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與日本文化

近藤誠一 [作者簡介]

[2013.03.07]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在談及某個國家時,我們往往會先從該國的人口、GDP(包括總量和人均)、國土面積方面展開話題。因為它們都可以用客觀數字表示,容易和其它國家進行比較或者在世界中為其排名定位。

對「生活品質」的國際比較

但是,這些數據無法提供給我們有關該國生活品質的滿意回答。於是,近來出現了通過各種指標展開的國際比較。UNDP(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HDI(人類發展指數)結合人均GDP、平均壽命、教育這三項指標來衡量一個國家的人類生活發展水準;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幸福指數(Better life Index)則綜合11個項目的數據,評測各個國家居民幸福(Well being)程度。同時,也有各種民間調查,例如《新聞周刊(Newsweek)》雜誌的「2010年,世界100個最好國家(World’s Best Countries, 2010)」、《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的「2012年,人均綜合財富(Inclusive wealth per person, 2012(依據IMF、聯合國、世界銀行等發行之資料製作))」等。

此外,還有從人們的意趣角度所作的調查,比如那個國家的國民有怎樣的特點、想不想去走訪一下那個國家等等,這種調查雖然略帶有主觀色彩,卻也很有意義。這類調查,受其特性所限,往往採取民意調查的形式。雖然缺乏科學性,但這種榜單反而能很好地反映出大眾的興趣關心之所在。例如《讀者文摘》雜誌的「最適宜居住的城市(Most Livable Cities)」、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各國在世界的影響(Views of Different Countries’ Influence)」、賽門•安霍爾特(Simon Anholt)的「國家品牌指數(Nation Brand Index)」等即屬於此類調查。

軟實力獲得肯定

以上無論哪一種排名,都不能100%反映出某一個國家的價值,或者完全滿足某一個人的趣向所好。但是,如果把幾種指標綜合起來,那麼在某種程度上還是不難得出結論的。從這一觀點出發,試將以下7種榜單中日本的排名,與經濟總量高於日本的美國和中國做一比較(部分統計未將中國列為對象)。

指標 日本 美國 中國
人類發展指數(2009) 10 13
幸福指數(2012) 21 3
世界100個最好國家(2010) 9 11 59
人均綜合財富(2012) 1 2
最適宜居住的城市(2005-06) 12 23 84
各國在世界的(正面)影響(2009) 2 7 8
國家品牌指數(2009) 5 1 22

根據這些資料可以推斷,較之於在數字上反映出來的經濟指標或是傳媒渲染的形象(政治停滯不前、社會問題嚴峻等),日本在安全、清潔、社會團結一致、體諒關懷、教育、技能等人力資源、文化的創造性等軟實力方面得分很高,國際口碑頗佳。

獲得這些肯定的一個因素,一般認為是日本人的「國民性」。對此,筆者將在下文中試做若干考察,敬請讀者批評指正。

獨特的自然觀孕育的日本文化

日本人思想觀念的特徵之一在於自然觀。歐美人認為,人因為有理性而尊貴,而且,對理性的肯定產生了二元論的概念,其文明的基礎是建立在人類可以征服沒有自我意志(不過是機械性存在)的自然這種觀點上的。但是日本人認為,人類歸根到底是自然的一個組成部分,征服自然實屬妄尊自大,應該與自然同生共處,融為一體。

歐美的方式產生了科學技術,為文明做出了貢獻。但過於相信科學和人類的狂妄自大,使人類始終抱有遭遇災難的風險。誰都無法保證人類可以完全控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和全球暖化。資源的濫採濫用可能破壞生態平衡,而一旦遭受破壞,則依靠人力是無法挽回的。善惡二元論正導致國家間和民族間永無止境的憎惡連鎖。聖經中傾訴人類狂妄自大之危險的巴別塔,也是對人類現實社會的警示。

與之形成對照的是,日本人畏懼自然,這就對用科學技術征服自然的行為起到了一定的抑制作用。自然界存在著以複雜的生態系統為代表的規律,日本人認為它們是人類無論如何無法理解掌握的,這就成為在科技進步方面落後於歐美的原因,同時也領悟到人類自身能力的局限,即便科學已如此發達,也並不能自製出細胞。茫然的科學實驗,只會產生出弗蘭肯斯坦這樣的科學怪人。日本人的這種認識都是來源於他們內心裏對自然的敬畏。

