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模糊不清的2020年東京奧運藍圖

薩勒・斯文 [作者簡介]

[2014.01.31]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國際奧委會(IOC)已決定由東京承辦2020年夏季奧運和帕運。與上一屆申辦活動形成鮮明的對照,此次的申奧得到國內的強勁支持。伴隨申辦的成功,東京奧運組委會不僅對整個日本,對日本的體育界、日本的納稅人,而且對國際社會,都將擔負起極其重大的責任。

強化日本軟實力的機會

2020年奧運籌備期間以及會期當中,日本將成為全世界矚目的焦點。奧組委、政府和傳媒必須充分認識到這一點,努力避免損害日本的聲譽。在申辦城市評估過程的最後階段,東京都知事豬瀨直樹就有關伊斯蘭教國家的講話,曾一度危及東京的處境,今後應該更加謹慎,以免類似不必要的情況再度出現。

舉辦奧運,會極大地影響主辦國在世界的形象。2012年的倫敦奧運,大大提高了英國在世界的人氣。相反,中國的受歡迎程度則在2008年的北京奧運之後呈下降趨勢。人們曾極大地期待中國通過舉辦奧運,在民主化上取得進展,然而這種希望化為了泡影。許多評論家甚至說,在北京舉辦奧運是一個錯誤。在籌備2020年東京奧運之際,日本必須制定一個運營方針,以突顯本國積極的一面,給世界留下良好印象,從而加強日本的軟實力。

模糊不清的願景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日本必須克服的籌備工作中的最大弱點——願景的缺失。東京奧運申辦委員會在國際奧委會(IOC)全會上所作的最後一輪陳述報告,相對來說是防守型的,一味強調在日本舉辦這一點,卻沒有充分描述2020年東京奧運的藍圖。可以說是年輕的帕運運動員佐藤真海那富有說服力的訴求,是東京最終勝出的最大原因。

另一方面,東京奧運申辦委員會的主要人物,既沒有打出明確的理念,也沒有展示出一幅藍圖。只不過是單純地強調了東京城市的安全及良好的基礎設施。雖然這些確實是成功舉辦奧運的必備因素,但一個缺乏願景的東京奧運,很可能會損害日本的聲譽。目前對組委會來說,「願景」似乎還不是一個真正具有重要意義的問題。在東京奧運英文版官方網站的導覽列上雖然有「願景」一項,看似已經認識到了這個詞對世界來說的重要性,但在日文版上還不存在相應的項目。

需要具備全球性視野

從近幾屆奧運也可以看出,那些受到積極評價的,都是具有較強國際性和多元文化取向的大會。2020年東京奧運也必須在真正的國際化、多元文化的氛圍中召開。近年來針對少數族的示威遊行、噴薄欲出的仇恨言論等表明,仇外心理至今仍是日本社會的一大問題。2020年奧運之際,鑑於成千上萬的運動員、數万乃至數十萬體育愛好者將前往日本,今後對這種排外情緒是決不可掉以輕心的。

然而遺憾的是,日本的政治家們缺乏對這一問題的認識,一直不肯採取行動。很明顯,在未來數年中必須要做大量的工作。只是重複「情況已得到控制」,則既無法解決日本存在的問題,也不會降低解決這些問題的緊迫性。

傳媒比政治家承擔著更多的營造多元化國際主義氣氛的責任。奧運是雲集了全世界運動員的盛典,但傳媒往往忽視了這一點,動輒以狹隘的國內視點去報道奧運。2013年9月,在晚間電視新聞節目中播放了「奧運歷史上難忘的場景」,但其中90%的內容介紹的都是日本運動員。這類傳媒報道,既有礙於奧運作為一次真正的國際盛會而走向成功,也無助於通過召開奧運改善日本在世界上的形象。

(2013年10月29日 原文英文)

  • [2014.01.31]

上智大學副教授。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會東京事務所日本代表。1968年生於德國。在美因茨大學、科隆大學、波昂大學攻讀歷史學與政治學。在金澤大學留學4年後,於1999年獲得波昂大學文學系日本研究專業博士學位。歷任德國日本研究所人文科學研究部部長、東京大學研究所綜合文化研究科副教授等。合編著作有《Eisendecher公使的相冊:明治初期的日德外交》(OAG德國東洋文化研究協會、Iudicium,2007年,日文、德文)、《Pan-Asianism: A Documentary History》(Rowman & Littlefield ,2011年,英文,2 vols.)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