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省究竟有存在的必要嗎?

谷口智彥 [作者簡介]

[2012.08.06]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日本的文教行政一直處於混亂狀態。從小學到大學,文部科學省越是打出創新方策,教育品質越是每況愈下。按常識令人百思難解的措施層出不窮。

剛去了“寬鬆教育”,又來了武道和舞蹈的必修

過去,文科省嘗試了“寬鬆教育”之類的舉措。它宣傳的思想,是減輕需要背誦科目為學生造成的負擔,代之以努力培養他們的創造性。然而,並沒有證據表明這種教育行之有效地提高了富於創造力人才的出現率。另一方面,這種教育只需學生記住圓周率是“3”,結果催生了大批因發現自己過於無知而深感苦惱的年輕人,即如今正開始步入企業社會的一代人。

本以為停止“寬鬆教育”後,教科書的深度會有所恢復,但聽說今年4月新學年開始後,武道和舞蹈成了國中必修科目,令人驚愕不已。武道似乎主要是指劍道和柔道,許多人會選擇無需太多道具的柔道。然而,指導不當則人命關天的偏偏就是柔道;而所謂舞蹈,教授的好像是一些深受穿低腰褲的小伙子們喜歡的街舞。一方面是柔道存在危及生命的因素,另一方面的舞蹈,則難以讓人們認可用稅金來教授這種東西。總之,恐怕不少家長都因不清楚這種方針變更而產生無所適從之感。

用英語授課,聽課人多是懂日語的中韓留學生

希望擴大招收赴日留學生的文科省採取了新的措施,增加了可用英語獲得學分的科目以及外籍教師。由於有補助金這個誘餌,所以各大學也熱情高漲、躍躍欲試。然而,觀察我本人用英語執教的班​​級情況,可以發現,如果在英語水準上不降低標準,日本學生往往會掉隊,剩下的就全是留學生了。而且,常見的情形是,這些留學生中,本無日語語言障礙的中國及韓國學生佔據多數。可謂悲喜交加的一幕。

如果政府部門和官員都想做足符合薪酬水準的工作,往往會去做一些可做可不做的事情以及可有可無的事情。而且,由於不能給前輩、校友臉上抹黑,因而在求變過程中,形成了一味地補充增加而不對已有事物進行改革與廢除的方式,最終日本的教育陷入了今日的混亂局面。由文科省決定人們生存的必要能力和社會需要的人才性格等,這在以往不曾有過成功先例,現今則更加困難。文科省究竟是不是一個必需的“衙門”?我希望就此展開徹底的討論。

(2012年5月24日 )

  • [2012.08.06]

1957年出生於香川縣。1981年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學系。曾任《日經BUSINESS》記者、編輯委員。之後進入外務省,擔任外務副報道官、廣報文化交流部參事官等職。歷任美國普林斯頓大學伍德羅•威爾遜學院國際研究中心福布萊特計劃客座研究員、倫敦外國新聞協會會長、上海國際問題研究所客座研究員、慶應義塾大學特聘教授等。2011年4月至2013年1月擔任nippon.com編輯委員。著述有《通貨大戰——日圓、人民幣、美元、歐元的同時代史》(日本經濟新聞社,2005年)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