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期望於“歷史的轉折點”

白石隆 [作者簡介]

[2012.02.03]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電力系統改革勢在必行

path-dependence,日文一般譯成“歷史路徑依賴”,而本來則應該更明確地稱它為“歷史的轉折點”,今年,我得以有各種機會對這個英文詞進行思考。最初當然是在3・11大地震和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的時候。雖然今天已經沒有人用了,可地震剛剛發生後御廚貴氏創出的“災後”這一詞彙,曾有一定的說服力。如此國難當頭之際,政治也不得不發生變化。在眾參兩院的扭曲狀況下,執政黨和在野黨限期組成大聯合政府,開展災區恢復重建,實施稅制與社會保障的整體改革,是否應運而生了這種可能性呢?人們認識到這在某種程度上是有可能實現的。但實際是,菅直人首相一味將地震和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為維續自己的政權所用,未能打破政治僵局。以至於到了年底,含有“永遠賴在同一個位子上不肯離去”、“毫無成效,無所事事”、“苟延殘喘,毫無意義地堅持”等意思的“菅化”一詞成了今年的新詞語之一。

另一方面,以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為契機,日本的能源政策如今正可謂處於“歷史的轉折點”上。12月12日召開的綜合資源能源調查會基本問題委員會(委員長為新日本製鐵會長三村明夫),基本上認可了事務局編制的《以制定新〈能源基本計劃〉為目的的論點整理方案》,它包括節能、引進可再生能源、最大限度推進化石燃料的清潔化、盡可能減少對核能發電的依存等。此外,枝野幸男經濟產業大臣在會議上表明,就電力系統改革,將於2012年的較早時期推出試行方案,其中包括發電送電分離以及綜合成本設定的應有形式等。

我認為回顧此次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從根本上重新認識和研究核電政策,是一項重要的課題。但是,考慮到電力供給的大約30%依存於核電(只是由於大震災後,核電廠停產、定期檢查中的核反應爐延遲開業,11月發電和接受電力中核電利用率停滯在20.1%),考慮到資源小國日本的能源安全保障、經歷此次事故後國內外有必要採取措施提高核電安全以及日本的責任等,日本沒有完全去除核電的選項。假設政府決定早期放棄核電,現存的大多數核電廠依然要持續運轉幾十年。此外,廢爐也需要新的研究開發。而當國家決定不再做核電,核電在日本成為完全沒有未來的產業領域時,又會有多少優秀的年輕人作為研究員、技術員會想在這一領域貢獻自己的一生呢?這樣的選項是沒有可能實現的。

與此相對,放寬包括發送電分離在內的對送電部門的限制,促進發電部門的競爭,改革收費制度等則是不可迴避的。考慮到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的處理費用,東京電力公司陷入債務危機的可能性很大,政府已經研究投入總額達1兆規模的國家資金。如果成為現實,那麼東電將實質上歸為國有。為了根據供需狀況構築起可以靈活對應的收費體系,形成智能社區,目前正是徹底改革電力系統的大好時機。

歐洲債務危機和國內的政治狀況

12月8、9日,歐盟(EU)召開了首腦會議。在歐洲,繼希臘之後義大利也面臨著深刻的債務危機。首腦會議的結果正如人們預料,歐盟變得進一步“德國化”。已經陷入債務危機的國家將實施更大規模的財政緊縮政策;作為長期性更重要的措施,也可以說是對應貨幣統一財政統籌的第一步,針對設定財政赤字以及債務餘額的上限,(英國除外),達成了協議。但是,這不是解決義大利和西班牙等所面臨的債務危機的措施,假使在明年某個時期,最好能夠在及早的時期能夠制定克服危機的機制,從而避免歐元崩潰,但依然擺脫不了歐洲經濟的蕭條。

另一方面,中國共產黨和政府在12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把歐洲債務危機也作為一個理由,決定對持續實施一年以上的金融緊縮政策進行“微調整”。中國在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機之際,實施了大規模的公共投資,造成了通貨膨脹、貧富懸殊、國營銀行和地方政府債務惡化等扭曲現象。此次受歐洲債務危機影響,再次對景氣進行干預,使得扭曲現象加劇,雖然時機尚不確定,但已經可以看到在不久的將來,可能會出現經濟方面較大的調整。

這樣看來,我們應該認識到世界經濟前景將不容樂觀。在這樣的形勢下,日本即將步入政治季節。11月27日大阪市長選舉和大阪府知事選舉中,“大阪維新之會”代表橋下徹氏和松井一郎氏當選。他們分別在府知事選舉中,將民主黨和自民黨推薦的候選人、在市長選舉中再加上共產黨推薦的候選人(倉田知事候選人、平松市長候選人)遠遠甩在一邊,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可以說這表明了人們對民主黨和自民黨兩大政黨,以及支持他們的教職員、公務員們長期以來懷有極大的不滿。渡邊喜美氏率領的“眾人之黨”、國民新黨的龜井靜香代表等,以結成第三勢力為目標,正在嘗試與橋下徹聯手。而另一方面,在國政層面上,稅制與社會保障的整體改革日益成為政治論爭的焦點。對於這個問題,我將在其他場合論述。圍繞政府計劃在2011年內歸總的增加消費稅等社會保障與稅制整體改革草案,如前一期《論點》所述,政府和民主黨內“重視生產率”派和“四處撒錢”派的對立已經表面化。今後政治將何去何從尚不知曉。但在世界經濟前景日趨嚴峻的形勢中,眾議院選舉的可能性越來越大。我衷心期待這能夠成為一個打破政治僵局的“歷史的轉折點”。

Tags:
  • [2012.02.03]

nippon.com總編。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校長、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亞洲經濟研究所所長。1950年出生於愛媛縣。1974年完成東京大學研究所國際關係論碩士課程,1977年完成美國康奈爾大學研究所博士課程。歷任康奈爾大學歷史系亞洲研究學科教授、京都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教授,從2005年開始任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教授。 2007年獲紫綬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內閣府綜合科學技術會議成員。著有《海洋帝國——如何思考亞洲》(中央公論新社/2000年/獲讀賣•吉野作造獎)、《帝國及其局限——美國•東亞•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