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公共傳播文化外交
推進組織改革的文化大國法國與削減經費先行的日本

渡邊啟貴 [作者簡介]

[2012.02.07]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2011年12月,筆者作為演講人應邀出席了由法國新組建的文化外交中心機構“法蘭西院”組織的首屆研討會(“文化外交”,巴黎)。“法蘭西院”是法國文化部所屬機關“文化・法蘭西”與外交部的外宣與文化活動部門於2011年初合併重組而成的,它是一個兼具產業、貿易活動組織功能的公共機構(EPIC),其特徵是在享有國家預算的同時,還能比較容易地獲取來自民間的資金。出席這次研討會的,不僅有活躍在當代法國文化教育和外交活動第一線的人士,文化部長佛德瑞克‧密特朗和外交部長阿蘭•居貝等也趕來發表演講,文化大國法國正欲重新激活其文化外交。

人才缺乏和預算拮据的日本文化外交

反觀日本,從近來的議論看,對文化外交的意識還很低。為何日本人就沒有利用文化的力量啟動日本外交這種思維呢?在近來有關改革獨立行政法人的討論當中,聽說有人主張把從事國際業務的4家法人團體,即國際協力機構(JICA)、國際交流基金、日本貿易振興協會(JETRO)、國際觀光振興協會(JNTO)統而為一。上述的法國之例自不待言,如果將公共傳播和文化外交放在系統戰略的高度,以形成各司其職及高效的相互協作體制為目的這樣的統一合併,那是可理解的,但筆者不贊成單純為削減經費進行“合併”。

問題在於削減經費之前,是否充分完善了發揮各自職能的體制。筆者曾在日本駐法國大使館做過公關文化公使。在第一線,且不談削減預算,連開展文化活動所必須的人力、財力資源都顯得不足。所以在議論組織合併之前,應當從整體上進行戰略性思考,就到底需要哪些部門,希望做些怎樣的規劃等予以充分探討,否則將毫無意義。雖然日本存在垂直型行政的問題,但更嚴重的是由於各個領域力量薄弱,實際情況是連絡溝通的不暢。

如果考慮日本的公共傳播文化外交實情,為進一步充實專職人員並構建相關省廳的工作平台,首先應該推進如何組織強有力的運營母體問題的探討,這是當務之急。

寄期望於定期性國際文化事業

筆者一貫主張,這些討論的突破口之一是激發在國外的周年紀念活動。由於當前削減預算的趨勢強烈,外務省也對這一提案不太積極。實際上只要得法,在海外舉辦週年紀念宣傳活動花不了多少經費。 2008年時值日法外交關係150週年紀念,僅在巴黎的日本大使館登記的文化活動項目就多達758件,其中大部分策劃利用的是民間資金,由政府提供部分援助。

進而通過舉辦定期性活動,可不斷在實踐中摸索各省廳之間攜手聯合的方式方法。因為是外交,所以各項議論有必要首先考慮到在外交第一線的實效。我期待著周年紀念文化事業、每兩年或每三年定期舉辦的國際文化事業得到深入發展。

首先,人們越來越擔心“削減經費是前提”這種方針,將進一步削弱日本的文化外交。這是與世界第三大經濟強國極不相稱的短視和淺顯之見。日本作為引領世界的全球角色,在規範、價值觀、文化方面得到世人的評價,通過“和平”與“安定”、生活與思維習慣上“有禮有節”、“體貼關心”等正面形象在海外的傳播,可以提升日本的國格,從而對日本文化產業的繁榮以及地位的提高做出貢獻,這是無需贅述的。

(2011年12月25日)

  • [2012.02.07]

nippon.com小組委員會委員。東京外國語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所長。1978年畢業於東京外國語大學法語系,1980年該大學研究所地域文化研究專業結業,1983年完成慶應大學研究所法學研究專業博士課程,1988年完成巴黎第一大學研究所博士課程,1999年起,任東京外國語大學教授。2008~2010年任日本駐法國大使館公使,負責宣傳、文化工作。歷任《Cahiers du Japon》、《外交》雜誌編輯委員會主編。主要著作有《密特朗時代的法國》(蘆書房,1990年,獲澀澤・克洛岱爾獎)、《法國現代史》(中央公論新書,1998年)、《向法國文化外交戰略取經》(大修館書店,2013年)、《現代法國——輝煌時代的終結,向歐洲謀出路》(岩波書店,2015年)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