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為歷史的小澤,創造歷史的野田

谷口智彥 [作者簡介]

[2012.10.12]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一個多月前,某周刊雜誌上披露了有關小澤一郎的醜聞。在據傳是小澤夫人寫的信中,爆出了兩個內幕。一個是小澤有私生子,並將其推給情人撫養。而另一個則更為嚴重,關係到其作為政治家的資格問題。據稱,由於極度恐懼福島第一核電廠核能外洩所發出的核能輻射,小澤不僅從未想過要前往自己的選舉區、在海嘯中遭受了巨大破壞的老家岩手縣,甚至選擇了逃避。

時局對小澤等人不利

2012年6月21日的《周刊文春》雜誌刊登了據傳是小澤一郎夫人寫給小澤支持者的“書信”

當然,在政治上,不是事實創造認識,反倒是認識催生事實。一旦成見產生,便有了難以捨棄的頑固性。它會誘發新的政治行動。

按照上述反論式的定理來看,書信內容是否屬實並不重要。人們在多大程度上相信它是事實,才會決定小澤本人的政治生命,或是他的餘生。最近,小澤及其事務所並未控告刊登了獨家特訊的《周刊文春》雜誌。據稱目前正處於分居狀態的小澤夫人,也沒有提出反駁。

這種不置可否隨其自然的做法,導致本來或許不會令人信以為真的內容,得以在人們心中形成了小澤大概就是信中所說那種人這一認識。對於倚仗小澤一人的權勢的新黨和政治基礎薄弱的新議員而言,今後的道路依然充滿荊棘。未能從民主黨手中贏得政黨補助金配額的新黨還存在資金不足問題,時局對他們而言是不利的。

摧毀民主黨後勇往直前的野田首相

對於失去小澤及其追隨者的野田佳彥首相來說,事前事後的局勢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反對票並未增多。這是因為,民主黨內的反對票原本就已經表面化了而已。

回想起來,儘管遭遇了(1)低迷的支持率,(2)國會內基礎薄弱,(3)黨內分裂,(4)官邸周邊的反核電抗議隊伍不斷壯大等各種不利情況,野田政權依然穩步地推動著各項不受人們歡迎的政策走向實踐,這與近年來的任何一個政權都不相同。當年充滿領袖魅力的小泉純一郎曾放言要“摧毀”自己的政黨,卻最終將之保存了下來。而野田偏偏是在摧毀民主黨的基礎上奮勇直前。

不受歡迎的政策不只是重啟核電廠及增加消費稅。目前,政府已向國會提交了要求實施名為“My Number”制度的法案,其具體內容就是數十年來實施未果的日本版社會保障編號制度。為了防範偷稅漏稅和惡意利用社會福利制度等問題,實施該制度的必要性自不待言,如果該法案也能獲得通過的話,將會怎樣呢?野田政權是不是相當於完成了足以匹敵好幾屆內閣的工作呢?“一步一步(腳踏實地)之人”的野田正在創造著歷史。而小澤則已成為了歷史。

(2012年7月18日)

  • [2012.10.12]

1957年出生於香川縣。1981年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學系。曾任《日經BUSINESS》記者、編輯委員。之後進入外務省,擔任外務副報道官、廣報文化交流部參事官等職。歷任美國普林斯頓大學伍德羅•威爾遜學院國際研究中心福布萊特計劃客座研究員、倫敦外國新聞協會會長、上海國際問題研究所客座研究員、慶應義塾大學特聘教授等。2011年4月至2013年1月擔任nippon.com編輯委員。著述有《通貨大戰——日圓、人民幣、美元、歐元的同時代史》(日本經濟新聞社,2005年)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