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出口三原則的修改與日本的援緬行動

白石隆 [作者簡介]

[2012.06.18]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4月10日,野田佳彥首相與英國首相大衛•卡麥隆舉行會談,雙方就推進武器及裝備聯合開發的方針達成了共識。這是日本自內閣官房長官在談話中針對2011年12月27日出台的《防衛裝備品海外轉讓標準》提出將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則等後做出的相應行動。

實現武器出口三原則的彈性運用

武器出口三原則的歷史由來已久。1967年,佐藤榮作首相在眾議院答辯中首次提出了該原則。當時,政府決定(1)不向共產主義陣營國家(2)不向聯合國禁止對其出口武器的國家(3)不向發生國際爭端的當事國或者可能要發生國際爭端的當事國出售“武器”。這就是武器出口三原則。如果僅是如此,並沒有什麼大問題。然而,1976年,三木武夫首相在眾議院答辯時,又附加提出了幾項原則。其一是禁止向三原則對象地區以外的地區出口“武器”,另一項是相關武器製造設備的出口也參照“武器”的出口標準執行。這就給武器出口三原則附加了“等”原則,事實上相當於全面禁止了武器及裝備的出口。

此後,設定了若干例外對象。其中之一,是1983年,當時的後藤田正晴官房長官在談話中提出基於日美安保條約的考慮,決定放寬對美國的武器技術出口。另外,日本於2005年決定與美國聯合開發和生產彈道飛彈防禦系統,這也被作為了例外情況。

2011年12月的官房長官談話中,宣布將採用整體性的例外措施代替過去個別實施的例外措施,提出了新的執行標準,即(1)在事關維護和平和國際合作的事件上,允許向海外出口防衛裝備等(2)若他國與日本具有安保合作關係,或有助於日本的安保,則可與他國聯合開發、生產有助於日本安保的防衛裝備等。近年來,日本周邊的戰略環境日益嚴峻,而日本的防衛預算卻長期停滯不前。此外,新一代戰鬥機等頂尖裝備的採購成本也在不斷上漲。

此次,武器出口三原則終於得到修改,這樣就能與美國以外的安保合作關係國進行合作,聯合開發、生產防衛裝備,在維持和提升日本防衛產業的生產及技術基礎方面具有重大意義。希望政府能夠盡可能靈活運用這一標準。

日本為湄公河流域國家提供開發援助

2012年4月21日,日本與湄公河國家首腦會議在東京召開。野田佳彥首相表示將在今後3年內向湄公河流域的柬埔寨、泰國、寮國、緬甸和越南等5國提供總額約6,000億日圓的政府開發援助(ODA)用於基礎設施建設。援助對象包括高速鐵路等57個項目,項目投資總額將達到約2兆3000億日圓。

泰國總理盈拉•欽那瓦曾在此前訪問中國,與溫家寶總理進行會談,就泰國高速鐵路建設、能源等領域的合作項目交換了意見,並商定將力爭在2015年前使中泰雙邊貿易額實現同比增長50%,達到1,000億美元。泰國在大湄公河次區域佔據著樞紐地位。同時,儘管國內政治因保皇派與塔克辛派的對立而始終處於動盪狀態,但泰國始終在堅定不移地推進以曼谷為中心構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廣域經濟圈的經濟戰略。立足於亞洲開發銀行(ADB)制定的大湄公河次區域市場整合及開發計劃,中國正以昆明為中心縱向推進南北經濟走廊、高速鐵路及輸電網等基礎設施建設工作。

另一方面,日本從橫向角度為東西經濟走廊和南部經濟走廊等項目提供了經濟合作援助。通過與中國和日本展開經濟合作,泰國占據了一種能從大湄公河次區域市場整合過程中獲得利益的地位。了解這一背景後,我們就很容易理解盈拉總理訪問中國和日本並達成經濟合作協議的舉動了。

緬甸的登盛總統也出席了日本與湄公河國家首腦會議。這是緬甸國家元首自1984年以來首次訪日,野田佳彥首相在與登盛總統的會談中宣布將恢復自1987年一直凍結至今的對緬日圓貸款援助。

恢復旨在支持緬甸民主化運動的日圓貸款

最近一年來,緬甸政府將國內和平、經濟增長及提高國民生活水準作為基本國策的兩大課題,實施了重大改革。4月1日的議會補選及全國民主聯盟(NLD)的歷史性勝利、當日啟動的匯率制度改革等,都證明了上述改革是一種非常認真的行動。然而,反對改革的勢力今後將會不斷增大。

正如工藤年博先生(亞洲經濟研究所)在新作《緬甸政治的真實形象》中表述的那樣,在1988-2010年的軍政統治下,緬甸政府軍的權力基礎得到了極大的鞏固。登盛總統的改革正是基於這種背景,目的在於實現以政府軍為支柱的國家體制的正當化並強化這種體制。然而,鑑於全國民主聯盟在此次議會補選中的大勝,以其為核心的民主化勢力必定會要求修訂憲法。翁山蘇姬(全國民主聯盟總書記——譯註)女士已開始呼籲修訂憲法,而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卻主張維護現行憲法。

這一問題將何去何從?正如總統在講話中提到的那樣,通過在議會中圍繞現行憲法的修訂問題展開討論,政府軍與全國民主聯盟之間能否達成某種妥協,我們尚不得而知。不過,如果考慮到這一點,那麼,支持登盛總統改革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吧。只要政治自由化得到進一步發展,並藉助經濟自由化和引進外資促使緬甸經濟走上增長軌道,那麼,與改革背道而馳、企圖逆歷史潮流而動的行為就會愈發難以得逞。從這個意義來說,日本政府免除緬甸約3,000億日圓的債務,並恢復日圓貸款援助,在基礎設施建設和支援人才培養等方面展開合作的做法是值得肯定的。2015年以前,如果在總統的領導下,政府能與少數民族武裝進行和談並推進國內和平、執政黨能與在野黨在議會中建立信賴關係、緬甸經濟能夠走上增長軌道且國民生活水準得到提高、政府及軍隊領導人能對國家的穩定抱有信心的話,那麼在修訂憲法的問題上,也將出現些許妥協餘地。

  • [2012.06.18]

nippon.com總編。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校長、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亞洲經濟研究所所長。1950年出生於愛媛縣。1974年完成東京大學研究所國際關係論碩士課程,1977年完成美國康奈爾大學研究所博士課程。歷任康奈爾大學歷史系亞洲研究學科教授、京都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教授,從2005年開始任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教授。 2007年獲紫綬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內閣府綜合科學技術會議成員。著有《海洋帝國——如何思考亞洲》(中央公論新社/2000年/獲讀賣•吉野作造獎)、《帝國及其局限——美國•東亞•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