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家的妄言和日本的形象

薩勒・斯文 [作者簡介]

[2013.09.09]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政治、外交界關注日本對歷史的認識

橋下徹大阪市長、麻生太郎副總理兼財務大臣的一系列發言,在日本的歷史認識問題上,重新引起世界的關注。繼橋下市長在所謂的從軍慰安婦問題上模棱日本的責任之後,最近又有麻生大臣為了實現修改憲法的目的,發表言論稱,不妨學學戰前德國納粹政府的手法。

長期以來,日本政治家美化戰爭,將戰爭罪行相對化,荒謬不經地解釋歷史的言論,惡化了日本在國際上的形象。這些妄言分屬多個範疇。除了正當化和美化戰爭、將戰爭犯罪相對化或全然否定之外,還有對少數群體的侮辱、按照以往價值觀視女性為「生育機器」的言論,以及對全體國民的侮辱(例如認為3.11東日本大地震是「天譴」的發言)等。

有關依據兩國間關係的戰爭解釋問題,此類發言受到世界矚目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戰爭至少是在兩國間發生的,理論上說,其解釋不可能由一國單獨做出),但近年,有關其它問題的妄言也受到關注,各國傳媒都進行了大量報道。這是為什麼呢?

對妄言的批判,是對日本關心程度之高的表現

簡單地看,這首先是因為世界上對日本抱有關心的人很多。近年,日本國內認為國際社會對自己漠不關心,但果真如此的話,日本政治家的妄言也就沒人感興趣了。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世人對日本文化依然抱有很大的關心,觀看日本電影、喜歡日本飲食的人在不斷增加。當然關注日本政治的人也不少。

那麼,為何唯有政治家的妄言,會遭到如此激烈的批評呢?這也不是什麼難以解答的複雜問題。日本是所謂已開發國家之一,已開發國家應有的政治表現受到人們的期待。對妄言的批判,是對日本的關心和高度評價的表現,說明了人們對受到高度評價的國家之政治領導力的失望。這決不只是日本的問題。所有已開發國家的政治家,一旦發出不負責任的一貫性主張,都會發展成為國際問題。義大利前首相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就因為其不當的行為和發言,如今依然臭名昭著。另一個很有名的,是美國前總統布希,以他的布希主義(Bushisms)「妄言失言錄」而「名垂青史」。

對於不同的認識,政治家理解不足考慮不周

之所以會把這些事情當作問題,是因為人們在意識深處期待政治家具備更加高度的倫理道德、誠意和信賴性。因此,當政治家口出狂言,人們的失望會表現得更為強烈。令問題進一步嚴重化的是,妄言變成一貫的主張,道歉成為反覆的辯解。在日本,政治家口出狂言之後,必會聽到他「遭到誤解」、「報道有誤」等辯解,還會採用「沒有印象」這種「善後措施」。實際上,幾乎所有情況下都不存在所謂的誤解。

問題的本質在於別處。口出狂言的政治家,他們根本考慮不到世上還有與自己不同觀點的存在,對對方的感受有欠考慮。例如,將「性暴力」相對化的男性政治家,甚至沒有想像過這樣一種可能,即立場不同的他人(例如遭受性暴力的女性等)有著不同的認識,這難道不是問題之所在嗎?這不是「誤解」,而是證明了妄言者的狹隘、缺乏想像力、閉塞的思維以及對不同觀點的無知不解。

(2013年8月5日)

  • [2013.09.09]

上智大學副教授。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會東京事務所日本代表。1968年生於德國。在美因茨大學、科隆大學、波昂大學攻讀歷史學與政治學。在金澤大學留學4年後,於1999年獲得波昂大學文學系日本研究專業博士學位。歷任德國日本研究所人文科學研究部部長、東京大學研究所綜合文化研究科副教授等。合編著作有《Eisendecher公使的相冊:明治初期的日德外交》(OAG德國東洋文化研究協會、Iudicium,2007年,日文、德文)、《Pan-Asianism: A Documentary History》(Rowman & Littlefield ,2011年,英文,2 vols.)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