艺术学研究科博士学位。同年赴日本,在立命馆大学执教10年后供职于横滨国立大学。2009年度起受聘为京都精华大学漫画系教授,担任该大学国际漫画研究中心副主任、漫画研究科主任。主要著作有《漫美研》(编著,醍醐书房,2003年)、《Reading Manga: Local and Global Perspectives on Japanese Comics》(Steffi Richter合著,莱比锡大学出版社,2006年)、《世界的连环漫画与连环漫画的世界》(论文集,2010年,日、英)、《美术论坛21》第24期特辑“漫画与MANGA,以及艺术”(编著,醍醐书房,2011年11月)、《Manhwa Manga Manhua: East Asian Comics Studies》(莱比锡大学出版社,2012年3月)等。

被“凡尔赛玫瑰”带入了漫画的世界

——您是如何想到要学习日本漫画的呢?

“我原本就对文学和电影很感兴趣。我观看了电影资料馆内收藏的黑泽明和沟口健二等导演的众多日本电影后,感到这些影片的剪辑方法和画面构成非常新颖。然而,由于身在东德,当时能看到的最多也就是《裸岛》(新藤兼人导演,1960年)之类的了。连大岛渚的作品也没有。80年代后,当我想要接触更具现代色彩的事物,开始思考与自己同龄的日本人在看什么的时候,我听说了‘连环画在日本非常盛行’。

就在这时,我读到了一位日籍德国文学家带到德国来的《昭告阿道夫(※1)》和《凡尔赛玫瑰(※2)》,完全被吸引住了。尽管两部作品的主题都很沉重,但中间却插入了非常夸张的插科打诨。让人完全看不懂到底哪些是认真的,哪些是玩笑。比如,奥斯卡(《凡尔赛玫瑰》主人公)感到惊讶时,就会变成丑女的模样,换而言之,她的身份可以是变化的。我对这种不确定性感到很着迷。

当时,关于漫画的英文书籍只有Frederik L.Schodt的《Manga! Manga! The World of Japanese Comics》(1983年)。加之在我完成关于漫画的博士论文的20世纪90年代,由于东西德统一,对东德的研究人员来说,情况非常严峻。于是,91年,我以立命馆大学德语教师的身份来到日本,由此迈入了专业的美学、艺术社会论及漫画研究领域。”

——在欧美和亚洲各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对漫画产生了共鸣。您认为漫画为何能超越文化背景和心理差异,受到广泛认同呢?

“尽管‘阅读’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行为,但我们可以通过漫画与很多人沟通。同时,日本漫画特有的画面组合、对白和人物描写方法等,具有很高的自由性,留给读者极大的想象空间。还可以与具有相同爱好的人分享自己的想法。借助互联网,就可以和全世界的人们进行这样的交流。在这个时代,漫画走向全球化并非偶然。

日本漫画的人物在发展过程中也受到了外国连环画等因素的影响,怎么看都不是日本人。超越了人种界限这一点,也是易于被世界接受的原因。同时,由于漫画具有很高的符号性,所以孩子们大多都会临摹,开始尝试自己画漫画。漫画在世界普及时,有关漫画绘画方法的书也几乎同时出版上市了。不仅只是阅读,还会激发自我情绪的抒发。总之,我认为漫画之所以受到广泛认同的主要原因,在于它是人们容易参与其中的一种媒体。”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漫画能为世界做些什么?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艺术、音乐、时装等多个领域的创作者们纷纷站了出来,积极伸出援手。为了描绘出未来的希望,日本与世界其他地方的漫画家们也迅速展开了行动。
  • 京都的新名胜——漫画博物馆漫画堪称现代日本文化的代表,在古都京都有一座以漫画为主题的综合博物馆。这个集博物馆和图书馆功能于一身的广阔空间,既是研究基地,又是娱乐场所,充满了无限魅力。我们将带大家一起来探访京都的这张新“面孔”。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