眾所周知,日本人對自然,特別是季節的變化非常敏感,與自然融為一體並從中享受快樂。書信的開頭必定會寫上一兩句與季節相應的詞句。同樣表達下雨,會因季節不同名稱各異。老百姓對司空見慣的魚的叫法,也隨季節而不同。比如,五月雨、初鰹(一年中最早上市的鰹魚)是指5月,名殘鱧(秋、冬季節的海鰻)則是9月,從名稱上就可以判斷出是什麼季節。日餐在裝盤盛碟時也必定會配上應季的枝葉或花瓣。

日本人自古以來不僅相信動植物,有時甚至還相信無機物都有靈魂,對它們十分珍重。動物化身為人報答悉心照料之恩這類故事出現在許多傳說和童話中。動物和人一樣知恩有情,日本人感到這是很自然的事情;有的地方還有供針的習俗,把折斷、彎曲、生鏽的縫紉用針拿到神社供奉。這些都不是原始宗教的泛神論,而是日本人至今依然具備的一種世界觀。

敬畏自然,認為自己不過是其中的一部分,這種謙虛的態度,使得人們能夠對他人也保持謙虛,為了整體而努力克制自己。這樣一來,整體得以改善,自己也得益其中;相反,如果一個人私慾先行,那麼眾人效之,就會引起混亂,結果導致大家都蒙受損失。日本人深知這個道理,並從「3.11」大地震後東北災民的行動中很好地表現了出來。對不堪忍受的大自然的肆虐,人們將其認為是「無可奈何」之事而不去無益地怨憤。這決不意味著「宿命論」,而是一種極其現實的智慧的表現,他們不在非建設性的事物上耗費無用的力氣,而是和家人、朋友攜起手來,等待自然賦予的新的恩澤。

海外創作人員的短期學習交流項目

外國藝術家研習會 照片提供:ARCUS項目執行委員會(茨城縣守谷市)

相繼不斷的自然災害和每一季節的山珍海錯——大概就是這樣的歷史使日本人產生了這種哲學觀。地球有限的自然,如今已經不能再任憑人類無盡的慾望繼續破壞下去;同時善惡二元論導致的反恐和報復的惡性循環愈演愈烈。在這種情勢下,不妨將日本人的價值觀為世界所共有。而且,正因為很多人隱隱約約有所感悟,所以今天蘊藏了這種理念的日本文化才會博得世人的喜愛。

日本的許多漫畫和卡通不單純是一種娛樂。猶如迪士尼卡通勸善懲惡,詮釋和傳播「美國之夢」那樣,日本的卡通有意無意暫且不論,其中都蘊含了日本式觀念,宮崎駿的卡通就是一個典型。尊重自然,懲戒人類的傲慢,它通過感性而非語言傳達給了世界各國的動漫愛好者。如上所述,大概就是因此使日本的形象提高到數字、語言無法表達的高度。

拼命用語言來表述那些無法用語言說明的事情——我的這種努力就到此為止吧。各位讀者,希望你們一定到日本來短期逗留一段時間。日本的文化廳以藝術家、創作人員、研究人員為對象,從2011年開始實施了短期逗留形式的「artist in residence」項目,為他們提供財政援助,支持他們的創作活動。此外,文部科學省和民間組織也有各種招待留學生的項目。希望大家利用這些項目走訪日本,憑藉各自敏銳的感受力來驗證一下我的假說是否正確。

(2013年1月17日)

  • [2013.03.07]

文化廳長官。1946年神奈川縣生。1971年東京大學教養系英國專業畢業後入研究所政治學政治專業中途退學。1972年進入外務省。1973-1975年留學於英國牛津大學。曾擔任廣報文化交流部長,駐菲律賓大使館參事官,駐美國大使館參事官,同公使,經濟局參事官,同審議官,OECD副秘書長,廣報文化交流部長,國際貿易•經濟擔當大使等。2006-2008年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日本政府代表部特命全權大使。2008年出任丹麥王國大使。2010年7月起擔任文化廳長官。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