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事故2年
在德國和日本的政治影響

薩勒・斯文 [作者簡介]

[2013.06.05]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福島第一核電廠核洩漏事故發生後,儘管2年多時間過去了,但至今仍有10萬多人受核污染的影響而有家難回。而具有諷刺意義的,是核事故在歐州各國所產生的影響,似乎要遠遠大於日本國內。

德國、義大利、瑞士已經決定分階段逐步淘汰核能。法國為了確保必要的能源,正在商討新的途徑,以減低對核能的依賴。德國大幅擴大了可再生能源的使用,目前已占據了能源供應總量的近30%。儘管在福島核災後德國關閉了八家核電廠,但通過擴充可再生能源的比率,德國維持了電力純輸出國的地位。 2012年,發電量高出耗電量44TWh時,電力出口比之前3年更是有增無減。其中,特別是2012年,法國由於遭遇罕見的寒冬,取暖用電激增,對德國的電力進口依賴度大大增加。

大選結果,未能反映民意

另一方面,日本的反核運動​​依然缺乏政治影響力。2012年12月的眾議院選舉結果自不待言,實際上,2011年以後舉行的地方選舉、縣議會選舉的結果也證明了這一點。

民意調查顯示,日本國民強烈反對核能,但福島核事故後舉行的選舉中,當選者幾乎都是核能推進派的候選人或政黨。一些政治家還公開表示,他們無法理解人們的恐懼;某個政治家將義大利國民投票否決核電廠重啟計劃一事,形容為「集體歇斯底里」,稱在日本脫核電「不是說廢除就廢除的簡單問題」。儘管如此大放厥詞,這個政治家仍然在2012年12月的眾議院選舉中當選。國會議員的認識與民意就是如此地脫節。

與民意向背,導致政治失信

與民意向背而行不僅僅表現在能源政策上。日本對戰爭歷史的詮釋也是一個例子。儘管針對戰爭時期日軍的屠殺行為,有些政治家持掩飾責任的態度,但依然再次當選。而民意調查表明,這種姿態並未在國民中得到廣泛支持。

同樣,現在的眾議院議員半數以上贊成修改「憲法」中關於放棄戰爭的第九條,但半數以上的國民則堅決反對這個想法。

這種現象在其它國家也可以看到,其部分原因是由選舉制度的特性所造成的。然而,最大的問題在於,所謂的議會制民主主義各國,國民的相當一部分選擇了放棄投票這個事實。在2012年12月的眾議院選舉中,尤為明顯地可以看到民眾對政黨失望旁觀現象的擴大,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無疑是當代政治中最為緊迫的任務之一。

(2013年4月24日,原文英語)

  • [2013.06.05]

上智大學副教授。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會東京事務所日本代表。1968年生於德國。在美因茨大學、科隆大學、波昂大學攻讀歷史學與政治學。在金澤大學留學4年後,於1999年獲得波昂大學文學系日本研究專業博士學位。歷任德國日本研究所人文科學研究部部長、東京大學研究所綜合文化研究科副教授等。合編著作有《Eisendecher公使的相冊:明治初期的日德外交》(OAG德國東洋文化研究協會、Iudicium,2007年,日文、德文)、《Pan-Asianism: A Documentary History》(Rowman & Littlefield ,2011年,英文,2 vols.)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