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首相為何決心解散眾議院?

竹中治堅 [作者簡介]

[2012.12.13]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日本首相野田佳彥於11月16日正式解散眾議院。想必讀者(尤其是國外讀者)中大概會有很多人對為何選擇這個時期解散而大惑不解吧。抱有這種感覺的最大原因在於民意對野田內閣和民主黨的支持率持續低迷。眾議院解散前主要報紙的民意調查顯示,內閣支持率跌破20%,而且回答大選中在比例代表制選區投票給民主黨的人也徘徊在10-20%水準。

在這種對執政黨極其不利的情況下,野田內閣和民主黨為何決定進行大選呢?這就有必要了解“社會保障與稅制一體化改革”相關法案的審議,尤其是它在參議院獲得通過的過程。

眾議院宣布解散後,全場議員高呼“​​萬歲”(2012年11月16日照片,產經新聞社)

 

“一體化改革”在參院獲得通過的條件,是解散眾院的承諾

野田首相為實現內閣的最重要課題——以消費稅增稅為支柱的社會保障和稅制一體化改革,在今年3月向國會提交了相關法案。然而在“扭曲”國會中,要通過法案則必須得到在野黨自民黨的協助。民主黨與自民黨、公明黨展開了協商,並同意按照自民黨公明黨兩黨的主張來修改法案。最後法案經過共同修改後,於6月26日在眾議院獲得通過。

自民黨與民主黨合作有以下三個原因:(1)在2010年參議院選舉中承諾過消費稅增稅;(2)希望民主黨在法案表決問題上出現內部分裂;(3)防範大阪市長橋下徹領導的“維新會”借助日本政壇長期以來“無法決定的政治”局面而壯大勢力。詳細內容請參見筆者過去的專欄文章。

然而,法案在眾議院通過並不意味著最終成立。自民黨內部從一開始就有部分人強烈要求阻止法案的通過,並逼迫野田首相解散眾議院。在參議院法案審議過程中,響應此要求的情勢增強,自民黨內部基本統一了意見,決定廢除三黨合作協議,提出內閣不信任決議案和問責決議案。於是野田首相於8月8日與自民黨總裁谷垣禎一、公明黨代表山口那津男舉行了黨首會談,承諾法案通過後在“近期”解散眾議院。就這樣野田首相在參議院總算也成功地得到自民、公明兩黨的協助,社會保障和稅制一體化改革相關法案在參議院通過並得以最終成立。

如果自民黨提出不信任決議案和問責決議案,三黨合作協議即遭廢棄,法案則無法得到通過。如此一來野田首相就會陷入困境,很可能被迫解散眾議院或者內閣全體辭職。因此野田首相回應谷垣總裁盡快解散眾議院的要求,迫不得已地表明將“近期”解散眾議院。

野田首相無力推遲解散眾議院

之後,自民黨繼續要求野田首相兌現盡快解散眾議院的承諾。對此野田首相提出了解散的條件:(1)通過《特例公債法案》;(2)通過以眾議院議員定額調正和議員定額削減為核心的選舉制度改革法案;(3)設置社會保障制度改革國民會議。

自民黨表示了合作姿態。於是野田首相在11月14日的黨首辯論中,再次要求各黨協助通過選舉制度改革法案,並以16日解散眾議院作為交換條件。

首相雖然就解散眾議院提出了各種條件,但對進一步推延解散日期已顯得無能為力。再三推遲解散眾議院會給選民造成一種首相違背承諾的印象,這對民主黨來說處境將變得更加被動。此外自民黨也會因此完全拒絕協助法案的審議工作,從而陷入政治僵局。從以往的事例來看,這種情況下幾乎所有批判的矛頭都會指向內閣和執政黨。

總而言之,在8月黨首會談上被自民黨抓住“近期”解散眾議院這個把柄後,野田首相的眾議院解散權就此受到了限制。而首相迫不得已做出明確表態,則是因為法案在參議院被當作了要挾條件。此次解散眾議院再次印證了參議院的影響力,表明參議院如今甚或還能操控左右首相的眾議院解散權。

(2012年11月23日)

  • [2012.12.13]

nippon.com 編輯委員。1971年生於東京都。1993年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學系,進入日本大藏省(現財務省)。1998年美國史丹佛大學政治系博士課程結業。1999年任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副教授、2007年起任準教授,現為教授。主要著作有《何為參議院?1947-2010》(中央公論新社,2010年,獲大佛次郎論壇獎)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