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害、疏遠、紐帶

小倉和夫 [作者簡介]

[2012.05.04]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在重建中透視社會

東日本大地震已經過去一年。在重建過程中,我們學到了很多東西。就像在經海嘯襲擊變為荒涼曠野的城鎮裡,平常見不到的建築物地基裸露無餘那樣,我們也清楚地看到了過去不曾意識到的人類社會的許多側面。其中之一就是社會紐帶的重要性。在災區沒有看到明目張膽的搶劫、賑災志願者活躍非常踴躍等等,再一次凸顯了紐帶的重要性。

但是,災害總是將“受害者”和未受害者區分成兩個截然不同的部分。由此往往產生出“疏遠”受害者的傾向。原子彈爆炸的受害者們在成為同情對象的同時,也苦於被社會疏遠。

正因為受害者往往有容易被社會“疏遠”的危險,因此受災社區便試圖盡力迴避人們之間更大的分裂。比如,此次大震災後雖然沒有看到光天化日之下的搶劫,但電腦、家電被盜等“小”偷竊行為並非沒有發生。但是人們不願意談論這些。因為一旦談論起來,社區就會熱衷於搜尋犯人,從而進一步加深人際關係的裂痕。

避免受害者被“疏遠”的嘗試

重建斷裂的社會紐帶也非輕而易舉之事。從物理角度看,存在遷移、建設問題,加之迄今蘊藏著的人際關係的糾葛,在重建過程中表現出來,就重建方針達成協議也會困難重重。

災後復興與重建的過程,伴隨著特別認定受害者、判明受害規模和研究支援方式等一系列工作。而這些工作必然是一個將受害者從一般社會中暫且分離出去的過程。從受害者角度來看,這個過程既是重建的過程,同時也是被疏遠的時期。

現在,駐世界各國的日本大使館,陸續開展了感謝各國民眾支援日本賑災的活動。其第一層意義當然是感謝,但同時也是防止日本在不知不覺中作為“受害者”而被疏遠的一種嘗試。因為各國在繼續支援日本的同時,以旅遊、留學、出差目的前來日本的人數依然徘徊不前。這暗示著震災加上日本核電廠事故造成的輻射問題,受害的日本在一定意義上被視為“加害者”而受到了“疏遠”。

今后海外對日本的真正支援,是人們更多地來日本訪問。這不是基於經濟理由,而是為了重新明確與日本的紐帶關係。

(2012年3月17日)

  • [2012.05.04]

青山學院大學特聘教授,東京2020奧林匹克・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申辦委員會評議會秘書長。1938年生。東京大學法學系、英國劍橋大學經濟系畢業。1962年入外務省。歷任文化交流部長、經濟局長、外務審議官、駐越南大使、駐韓國大使、駐法國大使。2003年10月至2011年9月,擔任獨立行政法人國際交流基金理事長。著作有《對全球主義的叛逆》(中央公論新社,2004年)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