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时尚中的传统美“Cool Traditions”
三重县伊势志摩:海女的传统与新风

朱利安・赖亚尔 [作者简介]

[2017.08.22]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50年前,日本全国有1.7万名海女,但现在已减少到约2000人。她们当中约一半人在三重县伊势志摩地区,至今依然从事着传统方式的捕捞作业。

结束捕捞作业后走上海岸的木村政子

在五月初夏的阳光下,已80岁高龄的海女(※1)木村政子穿上橘黄色脚蹼,纵身一跃,潜入海底。这里是三重县的石镜海角。对潜入离岩岸数米外海中的木村而言,逐浪漂浮的黄色浮标是唯一的标识。感觉已过了很久——实际上还不到一分钟——木村浮出水面,在黄色浮标旁呼出长长的一口气,发出犹如笛声般细而悠长的哨音——“矶笛”。

木村将鲍鱼、章鱼、角蝾螺等海鲜装入网袋,调整呼吸后再次潜入水中。在规定的两个半小时的捕捞作业结束后,她慢慢地走上弯月形海滩。

木村指着网袋说:“今天的海水比预想的浑浊,视线不太好。有点失望。但现在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水温适宜,鲍鱼也能卖个好价钱。”

海女们在“海女小屋”里取暖

传统的潜水捕捞作业

虽然昔日海女潜水捕捞时穿着的白色布衣,现在已被潜水服取代,但传统的捕捞方式却一直延续至今——她们手持钩形凿子,不使用呼吸器和其他潜水装备,只身下潜到海中作业。闭气时间相对比男性长,并且皮下脂肪较多,有助于抵御严寒的妇女们,在这个地区将海女的传统继承了下来。

海女不携带氧气筒,是为了预防她们长时间潜水。海女捕捞作业不仅是传统的捕鱼方式,由于她们不带氧气筒,就自然而然地限制了自己的潜水时间;这也是限定捕捞期,防止水产资源衰退,试图与自然共生的一种有效方式。

近年,海女们担心这项延续数千年的海女捕捞以及各种相关传统会消失。年轻女性们向往着去大城市,寻找一份更加安全轻松的工作,海女的人数逐年减少。

木村政子在专供海女们休息的“海女小屋”里一边取暖一边说:“20年前,我从一家旅游公司退休,之后开始了潜水捕鱼。”这个“小屋”位于离海滩不远的高处,用漂流木材、石头、白铁皮建成。经过两个半小时的潜水后,海女们已经是“透心凉”了,在小屋中间一个焚烧着木柴和漂流木材的火炉四周,她们围坐在一起烤火取暖。

木村耸耸肩膀说:“石镜这个地方的女人都是海女,因为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工作。这里离邻村很远,以前也不通车,就像一座陆上的孤岛。”

木村将潜水面罩和潜水服挂在屋外,然后拎着装有鲍鱼的网袋向市场走去。

木村政子手拿装满鲍鱼的网袋

海女的经验,创造出新的活路

1956年,日本全国有1.7万名海女靠捕捞维持生计(※2)。但是,现在海女在一些地方已经完全消失,在三重县志摩半岛大约还有1000名。

入冬后,海女们一般都去旅馆、家庭旅店或特产店工作;但近年,她们凭借海女的经验,开始了一些新的尝试。比如开办“海女小屋餐厅”,她们用刚捕获的新鲜海产招待顾客,同时还讲述海女捕捞的故事,深受游客欢迎。

野村礼子(85岁)穿着传统的白布海女服“矶着”,在位于相差海边的海女小屋餐厅“HACHIMAN”工作。她说:“我从14岁开始做海女,一直做到5年前,我80岁的时候。”

野村礼子向游客讲述自己60多年的海女经历

野村说:“我妈妈、祖母、曾祖母都是海女。在这里,成为海女犹如人生的必经之路。”

即使是做了66年海女的野村,居说也曾数次遭遇危险。比如,挂在腰间的安全绳被海底的石头或海藻缠住。虽说潜水时间很短,但对只身潜入海中的她们来说,危险总是如影相随的。因此,她们的棉布头巾上都印有守护海女平安上岸的标志。

从左上开始顺时针方向:在海女小屋“HACHIMAN”的火炉上烤贝;刚捕获的牡蛎、扇贝和角蝾螺;表演传统海女舞蹈;冈野MITSUE一边做海女一边在海女小屋餐厅工作

在“HACHIMAN”,野村的海女同事们——几乎都是60至70岁的行家里手——在小屋中间的炉灶上烧烤角蝾螺、牡蛎和扇贝,一边攀谈一边招待顾客。

冈野MITSUE(70岁)也对年轻海女人数减少感到忧虑。她说:“虽然大家都有女儿,但是她们看到我们上岸后冻得直哆嗦的样子,便都不想干这活儿了。最近,光靠海女这份工作很难维持生计,还得做一些其他的兼职才行。”

