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政府徹底改革強化綜合科學技術會議舉措

白石隆 [作者簡介]

[2013.04.11]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第一次綜合科學技術會議

3月1日,第二屆安倍晉三內閣成立後首次召開了綜合科學技術會議。該會議由內閣總理大臣任主席,任務是籌劃起草基本性的綜合科學技術及創新政策並對其進行綜合調整。本來規定每月召開一次,每次時間約一小時,但民主黨執政時期,特別是菅直人、野田佳彥擔任首相時期,幾個月才開一次,而且只有20多分鐘。從首相擠出多少時間用在綜合科學技術會議上,可以具體顯示出對科學技術及創新政策的重視程度。在這層意義上,安倍首相在會上稱:「民主黨政權下會議沒有按時召開。即使為了推進科技創新,也需要在政治層面上表明它的重要性。」此話表達的正是這種政治意義。

在3月1日的全體大會上,做出了為實現經濟成長而強化綜合科學技術和制定新的科技戰略的決定。它正如安倍首相在會上所說的那樣,「希望制定展示創新戰略全貌的綜合戰略,將從權限和預算兩個方面,徹底強化綜合科學技術會議的指揮部作用。」

另外,此先於2月18日,山本一太科學技術政策擔當大臣在產業競爭力會議(設置於內閣的日本經濟再生本部之下。安倍首相任會議主席)上提出了綜合科學技術會議改革方案。這個改革方案的最大支柱,是強化了綜合科學技術會議的功能,由其統一分配以往各府省(相當於「部」──譯註)獨自列入的科學技術相關預算。作為政府來說,是考慮通過將資源分配權限授予綜合科學技術會議,以此來強化它作為指揮部的作用。再有,據說自民黨的政務調查會科學技術及創新戰略調查會,已就綜合科學技術會議的改組問題明確了以3月底為目標整理出改革方案的方針,科學技術擔當大臣還將參考執政黨方案,在6月底以前向產業競爭力會議拿出改革方案。

自下而上還是自上而下?

如何強化綜合科學技術會議在科學技術及創新政策中的指揮部作用?綜合科學技術會議應該如何參與科學技術相關預算的分配?綜合科學技術會議能夠分配的預算金額是20億日圓、500億日圓還是1,500億日圓?這些都是迄今綜合科學技術會議每逢改組必會出現的問題。

這些問題的根本在於,日本的科學技術及創新政策是維持現狀,進行自下而上的策劃決定,還是改為採取自上而下的方式。一般來說,自下而上的政策制定,風險小,但戰略性也隨之降低;而自上而下的政策制定,具有較高的戰略性,但風險也因此增大。設計戰略性和風險的最佳平衡體系,即便在理論上可能,但付諸現實難度極大。因而,採取何種方式,只能果斷地做出政治決斷,並在此基礎上考慮相應的彌補改善措施。即如果選擇了自上而下的方式,則要注意規避風險;如果選擇了自下而上的方式,就要盡可能地提高戰略性。不過,不可忘記一個重大的前提條件。那就是日本政府的政策制定、資源分配體系是極其分散化的。

雄心勃勃的綜合科學技術會議強化舉措

日本政府針對各種單項措施的制定、概算要求、單項措施的實施、預算的執行等,均是以相關府省下屬的課、室為單位分頭進行的。課長、室長及其部下,對該課室負責的政策課題以及在相關領域應協同合作的同類民間部門的情況等瞭如指掌。比如,負責新一代再生能源技術開發的課室,對於在該領域的相關大學、國家研究機關,企業研究單位中的人員狀況非常熟悉,對他們目前在進行怎樣的研究、面臨怎樣的問題等也一清二楚。因而,政府制定單項措施的能力相當高,在單項措施層面政府出現重大失誤的風險很小。但是,依靠拼湊單項政策,是難以形成戰略以實現重大政策目標的。

那麼應該怎麼辦呢?筆者一向認為,交付給綜合科學技術會議相當規模的預算,使其能夠以此為手段引導各府省下屬的各課、室進行政策制定,這並非輕而易舉之事。如果沒有政治家從中發揮相當的作用,那是很難行得通的。但是,如果安倍首相要改變現狀的話,那當然沒什麼不好。

實際上第四期科學技術基本計劃,也可以說是採用了自願聯合,而非自上而下的方式,在綜合科學技術會議領導下,將生命科學創新和綠色(環境、能源)創新領域中各府省下屬的各課、室分別提出的對策措施進行了總結整理,一直在試圖構築一個能夠應對重大政策課題的框架。但與之相比,在強化綜合科學技術會議的名分下,安倍政府意欲推進的事務,則更為雄心勃勃。

為了令其成果卓著,至少有兩點不可或缺。其一,是任命輔佐首相的科學技術政策顧問,是首相自身能在理解政策大方向的基礎上作出決定。其二,是強化綜合科學技術會議的事務局。現在,事務局的工作人員僅有約130人,比人口不足日本一半的韓國還要少。必須大力強化這個事務局的工作,加強與科學技術振興機構(JST)、日本學術振興會(JSPS)、新能源產業技術綜合開發機構(NEDO)等研究開發援助單位的合作。這是構建自上而下體制所必備的最低條件。

決定參加TPP談判:讓農業獲得新生

最後簡單談談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 3月15日,安倍首相做出了日本參加TPP談判的決定,非常值得讚許。參加TPP的戰略意義對日本有何等重要,筆者已在這個專欄中反覆進行了闡述,因而在此只做以下陳述。

安倍政府的經濟政策,三管齊下,是以大膽的貨幣政策、靈活機動的財政政策和喚起民間投資的成長戰略為支柱的。 TPP將成為推進規制改革等日本經濟結構改革的突破口。雖然日本農業協同組合中央會(JA全中)極力反對TPP,但日本的農業,與是否參加TPP無關,已經處於衰退之中。如今應該考慮的,不是如何保護農協,而是掂量TPP的重要性,認真思考如何使日本農業重獲新生。

(2013年3月20日)

  • [2013.04.11]

nippon.com總編。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校長、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亞洲經濟研究所所長。1950年出生於愛媛縣。1974年完成東京大學研究所國際關係論碩士課程,1977年完成美國康奈爾大學研究所博士課程。歷任康奈爾大學歷史系亞洲研究學科教授、京都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教授,從2005年開始任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教授。 2007年獲紫綬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內閣府綜合科學技術會議成員。著有《海洋帝國——如何思考亞洲》(中央公論新社/2000年/獲讀賣•吉野作造獎)、《帝國及其局限——美國•東亞•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