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啟用核電廠與伊朗危機的地緣政治學風險

白石隆 [作者簡介]

[2012.04.04]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通向重啟核電廠之路

在3月14日的參議院預算委員會上,野田佳彥首相表示新建核電廠“原則上很困難”,並就如何處理建設中的核電廠一事陳述意見稱“有的項目(建設)進程已經超過90%,有可能根據各個項目的具體情況進行判斷。並非二選其一”,暗示有可能允許建設工程進展到一定規模的核電廠投入運營。同時,針對重新啟動核電廠的問題,他表示“將從政治層面對能否得到當地民眾的理解一事進行判斷並做出決定”。

據《朝日新聞》(3月14日)報道,對因定期檢查而暫停運轉的關西電力大飯核電廠第3、4號機組(福井縣大飯町),內閣府原子能安全委員會已在3月13日基本認可了經濟產業省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做出的評價結果為“妥當”的壓力測試初次評估審查報告,並將於近日發出要求切實實施第2次評估的最終確認文件。基於上述情況,首相可能在3月內與藤村修官房長官、枝野幸男經濟產業大臣、細野豪志內閣府特命擔當大臣(主管原子能行政)一道就核電廠的安全性進行綜合判斷,並尋求當地民眾對重啟核電廠的理解,如能得到當地的同意,將重新召開閣僚會議,最終決定重啟核電廠。

對此《每日新聞》(3月14日)批評稱“重啟,政府操之過急”。然而,政府必須在某個階段決定是否重新啟動因定期檢查而停止運轉的核電廠。根據政府的估算,如果在核電廠全部停止運轉狀態下迎接夏天,那麼除沖繩外的9大電力公司轄區,有可能出現平均9.2%的電力缺口。由於核電廠推遲重啟,2月份的核電廠設備利用率降到6.1%,而用於火力發電的燃料消費量卻急劇增長。去年3月至今年2月,就10大電力公司的燃料消費量來看,重油及原油同比增長1.1倍,液化天然氣(LNG)同比增長了30%。如果不啟動核電廠,各家電力公司的合計燃料費負擔預計每年將增加3兆日圓以上,如果伊朗形勢惡化,導致現已超過每桶100美元的原油價格繼續上漲,那麼發電成本將進一步膨脹。

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發生後的這一年來,全球各地都在加強有關核電廠的安全規則的制定。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正積極推動實現由國際專家團隊對核電廠展開安全調查行動的“義務化”。最近,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NRC)也規定電力公司在2016年末以前必須做到:強化與福島第一核電廠同型號的奇異產核反應爐的“排氣閥”、在用過核燃料池內增設水位計、確保旨在應對大規模火災的備用設備可安全使用。希望政府在參考上述動向的同時,引進具有國際水準的安全規定,首相則應“一馬當先”,在重啟核電廠方面發揮領導作用。

北海道電力公司泊發電廠所在的泊村於今年1月舉行了村長選舉,現任村長牧野浩臣未經投票直接再次當選。他在接受《電氣新聞》(3月13日)的採訪時說:“儘管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了嚴重事故,但不可能全國的核電廠都發生同樣的事故。由於傳媒報道稱日本所有核電廠都將變得像福島第一核電廠那樣,所以全國各地才會產生擺脫核能的思想。可是我認為,只要沒有可再生能源替代,那麼核能今天仍然是主要電力來源。因此,在採取對策確保當地居民安心生活的前提下,我希望繼續發展核能發電。”本人對此表示贊同。

伊朗核開發問題對日本意味著什麼?

前面也有所提及,伊朗的核開發問題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地緣政治學風險。伊朗為對抗美歐的制裁而封鎖荷姆茲海峽並由此發展成武裝衝突的憂慮,目前暫且得到緩解。然而,我不認為伊朗政府會因美歐加大制裁而放棄核開發計劃。另一方面,3月5日,歐巴馬總統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舉行了會談​​,儘管他們在不惜採取一切手段阻止伊朗核武裝問題上立場一致,但關於何時採取何種行動,雙方顯然仍存在較大的分歧。

有關伊朗危機,我將在nippon.com上另作說明。這裡想指出的是伊朗的地緣政治學風險對日本具有怎樣的意義。小山貴先生(國際教養大學客座教授)撰寫的《第三次“油斷!”伊朗危機》(文藝春秋4月刊)為我們提供了參考。他認為,以色列與伊朗已經進入了事實上的戰爭狀態,並稱“對美國而言,封鎖荷姆茲海峽是一個軍事問題,但對日本而言,則是一個事關存亡的問題”。這是因為日本進口的原油中,90%來自中東地區,85%需經由荷姆茲海峽運往日本。如果封鎖海峽,即便其中一部分可通過輸油管道經紅海輸往日本,但肯定不可能完全彌補不足部分。同時,如果上述事態發生,原油價格將會暴漲。“第三次油斷”危機正可謂已迫在眉睫。

日本科學研究的國際地位

據文部科學省科學技術政策研究所在2011年12月公佈的調查報告《科學研究基準評價2011》顯示,日本在發布科學研究學術論文方面的國際地位正在下降。以全部領域的論文為對象來看,在全球前25位國家中日本發表的論文數所佔的比例從1998-2000年的9.2%(第3名)跌到了2008-2010年的6.6%(第5名)。同時,在前10%補充論文數中所佔的比例從1998-2000年的7.5%(第4名)跌到了2008-2010年的5.9%(第7名)。(※1)這種情況在工學領域尤為突出。日本在該領域中所佔比例從1998-2000年的8.4%(第2名)跌到了2008-2010年的5.3%(第4名)。此外,前10%補充論文的比例從1998-2000年的6.6%(第3名)跌到了2008-2010年的4.1%(第11名),落後於中國(19%,第2名)、韓國(4.5%,第8名)和台灣(4.4%,第10名),並正在被印度(3.9%,第12名)、土耳其(3.7%,第13名)、伊朗(2.7%,第15名)等國逐漸赶超。

從2011年度第3季度決算情況來看,松下、索尼、夏寶三家企業大幅下調了全年度業績,預計全年度最終盈虧將出現合計1萬2,900億日圓的虧損。這其中或許存在各種因素,但日本的科學技術,尤其是工學的衰落,無疑是其中的一大根本原因。

(※1)^ Top10%補充論文數是指將被引用次數在各年各領域內占到前10%的論文抽出後,為了讓實際數量達到論文數的10%而進行補充後的論文數。

  • [2012.04.04]

nippon.com總編。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校長、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亞洲經濟研究所所長。1950年出生於愛媛縣。1974年完成東京大學研究所國際關係論碩士課程,1977年完成美國康奈爾大學研究所博士課程。歷任康奈爾大學歷史系亞洲研究學科教授、京都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教授,從2005年開始任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教授。 2007年獲紫綬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內閣府綜合科學技術會議成員。著有《海洋帝國——如何思考亞洲》(中央公論新社/2000年/獲讀賣•吉野作造獎)、《帝國及其局限——美國•東亞•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