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澳夥伴關係的未來

小倉和夫 [作者簡介]

[2013.03.27]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澳洲政府白皮書的根本在於「中國的崛起​​」

2012年10月,澳洲政府就亞洲政策問題發表了《亞洲世紀中的澳洲(Australia in the Asian Century White Paper)》白皮書。白皮書認為21世紀是亞洲的世紀,並為澳洲在未來如何抓住亞洲躍進的難得機遇,取得最大的經濟利益規劃了藍圖。

這份白皮書的發表本身,正如文中恰如其分的表述那樣,它傳達出了澳洲意圖進一步接近並理解亞洲的真摯希望。總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在白皮書前言中明確表示,要「使我們成為一個更了解亞洲、更具亞洲能力的國家(More Asia-literate and Asia-capable nation)」。

但是,白皮書整體的色調,從某種角度來看,可以說略帶偏頗。在它的全文中自始至終貫穿的主旨思想,是澳洲應該如何應對中國的崛起​​,特別關注的是澳洲如何能從中國經濟的飛躍發展中獲得最大限度的利益。這份白皮書,極端而言,它不是有關亞洲的白皮書,而是有關中國的白皮書。但這其中有它深刻的理由。

與中國不享有共同的戰略利害和政治理念

這是因為,實不為過地說,中國的崛起​​使澳洲在歷史上首次面臨「進退兩難」的困境。從歷史上看,在政治上與澳洲關係最為重要的,曾經是英國以及之後的美國及日本,而且也是經濟上相互依賴的密切夥伴。這些夥伴國和澳洲共享市場原理、民主主義這種相同的政治、經濟理念。換言之,澳洲與其經濟夥伴不僅有共同的利害關係,而且還共有同樣的政治戰略。然而,澳洲和中國的經濟關係雖然取得了飛躍性的發展,但兩國的戰略利害關係未必一致,政治理念也不盡相同。如何與這樣的伙伴交往,對澳洲來說是一個全新的複雜問題。

必須強化日澳夥伴關係

日本也面臨著類似於澳洲的進退兩難之處境。在與中國加強經濟關係和與美國加強安全保障關係這兩者之間,如何才能保持平衡,這對日本也是一大難題。但是,澳洲與日本有著決定性的不同。那就是因為地理、歷史的原因,它和中國之間,即便存在理念、觀點上的不同,但不大可能發展成為深刻的政治對立。因而,澳洲可以採取一種「政經分離」的政策,保持與中國的關係。

而這種政策,很有可能為日本與澳洲的夥伴帶來微妙的影響。最近,日澳兩國重視加強在安全保障方面的合作,還在中東地區構建和平的合作基礎上,摸索在軍事技術上進行合作的可能性。日澳兩國在經濟上不斷加深對中國市場的依賴,與此同時如果要擴大安全保障方面的協作,那麼在對中認識、對中政策上必須進一步加深相互間的對話。這時必須考慮在內的,還有美國的對中認識和政策;但是,中國自己對自身未來的方針政策是什麼這一點是最為重要的。因為決定中國未來的,是中國自己。

從中長期觀點來看,如果站在這樣一種立場,即認為中國向市場原理和民主主義社會軟著陸,對日、澳、美以及中國本身都是非常有益的,那麼,這就要求日澳兩國進行認真思考,為此應該與美國怎樣合作並以怎樣的態度面對中國。

如上所述,日澳夥伴關係的背後,存在著中國問題。從聚焦中國的澳洲的亞洲白皮書中似乎可以看出,它不但沒有輕視與日本的夥伴關係,反而暗示了應該如何加強這種關係。

(2013年3月4日)

  • [2013.03.27]

青山學院大學特聘教授,東京2020奧林匹克・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申辦委員會評議會秘書長。1938年生。東京大學法學系、英國劍橋大學經濟系畢業。1962年入外務省。歷任文化交流部長、經濟局長、外務審議官、駐越南大使、駐韓國大使、駐法國大使。2003年10月至2011年9月,擔任獨立行政法人國際交流基金理事長。著作有《對全球主義的叛逆》(中央公論新社,2004年)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