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时尚中的传统美“Cool Traditions”
大仓正之助:在传统音乐中寻求创新的大鼓演奏家

宮崎幸男 [作者简介]

[2017.09.06]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不断挑战、尝试创新的能乐伴奏师、大鼓演奏家大仓正之助,他的演奏中鼓动着人与自然、宇宙的强烈共鸣。他是不断拓展传统艺能可能性的先驱者。让我们来走近他的艺术世界。

大仓正之助

大仓正之助OKURA Shonosuke能乐师。生于1955年。人间国宝。能乐囃子大仓流大鼓小鼓宗家长男,自幼在祖父与父亲指导下学习大鼓,9岁首次登台表演。曾独自完成能乐《翁附五流五番能》的大鼓演奏,作为囃子方(伴奏师),完成了能乐史上史无前例的尝试。也作为大鼓独奏家与众多音乐人同台献艺,举办现场表演。曾受罗马教皇邀请在梵蒂冈宫表演大鼓独奏,也在全球各国庆典和活动中登台表演。
http://www.hiten-jp.com/

高亢的金属感音色响起的瞬间,令人舒心的紧张和静寂便在全场弥漫开去。大鼓可以发出远超人耳可分辨音域的高频音,据说这种高频音能带来媲美森林浴的“治愈效果”,而我们也有幸亲身体验了这难得的“福音”。

大鼓负责能乐的节拍(节奏)。樱木鼓身和马革鼓皮演绎出的天籁之音,仿佛能够跨越时空,响彻宇宙

来自“农”体验的独特的声音世界

日本代表性的能乐大鼓演奏家大仓正之助(62岁)是具有15代传承的大仓流大鼓・小鼓宗家的长子,母亲也出身于观世流仕手方(饰演能乐主角的演员——译注)家系,所以他是血统纯正的能乐世家子弟,自幼就在祖父和父亲的严格指导下学习能乐。虽然他也认为自己生来就注定要成为能乐师,但在学习的过程中,他越发觉得能乐世界太过落伍。于是18岁时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毅然投身到了有机农业的世界。

“当春风吹绿山林时,整片山野都充满着能量,我感觉身体每一个细胞都被净化,全身充满了力量。当你贴近大自然,与大地共生共息,你会发现自己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我不是在说什么大道理,而是真的有切身的感受。”大仓回忆当时的感受。

大约1年后的一个夜晚,大仓偶尔敲起了自己一直带在身边的大鼓。于是,他感受到自己“吸纳了宇宙洪荒之气,与天地融为一体,鼓声和宇宙的脉动产生共鸣,浑身上下被一种令人战栗的喜悦所包围”。将肉体使用到极限后,不是经过大脑,而是通过身体肌肤感受到一种领悟。结果,大仓又从“农”的世界回归“能”的世界。这也是他花了6年的时光才学到的“能的奥义”。

国立能乐堂,在传统的能乐舞台上演奏大鼓(撮影:乙咩海太)

发自忘我之境的鼓声

据说在战前,徒手敲击大鼓是常识。然而战后随着制作传统戏剧道具的工匠数量骤减,加上皮革材质发生变化,如今演奏家大多是戴上“指皮”手套敲鼓。所以像大仓这样依然坚持徒手敲鼓的演奏家就成了凤毛麟角了。徒手敲响大鼓很容易造成演奏者咬紧牙关,手腕僵直,身体持续受损的恶果。大仓长年坚持徒手敲鼓,结果由于从手腕传至肩部的不间断的冲击,造成脑后部位肿起,甚至一度差点引发“蛛网膜下腔出血”。

马革制成的大鼓皮(左上),持续敲击大鼓后的右掌(右上),大仓家传承约650年的大鼓鼓身(左下),鼓绳是由麻编制而成(右下),大鼓神秘而优美的“音调”就来自这些“道具”

不过,在多次突破“心肺功能界限”之后,大仓发现自己的身体感觉跟过去渐渐有点不一样了。不可思议的是,他从肉体的苦痛中完全解放出来,与大鼓融为了一体。他说“务农”经历让自己感受到了天人合一,开始懂得如何“舍弃自我”,能够敏锐地感觉“忘我”的境界。看似走了很长的弯路,但最终让大仓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世界。

大鼓演奏家的“吆喝声”与“鼓声”共同构成了囃子方(伴奏师)的伴奏主调

持续的创新孕育新的传统

中国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一带的石窟里保留着许多描绘飞天击鼓舞蹈场面的古代壁画。也因由这一历史渊源,去年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大仓与中国琵琶演奏家章红艳在北京和东京同台演绎了“西域流光”。这是一次创造新的艺能历史的尝试,从古代壁画获得灵感,让壁画中人跨越时空来到现代。在大鼓和琵琶的音乐声中,舞者跳起梦幻之舞,再现了古人喜气洋洋的身态。公演在中日两国都获得了好评。

拜见罗马教皇圣若望·保禄二世(左上),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办的“ORIBE 2003 in NY”展的开幕式上献艺(右上),“瑞士卢加诺音乐节”上与钢琴家玛塔·阿格丽希等同台表演(左下),在新国立剧场上演“如风—inside of wind” (右下)© Photography by Sana Tsukimori

“我经常都在想,只要有机会就要让创造力每日每时不断进化。”大仓说,“在超出人类认知的地方,存在一种‘应季’的东西,当它该来的时候,它自然就会来到你眼前。当你气足了,忽然它就降临了。后来我就觉得机缘是天定的,转来转去,不知哪天它就来了。”

