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生活第一”是真的嗎?

細谷雄一 [作者簡介]

[2012.10.05]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العربية |

7月2日中午12點30分,民主黨山岡賢次眾議員(前國家公安委員長)等50名同屬該黨的國會議員因反對野田佳彥政權做出的消費稅增稅決定而向民主黨領導層提交了退黨申請。當日傍晚,掀起這場“叛亂”的民主黨前黨魁小澤一郎在出席記者見面會時表示自己將退出民主黨,並以“增稅前還有應該做的事情”為由,批判了做出消費稅增稅決定的野田首相。小澤前黨魁闡述了讓民主黨在2009年大選中實現政權更替的選舉承諾裏提出的“國民生活第一”理念的重要性。此外,小澤等退出民主黨的議員在眾參兩院組建了新派系,並將新黨定名為“國民生活第一”黨,名稱之長尚無先例。

恐怕是“選舉第一”

然而,小澤前黨魁真的認為“國民生活第一”嗎?針對其動機,各種指責不絕於耳。民主黨政策調查會長前原誠司在看到小澤前黨魁因反對消費稅增稅而選擇退黨的舉動後,強烈批判道:“如果認為僅憑‘反增稅、反核電’就能贏得選舉勝利的話,那是對廣大國民的侮辱”。此外,玄葉光一郎外相也表示:“雖然承諾通過將補助金改為一次性補貼的形式擴大財源(※1),但事實表明這是不可能的。明知不行卻非說行,這是極其不誠實的。”

還有,自由民主黨的麻生太郎前首相也諷刺道:“聽說是叫做國民生活第一的新黨,只怕是叫做‘選舉第一黨’更切實際吧。”這種種評判都可謂是一針見血。

追隨小澤前黨魁退黨的議員中,除了一部分是小澤的親信外,其餘都是一些初次當選、選舉基礎薄弱的議員。恐怕在下屆大選中,大部分造反議員都將失去議席。猶如煽動這些議員的不安情緒一般,小澤反反覆覆地強調“大選已迫在眉睫”。眾多選舉基礎薄弱的議員則彷彿被迷住了一般,幻想著小澤掌握了能夠贏得選舉勝利的“魔法”和豐厚的“資金”。但小澤已經沒有這樣的“魔法”了,而且人們也不認為他曾經有過。

小澤確實跟隨田中角榮和竹下登學習了旨在贏得選舉勝利的戰術,並將它們傳授予年輕議員。能夠做到這些的資深議員在民主黨內寥寥無幾。然而,民主黨在2009年的大選中躍然勝出,並非得益於時任幹事長小澤的“魔法”,莫如說,那是因為人們對自民黨長期執政的厭倦和批判所致。實際上,當時民主黨的支持率並非很高。據讀賣新聞與早稻田大學聯合開展的民意調查顯示,自民黨在2009年2月時的支持率為33.7%,民主黨支持率為23.1%。而另一方面,2009年6月,表示對自民黨感到失望的民眾比例達到了73%(※2)

不為輿論看好的小澤

現在,廣大民眾對小澤等人的行為也持嚴厲態度。實際上,在《產經新聞》(6月30日、7月1日)和《每日新聞》(6月27日、28日)開展的民意調查中,表示對小澤新黨不抱期待的民眾分別達到了86.7%和71%。由此可見,對選舉感到不安的議員們追隨小澤退黨的行為並不合理。退出民主黨加入新黨後,在下屆選舉中失去議席的可能性應該會更高。災區民眾對這種動向也表示了憤慨。一位居住在岩手縣陸前高田市的臨時安置房內的70多歲的婦女批評道:“小澤不曾顧及災區。他在意的終究只是自己身邊的事情。是個和災區毫無關係的人”(產經新聞,2012年7月3日)。野田政權中像環境大臣細野豪志那樣多次前往福島第一核電廠和災區的閣僚和官員不在少數,與此相對,小澤卻並未頻繁地走訪包括他老家岩手縣在內的災區,由此引起人們反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他真的認為“國民生活第一”嗎?

到頭來,小澤變成了徹底遠離“國民生活”的人。他在永田町(日本國家政治的中樞地區——譯註)已度過了40多年議員生活,恐怕不能指望他還保持著普通民眾的心態感覺吧。相反,我覺得為了避免出現希臘那樣的財政危機而不斷努力,認真思考有助於維護日本國民生活的對策,並甘冒遭受批評的風險致力於財政健全化事業的野田佳彥首相才是真正在為“國民生活”著想。到底哪個政治家是真的認為“國民生活第一”呢?考驗選民判斷能力的時候即將到來。

(2012年7月6日 )

(※1)^ (編輯部注)民主黨在面向2009年大選公布的選舉承諾中宣稱將廢除由國家規定用途的“附帶條件型補助金”,改為“地方可自由使用的一次性交付金”,這樣“不僅可以有效利用財源,而且由於不需要申請補助金,所以可以減少補助金相關經費和人事費”,“不再強制施行國家層面的過高標準,認可符合地區實際情況的標準,進而實現以低成本提供高品質行政服務的目標”,該承諾稱通過此項經費削減措施,可從行政經費及補助金等55.1兆日圓預算中籌措出6.1兆日圓財源。
民主黨選舉承諾的官方英文翻譯中,“廢除‘附帶條件型補助金’,改為‘地方可自由使用的一次性交付金’”翻譯為abolish all tied subsidies to local governments and replace these with “lump-sum grants” whose use can, in principle, be freely determined by local governments。 (pdf的第33頁:由於兩個文件變成了一個PDF,所以與頁腳的頁碼數字不同。)
“不僅可以有效利用財源,而且由於不需要申請補助金,所以可以減少補助金相關經費和人事費”翻譯為Introduction of “lump-sum grants” will improve fiscal efficiency and obviate the subsidy application process, thereby reducing personnel expenses and other expenses related to subsidy applications。 (pdf的第33頁)
“不再強制施行國家層面的過高標準,認可符合地區實際情況的標準,進而實現以低成本提供高品質行政服務的目標”翻譯為Enable low cost, high-quality government services by allowing standards adapted to local conditions and not imposing national standards excessively。 (pdf的第10頁)

(※2)^ 田中愛治、河野勝、日野愛郎、飯田健、讀賣新聞民意調查部“2009年,為何發生了政權更替?”(勁草書房/2009年)

  • [2012.10.05]

nippon.com編輯委員。慶應義塾大學法學系教授。1971年生於千葉縣。1994年立教大學法學系畢業。2000年慶應義塾大學研究所政治學博士課程結業。歷任北海道大學法學系、慶應義塾大學法學系專職講師,06年任慶應義塾大學法學系副教授,2011年任慶應義塾大學法學系教授。著作有《戰後國際秩序與英國外交——戰後歐洲的形成,1945-51》(創文社,獲三得利學藝獎)、《大英帝國的外交官》(筑摩書房)、《倫理戰爭——東尼·布萊爾的榮耀與挫折》(慶應義塾大學出版會)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