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日本的祭祀活动(3)青森佞武多祭
“佞武多”迷的热情,让节庆活动热闹无比
[2012.09.2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巨大的人偶灯笼在街上移动,头顶华丽斗笠的舞者翩翩起舞。在青森的佞武多祭期间,北国的人们将漫长冬天里积蓄的热情尽情释放。在当地,那些酷爱佞武多的人们被称作“佞武多迷”。


佞武多 执扇人,牵引手 演奏者

点击插图,进入各种人物的故事。

夏天临近了,整个青森将进入“jawamegu”。“jawamegu”是津轻方言,意思是热血沸腾,内心激动不已。这当然是因为每年8月2日~7日举行的“青森佞武多祭”(青森大灯笼节)的缘故。

青森佞武多祭与浅草的三社祭和博多的祇园山笠不同,并不是寺院或神社的祭祀仪式。关于它的起源,有很多种说法。青森县立乡土馆是这样解释的:“日本自古以来就有一种祓除的习俗,在七夕和盂兰盆节等期间,将世间的不洁、不净放在人偶和灯笼上顺水流走。在东北地区北部,通常的做法是,在祓除污秽的同时,将夏季的睡魔也一并放在灯笼里顺水漂走,这种仪式被称作‘赶睡魔(nemurinagasi)’。后来,‘赶睡魔(nemurinagasi)’这个词就渐渐演变成了‘佞武多(nebuta)’这个词。”除了以人偶灯笼为特点的青森佞武多祭,还有扇形灯笼的“弘前佞武多祭”,五所川原市的巨型灯笼花车“立佞武多”祭”等,不同地区派生出了不同形式的灯笼。

青森的佞武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开始向巨型灯笼发展,现在的佞武多高约5米,宽约9米。在方木材骨架四周用钢丝搭建起框架,贴着边框用手将和纸一张一张地贴好,纸张不能重叠。内部安装了大约1000个灯泡,通电后整个人偶会发亮,鲜艳的原色和遒劲的墨绘线条在夜晚的街道格外醒目。台车上装有发电机供电,重达4吨。在活动达到高潮时,将有大约20台(※1)巨型“佞武多”灯笼花车行驶在街道上。

与寺庙和神社的祭祀仪式无关的青森佞武多祭能发展至今,应当归功于当地无数酷爱佞武多的“佞武多”迷们的热情。

雪白的冬天催生了对原色的渴望

佞武多设计师:竹浪比吕央

佞武多设计师是统筹整个佞武多制作过程的人,从思考题材,绘制草图,到搭建骨架,贴纸,着墨,上色,一直到最后佞武多制作完工,都是设计师的工作。直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为止,佞武多的制作都是由当地的木工和擅长绘画的人义务制作的。后来,广泛采用电灯和铁丝等工具来实现细腻的表现后,又出现了专业的“佞武多设计师”。

佞武多没有设计图,全凭设计师心中的构图。2012年成功绘制了3台佞武多的竹浪比吕央认为,佞武多的魅力在于“能够自由地表现”。尤其是对于色彩,他有着强烈的执着。

竹浪比吕央制作的《东北之雄 阿弖流为》 (图片提供:JR佞武多祭实施项目)

“在漫长的冬天,津轻的人们一直都生活在白雪皑皑的世界中。或许正是对颜色的饥渴产生了运用鲜艳原色的佞武多。我在构思作品时也总是先从‘颜色’的印象入手。就像这次的《东北之雄 阿弖流为》(JR佞武多祭实施委员会),首先我由题材联想到了‘红色’,为了更有效地使用红色,我又想到可以使用火焰,就这样,各种创意接踵而至。不管是多么漂亮的颜色,如果涂得太厚,光亮就透不出来了。要时刻提醒自己,晚上点亮佞武多时怎样看起来最好看。涂蜡的手法可以控制佞武多的透明度,这种技术源于没有电灯、还在使用蜡烛的时代,今天仍然在采用。”

还要注意一点,观众是在10米之外欣赏佞武多,所以我要考虑佞武多在十米之外的观众眼里是怎样的效果。

“我会常常思考观众是以什么样的视线来欣赏的。当人们坐在这里,抬头仰望佞武多时,怎样才能让人感受到最强的震撼力?这取决于制作者看过多少佞武多。”

刚刚贴完纸的纯白佞武多。人偶的表情借助阴影表现出来。这是在上色之前的一瞬间才能看到的艺术品。

竹浪小时候就开始去佞武多制作室,最初是制作地区的小型佞武多。他靠药剂师的职业维持生计,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将来要制作巨型佞武多!”他的许多作品都获得了好评,现在“佞武多设计师”已经成了他的本职工作。

“我觉得设计师的生活方式比药剂师更适合我。不过现在我有时还会穿上白大褂打打零工(笑)。事实上,许多佞武多制作者都是一边做着其他工作一边制作佞武多的。即便是能够独当一面的设计师,他的生活也没有保障。但还是有很多人喜欢做这一行,这说明佞武多本身很有魅力。”

竹浪不仅制作佞武多,还致力于指导新人。他将佞武多作为一种艺术品、而非祭祀的道具加以推广。他设立了佞武多研究所,接收立志做佞武多设计师的年轻人,并且积极地在国外发表作品。