为了促使它的降临,一直以来大仓都在与各种异文化尝试合作。例如韩国传奇人物金大焕,美国印第安音乐家Robert Mirabal等,大仓通过与这些大自然能量的表现者的合作,打开了一扇通往出人意料、不可思议的新世界的大门。

确立了大鼓独奏家独特的世界观与表演风格后,大仓在世界大舞台上表演大鼓独奏的机会也越来越多。古典、爵士、现代芭蕾等,与不同领域,不同职业的表演者相碰撞,促使大仓不断向更新的领域发起挑战,他也作为总导演和制作人活跃在台前幕后。

YouTube视频『DEEP JAPAN』

已故的金大焕生前曾绝口称赞道:“大仓才是我的继承人,他才是能够为未来的艺能不断开拓新的可能性的艺术家。”如今每逢金大焕忌日,韩国都要举办追悼演奏会,也必定会邀请大仓参加,可见大仓与金大焕渊源深厚。此外古典乐巨匠伊夫利·吉特里斯(Ivry Gitlis)也曾说过“大仓就像是我可爱的儿子一样”,两人也关系亲密。这种跨国界的关系正体现了大仓作为一个表演者和艺术家的真正魅力。

击鼓不停,生命鼓动不息

大仓的大鼓能够穿透到我们的灵魂深处,引发共鸣,有着一股韧劲。但同时又像是在对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发出的微弱呻吟。

大仓曾在月圆之夜的海边聚集了一帮志同道合者,举办了大鼓表演。他们的表演中有着现代生活中无法体会的、充满着神秘感的独特韵味。明月、海风、海浪和大鼓的音色完美融合,给演奏者带来了宝贵的共同体验,新的因缘也由此产生。

大仓认为“无论在哪个时代,艺能都应该是能够抚慰人心的东西”,他也一直将这一信念化为行动。尤其在能乐的世界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能乐不会直接表达喜怒哀乐等情绪,而是用抽象和象征的手法来表达“对生命的赞美”。所以大仓总是会在表演中努力地去捕捉“生命的音符(LIFE)”与“宇宙的鼓动(LIVE)”,并让两者和声共鸣,然后不断让大鼓奏出“和谐的音波”。

“我有很多想干想实现的东西……”大仓谈及他的梦想

为了邂逅更多的人和事,大仓如今也携带一只大鼓,继续着他的环球之旅。从无我之境发出的无字的倾诉,今后也必将感动更多世人,在他们心里引发共鸣。

他的人生诞生于一个肩负六百多年厚重历史和时光的“传统文化的世界”之中,作为一名传统文化传承者他已经修炼了五十多年,同时也不断积累着成绩。面对这样一个人物,我们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

“您认为您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获得的体悟,具有怎样的意义呢?”

“说实话,我还在路上呢,目前还没有能力表现出些什么……”

如此谦虚的回答不正是探求传统文化根源并有所感悟的证据吗?

采访、撰文:宫崎幸男
拍摄:山田慎二
拍摄合作:蓝塔能乐堂、六本木NATURE BODY HOUSE

■大仓正之助“大鼓”工作坊

工作坊正式开讲,在此可获得大仓正之助亲自指导,体验“大鼓的妙趣”。在日外国友人和海外友人均可报名参加。详情请发送邮件到以下邮箱咨询。
office@tsuzumido.jp

编辑、媒体制作人。1954年生于东京。1977年进入集英社,从事月刊、周刊杂志和书籍的编辑工作。1992年离开集英社,自办公司,创刊酒店、高速公路、会员杂志等相关的专业杂志。作为编辑、创意总监出版多部作品获得“讲谈社出版文化奖”。近年来深入水产业第一线,就盘活地方经济、国际化、环境问题等热点课题积极展开活动。

相关报道
专题相关报道
  • 古筝演奏家柯蒂斯・帕特森 :为了日本传统乐器的未来柯蒂斯・帕特森出生于美国芝加哥,1986年来日。现为古筝演奏家和作曲家。同时,为了弘扬古筝文化,帕特森正在积极培养古筝演奏人员。
  • 三重县伊势志摩:海女的传统与新风50年前,日本全国有1.7万名海女,但现在已减少到约2000人。她们当中约一半人在三重县伊势志摩地区,至今依然从事着传统方式的捕捞作业。
  • 盆栽匠人川边武夫:聆听树木的声音!在盆栽的世界里,有一位打破既往盆栽界常识、不惮“禁忌”且屡有崭新作品问世的匠人。他便是家住大宫、年届七十的川边武夫。川边拥有一群狂热的崇拜者,特别是在欧洲,甚至有人为了一睹他的作品专程来到日本。川边摸索出了一套与盆栽相处的哲学及蕴含于其中的自然观。
  • 增田敏也:颠覆陶艺常识的数字陶艺家看起来像是从游戏中跳出来的像素人,而且还是“陶艺”,实在让人大跌眼镜。用触感温润的粘土把摸不着碰不到的“数码形象”变成实体,创造出独一无二的艺术形式,他就是陶艺界的“异端”——增田敏也。
  • 传统戏剧“Nippon文乐”,在露天边吃喝边欣赏日本古典戏剧“人形净琉璃文乐”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了让人们重新认识其价值,2015年“Nippon 文乐”项目启动。公演极具特色,可以在露天边饮食边看戏,因此吸引了不少眼球。下次公演将是2017年3月在伊势神宫的奉纳公演。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