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議院選舉中執政黨大獲全勝;東協與中國就磋商《南支那海行為準則》達成一致

白石隆 [作者簡介]

[2013.08.19]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執政黨贏得參議院選舉眾參兩院「扭曲」局面結束

7月21日舉行了參議院議員選舉,執政聯盟自民黨和公明黨在改選的121議席中獲取76席,贏得了壓倒性勝利,加上非改選的59個議席,兩黨的議席總數已超過參議院總席位(242席)過半數的122席。由此不但結束了朝野政黨分別控制眾參兩院的「扭曲國會」局面,而且還實現了「穩定多數」(129席以上),能夠獨占參議院所有常任委員長的職位。

與之形成對照的是民主黨,在擁立了候選人的19個一人選區全軍覆沒,議席從改選前的44席劇減至17席,是1998年建黨以來最低的;大家的黨和日本維新會都僅獲8席;共產黨贏得了東京、京都和大阪的三個選區的席位,是自2001年後時隔12年首次重新獲得選區的議席。或許是事先對執政聯盟贏得大選已不存疑念,此次的投票率(選區)停留在52.6%,大大低於2010年上屆參院選舉時的57.9%。

國民期待的是「能果斷決策的政治」和恢復強大的經濟

安倍晉三首相(自民黨總裁)於7月22日參議院選舉後的第二天在自民黨總部召開記者會時,是這樣說的:

國內生產毛額(GDP)、就業等指標有所好轉,取得了切實的成效。而且昨天(的選舉結果)令我感受到來自國民的大力支持,激勵我「在政治上果斷決策,堅定不移地沿著這條道路前進」。

・・・

如果倒退到舊自民黨時代,疏忽於同國民的交流,或是逃避改革,就會立即失去國民對自民黨的信賴。

・・・

真正的起步從今天開始。尤其是要讓全國鄉村城鎮都能真正感受到強大經濟的恢復,這是國民最大的期求。經濟是國力的源泉。強有力的外交、穩定的社會保障,都是以經濟為後盾的。

秋季召開的臨時國會是實現成長戰略的國會。屆時希望能決定大膽的投資減稅、通過產業競爭力強化法案。沒有行動就沒有成長,各項日本再興戰略政策,將陸續不斷地付諸實行。

・・・

無論是大膽改革管制制度,還是TPP談判、提高消費稅稅率,我們面對的無一不是棘手的難題,但是,我們必須為將來拿出結論。

(摘自7月23日《讀賣新聞》日刊刊載的記者會見要旨)

的確如此。日本經濟新聞社的緊急民意調查(7月22-23日實施)顯示,對結束眾參扭曲局面表示肯定的受訪者占62%;對是否「在今後3年不舉行選舉,應該專注於政策的執行」、「不拘泥於3年,一段時間後,應該接受國民的評判」問題,回答「應該專注於政策的執行」者為61%;對安倍政府的經濟政策「安倍經濟學」,予以讚許者為56%,不予肯定者為29%。也就是說,綜合民意調查結果,可以認為,眾參扭曲局面結束,今後希望在「恢復強大經濟」的道路上邁進,這就是國民對安倍政府的期望。

7月26日的《日本經濟新聞》稱,政府正在討論研究放寬管制,具體內容包括:充分利用國家戰略特區,在部分地區放寬加班、解僱、定期僱用契約等僱用條件,擴大接受國外護士、護理工作者、保育員的規模、重新調整病床限制、認可株式會社形式的農田所有制、廢除商業大廈等設置停車場的義務等。我希望在安倍首相主導下,在國家戰略特區內實施包括醫療改革、農業改革在內的更多更大膽的放鬆管制改革。

東協與中國就開始磋商制定《南支那海(※1)行為準則》達成一致

6月27日至7月2日在汶萊舉行了東協(ASEAN)外長會議、東協地區論壇(ARF)等一系列東協會議。其間,在東協與中國外長會議(6月30日)上,就中國與菲律賓、越南等存在領土爭議的南支那海問題,一致同意於9月開始正式磋商制定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南支那海行為準則》。去年7月,在柬埔寨首都金邊舉行的東協(ASEAN)外長會議上,圍繞這一問題發生混亂,以至未能發表聯合聲明,相比之下,此次可謂向前邁進了一步。(相關報道1)(相關報道2)(相關報道3)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南支那海問題今後將趨向解決。中國主張南支那海問題不應「國際化(多邊協商)」,應該由當事國雙邊談判解決,它的這一立場絲毫沒有改變。去年,中國在與菲律賓的護衛艦相互對峙後,實際控制了斯卡伯勒淺灘(Scarborough Shoal,黃岩島——譯註)。菲律賓將斯卡伯勒淺灘的主權歸屬提交國際仲裁,中國對此不予回應。最近,中國的海巡船隻滯留在由菲律賓實際控制的斯普拉特利群島(Spratly Islands,南沙群島)的第二托馬斯礁(Second Thomas Shoal,仁愛礁——譯註)周圍海域,並在東協與中國外長會議前夕還向菲律賓提出,要求其停止「侵犯我國主權的行為」。

此外,東協與中國外長會議之後,中國政府(國務院)批准了有關國家海洋局的機構和人員編制規定,以「提高海洋維權執法能力,維護海洋秩序和海洋權益。」與此同時,7月22日還正式成立了「中國海警局」(相當於海上保安廳),由配備武器的執法船隻巡航東支那海(日對東海的稱呼——譯註)、南支那海等。

南支那海緊張局勢有可能升溫

由此來看,雖說東協與中國外長會議在磋商制定《南支那海行為準則》問題上達成一致,但很難認為中國會積極迅速地推進談判。中國將在緩慢地進行談判工作的同時,依據本國領海法,穩步推進維權「執法」,逐步加強對南支那海的實際控制。近年,在南支那海的帕拉塞爾群島(Paracel Islands,西沙群島)、斯普拉特利群島海域,中國的執法船隻捕獲越南、菲律賓的漁船,干擾海底資源考察船等事件激增。菲律賓政府稱,僅僅是在斯普拉特利群島海域發生的中國的干擾事件,就由1995-2009年的7件激增到2010-12年的24件。隨著中國海警局的正式啟動,中國與越南、菲律賓的摩擦很有可能日漸增多,令南支那海的緊張局勢進一步升溫。

(2013年7月29日)

(※1)^ 日本對南海的稱呼。為反映作者本意,對原文中使用的地名不做對譯。

  • [2013.08.19]

nippon.com總編。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校長、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亞洲經濟研究所所長。1950年出生於愛媛縣。1974年完成東京大學研究所國際關係論碩士課程,1977年完成美國康奈爾大學研究所博士課程。歷任康奈爾大學歷史系亞洲研究學科教授、京都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教授,從2005年開始任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教授。 2007年獲紫綬褒章。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任內閣府綜合科學技術會議成員。著有《海洋帝國——如何思考亞洲》(中央公論新社/2000年/獲讀賣•吉野作造獎)、《帝國及其局限——美國•東亞•日本》(NTT出版/2004年)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