“去匈牙利时,木头和纸做的巨大佞武多移动在石筑的街道上,给人一种深刻印象。当地的媒体认为这是纸的艺术,灯光的艺术。还围绕以原色为主的颜色使用方法向我提了许多问题。在美国的洛杉矶,看惯了光电装饰的浮舟等出场的豪华游行队伍的美国人,在点灯的瞬间竟然发出了‘哇’的惊叹声,反而把我吓了一跳。后来才知道,他们没想到那么大的佞武多里竟然装了电灯。我当时就想,一定要让全世界都领略到佞武多的魅力。”

让佞武多“活”起来

执扇人:SUNROAD青森常务理事 栉引淳治

2011年佞武多大奖的获得者是“SUNROAD青森”。同时还获得了运营·舞蹈奖。“佞武多大奖”是一个综合奖项,主要考察佞武多的制作水平,同时兼顾运营·舞蹈、伴奏等项目,综合评判后授予最优秀的团体。无论佞武多制作的多么精美,如果无法让它活动起来吸引观众,是得不了大奖的。

“SUNROAD青森”是汇集了当地商店的购物中心,已经连续30年参加七夕灯节了。凭借佞武多制作界的最高权威千叶作龙创作的佞武多和其自身在当地的凝聚力,每年都会入选前几名,是名符其实的强手。在准备祭祀期间,常务理事栉引淳治是运营团体方的负责人,负责与佞武多制作者以及演奏者等各方面人士进行交涉。

到了正式表演时,他的身份是“执扇人”,负责指挥佞武多移动。栉引说:“喜欢佞武多的人,最后都想做‘执扇人’。我做过佞武多,敲过太鼓,做过舞者,当过牵引手,与佞武多有关的所有角色我都体验过,最后当上了‘执扇人’。让佞武多按照自己的想法移动,向观众们展示,这对我来说是极大的乐趣。”

千叶作龙作品《奥州平泉之荣华 阿弖流为与清卫》 (图片提供:SUNROAD青森)

做执扇人最重要的是“要让佞武多活灵活现的动起来”。“在正式演出时,关键是如何让牵引手按照指令展示出浑然一体的感觉。”栉引说道。

按照惯例,SUNROAD青森的牵引手都是高中生。

“牵引手需要有充沛的精力。上了三十岁的人有些吃不消。如果单看体力,大学生也能胜任,可是他们已经知晓酒的美味,而祭祀期间的诱惑又很多。所以还是高中生最合适。而且只要年轻时参加了佞武多祭,就再也离不开它了,到了夏天,他们就会返回青森来。”

佞武多加深了亲情

演奏者:福崎由美、夏恋

佞武多祭上演奏者使用的乐器有三种:太鼓、笛子和手钲。Maruha Nichiro佞武多会演奏乐队“海鸣”的若井晓会长自豪地说:“伴奏乐队演奏的音乐将佞武多祭的气氛推向高潮,我们都拥有一种自豪感。”虽然每个团体都会演奏这种与“啦赛—啦—(rassera)”的吆喝声相应和的独特旋律,但是“我们会根据不同的主题变换节拍。去年的作品主题是庆祝东北新干线开通,所以节奏会快了些,今年的主题则是‘金刚力士’,所以会演奏得凝重一些。”

和需要体力的牵引手都是年轻男性不同,演奏者中男女老少都有。在乐队“海鸣”

里,还有很多像福崎由美和夏恋母女这样两代人参加的。夏恋还在上高中,可她没有参加任何课外活动,而是和母亲由美一起在乐队练习。因为她觉得“比起和朋友们玩耍,更喜欢在乐队练习。”由美告诉记者:“这孩子一岁的时候,我曾经抱着她跳舞,结果发现无论演奏的声音多大,她都能睡着,而且露出很惬意的表情。当时我就觉得这孩子肯定会喜欢上佞武多。后来,我想让她和祭祀有进一步的接触,就建议女儿和我一起练习笛子演奏。没想到她很快就能吹奏的相当出色了,比我当时学得快多了。”母女两人异口同声地说:“今年一定要拿到大奖,去海上游行(※2)!”

成就感源于观众的享受

执行委员长:若井敬一郎(青森观光会议协会会长)

青森佞武多祭执行委员长若井敬一郎说:“我年轻时也当过舞蹈者和演奏者,享受过祭祀的乐趣。现在位置跟过去不一样了,发现自己乐在其中固然重要,但更喜欢看到人们开心享受祭祀的笑脸。在祭祀中,最重要的是让所有人都能享受到乐趣。我们的成就感来自于舞者、观众,所有人的享受。”

另外,“从7月份开始,在幼儿园、托儿所、小学等举办儿童佞武多。如果拿棒球作比喻的话,儿童佞武多是小联盟,大型佞武多则相当于大联盟。孩子们从小就和佞武多亲密接触,长大后都会成为‘佞武多迷’。”

只要参加过一次,任何人都会成为“佞武多”迷。或许这就是青森佞武多祭的魅力所在吧。

摄影:KODERAKEI
插图:秋叶AKIKO

(※1)^ 2012年有22台。

(※2)^ 节庆活动的最后一天,7日晚上,获得大奖的5台佞武多灯笼花车将乘坐驳船在海上游行。届时将有一万发礼花在夜空绽放,构成节庆的最后一章。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