在俯视相差村落的小山丘上,有一座海女们信奉的神明神社。神社大殿位于数座红色牌坊的深处,而在入口右侧就是海女们参拜的“石神”。据说,“石神”能满足女性的一个愿望,因而现在对普通女性也很有吸引力。灯笼立于祭坛两侧,前置香资箱和许愿纸投放箱,供奉着酒和脆饼干。

神明神社内的石神,据说会满足女性的一个愿望

改行找到“天职”

虽然海女人数在减少,但也有一些富于勇气的年轻人,希望从事传统的海女工作。2016年10月,通过应征鸟羽市“面向城市居民的海女见习”项目,一直在东京做专业摄影师的大野爱子(38岁)来到了石镜。她说:“我从小就喜欢大海,爱玩冲浪、皮划艇、水肺潜水。”

刚上岸的新手海女大野爱子,正在取下挂在腰间的重物

大野爱子说:“在东京时,我一直想住在可以看见大海的地方。我觉得海女是我的天职。”她还表示,搬家到志摩半岛后的日子是迄今最幸福的。潜水捕鱼让人兴奋,我还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悠闲地工作。但大野也透露,周围几乎没有同龄人,比较辛苦。

大野说:“虽然一开始我被当作外人,但现在已成为海女大家庭的一员。”她花了一年时间与石镜当地的人们建立起了信赖关系。现在,当地人有的会拿着蔬菜或菜肴来,关心她“有没有好好吃饭”,有的则帮她做捕捞工具等;到了正月,大野还会被当地人请到家里做客,和家人一起吃饭。

大野爱子希望能守护海女的传统,她说:“能与自然共生的工作很了不起。对年轻女性来说,这是一种简单、理想的生活模式。打造这样的海女形象,是我的职责之一。”她还补充道:“我想尽我所能,让海女存续下去。”

海女小屋 HACHIMANKAMADO

邮编:517-0032
地址:三重县鸟羽市相差町1094
电话:0599-33-6145
网址:http://amakoya.com/
谷歌地图

原文英文
标题图片:结束海女捕捞作业后,正在上岸的木村政子
图片:本野克佳

(※1)^ 海女,日本、韩国等地的一种古老职业,指不带辅助呼吸装置、只身潜入海底捕捞龙虾、扇贝、鲍鱼、海螺等海产品的女性渔民——译注

(※2)^ 日本水产学会杂志(2014)《全国海女的历史发展与现在》海之博物馆,石原义刚

英国《每日电讯报》通讯员,负责日本、韩国报道。在伍尔弗汉普顿大学、中央兰开夏大学研究生院专攻新闻学。伦敦人。1992年来日,现居神奈川县横滨市。作为自由媒体人,同时还为《南華早報》等其他报刊撰稿。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古筝演奏家柯蒂斯・帕特森 :为了日本传统乐器的未来柯蒂斯・帕特森出生于美国芝加哥,1986年来日。现为古筝演奏家和作曲家。同时,为了弘扬古筝文化,帕特森正在积极培养古筝演奏人员。
  • 大仓正之助:在传统音乐中寻求创新的大鼓演奏家不断挑战、尝试创新的能乐伴奏师、大鼓演奏家大仓正之助,他的演奏中鼓动着人与自然、宇宙的强烈共鸣。他是不断拓展传统艺能可能性的先驱者。让我们来走近他的艺术世界。
  • 盆栽匠人川边武夫:聆听树木的声音!在盆栽的世界里,有一位打破既往盆栽界常识、不惮“禁忌”且屡有崭新作品问世的匠人。他便是家住大宫、年届七十的川边武夫。川边拥有一群狂热的崇拜者,特别是在欧洲,甚至有人为了一睹他的作品专程来到日本。川边摸索出了一套与盆栽相处的哲学及蕴含于其中的自然观。
  • 增田敏也:颠覆陶艺常识的数字陶艺家看起来像是从游戏中跳出来的像素人,而且还是“陶艺”,实在让人大跌眼镜。用触感温润的粘土把摸不着碰不到的“数码形象”变成实体,创造出独一无二的艺术形式,他就是陶艺界的“异端”——增田敏也。
  • 传统戏剧“Nippon文乐”,在露天边吃喝边欣赏日本古典戏剧“人形净琉璃文乐”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了让人们重新认识其价值,2015年“Nippon 文乐”项目启动。公演极具特色,可以在露天边饮食边看戏,因此吸引了不少眼球。下次公演将是2017年3月在伊势神宫的奉纳公演。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