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和解」的可能性——實現「Forgive, but never forget」的路程

川島真 [作者簡介]

[2015.08.20]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聚焦戰後「和解」

關於戰後70年的各種議論不絕於耳。在媒體上,「侵略」、「殖民地統治」、「痛切反省」、「道歉」這4個詞常常成為話題,它們都是村山談話(1995年8月)和小泉談話(2005年8月)曾經用過的所謂關鍵詞。正如2007年4月溫家寶談話提到的那樣,這些表述在亞洲各國也得到了一定的評價。現政權也表示將「在整體上」繼承這些談話。或許是一種個人見解吧,我認為這4個詞恐怕並非歷史問題的全部。

安倍晉三首相私人諮詢機構「21世紀構想懇談會」近日公布的報告書的一個中心思想就是在正視過去的同時,還要重視戰後和解與面向未來的展望。理當正視歷史,但也要聚焦戰後和解,這正是該報告書的特點之所在。

驗證東亞「構建和平」的過程

無論是世界大戰還是區域爭端,但凡導致大量傷亡的武力衝突都會給地區社會留下巨大禍根。勝者與敗者,還有戰敗方國內的責任論、戰勝方的爭功奪賞等等,都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呈現出來。在這個意義上,歷史認識問題存在於世界各地。

國際關係論和國際政治學中都有「構建和平」這個門類。或許可以說這個研究領域探求的,是爆發了戰爭或紛爭的國家和地區在爭鬥結束後如何以和平方式重新構建社會。經歷了日中戰爭(抗日戰爭——譯註)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東亞地區,在戰後是如何構建和平的呢?此外,這裏是否形成了被稱為「和解」的狀態呢?

可以說走向「和解」的過程首先從外交層面起步,然後逐漸轉向社會。「和解」的主體包括國家和社會,這裏重要的便是國家間關係和社會間關係這兩方面的「和解」。

外交層面上最初的步驟,是通過「和談」結束戰爭,開啟邦交。但這是構建和平的第一步,而且也不過是形式上的第一步。當然,在國與國關係方面,沒有和談,一切就無從開始。正因為此,它是必不可缺的第一步。但即便以這份條約來解決賠償問題,僅憑此也無法治愈國民各自的傷痛;另外,在各個國家在歷史教育中,如果強調本國的正當性,那麼莫如說敵對情緒將被放大和固化。

  • [2015.08.20]

nippon.com總編。東京大學總合文化研究科教授。專攻亞洲政治外交史、中國外交史。 1968年生於東京。1992年畢業於東京外國語大學外語系中文專業。 1997年修滿東京大學研究所人文社會系研究科博士課程學分後退學,獲博士(文學)學位。經任北海道大學法學系副教授後,擔任現職。著作有《中國近代外交的形成》(名古屋大學出版會2004年)、《通向近代國家的探索1894-1925》(岩波新書中國近現代史系列叢書2 2010年)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