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 different」――日本教育,不同凡「想」(下)

Almoamen Abdalla [作者簡介]

[2014.09.29]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在埃及的時候,我住的那條街上有一家三明治店,價格適中,小有人氣。店舖的樣子像個貨攤,櫃檯後面是廚房,店主就在那裏為顧客烤漢堡。其實味道只能算一般,說不定有人還會覺得難吃,但不知何故我卻很喜歡,幾乎每天都會到這裏吃。我喜歡的是店主幽默的談話,還有他附送的美味鹹菜。

如果現在要用「內在價值」和「附加價值」來評價那家店的魅力,在內在價值上或許略遜一籌,但是,附加價值肯定不會輸給任何一家店鋪。要是來一場「調侃和鹹菜」的競賽,說不定還會打敗其他對手。

在日本留學的附加價值是什麼?

內在價值和附加價值這個問題十分複雜,不能用普通辦法來解決。教育也是如此。在科學技術方面已經登峰造極的日本,在掌握技術、技巧等教育的內在價值部分上可以說絕不輸給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可是,附加價值方面又如何呢?還有,那些附加價值有沒有讓世界認識到呢?

「在日本學習的附加價值究竟是什麼?」

如果外國機構或外國人提出這樣的問題,日本的教育工作者會如何作答呢?恐怕許多人對此都不甚清楚吧。

附加價值的本意是,「使用某種東西創造出了一個新的東西,這個新東西比原來的東西具有更高的價值」。比方說,日本的科學技術十分優秀,這在國際上也是有定論的,可是科技發達的國家絕不止日本一個。日本肯定是有一些和其它國家不一樣的獨特的「東西」的。

假設我要在日本學習「機械工程」,那麼比起在自己國家或其它國家學習,在日本學習究竟不同在何處呢?當我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應該能看到某種只有日本才具備的特別的東西。

留學生從日本人身上學到了什麼?

「來日本留學值得嗎?請說明原因。」

我向我的留學生朋友和熟人提出了這個問題。雖然這是個很普通的問題,不過能很好地看出回答的人學到了什麼,以及希望學到些什麼。

下面就介紹一些我收集到的留學生的答案。

「原來在沙烏地阿拉伯時,我沒怎麼注意別人如何看待自己的發言和行動。後來我知道日本人在考慮問題和行動時總會把別人的感受放在第一位,漸漸地我也懂得了不僅僅要從自己的角度看待世界,還要站在別人的立場來思考和行動。於是,我學會了控制自己。」(沙烏地阿拉伯留學生,就讀於理工學院)

「日本人比起結果更重視過程。他們經常說『加油!加油!』,我想這也是這種精神的體現。日本的產品製造,也是重視過程甚於結果。這是我的收穫。」(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留學生,就讀於工學院)

「歐美式的交流總是習慣於用邏輯思維和講道理來說服對方,而日本的人際交流方式則完全不同。在留學期間,我通過與日本人討論、交流的方式學習,於是使我不再執著於讓對方接受自己的想法,學會了重視雙方感受的交流方式。」(埃及留學生,人文科學研究所)

日本人的「精神特性」才是附加價值

留日學生們的回答雖然五花八門,但是他們的看法中有一點是明確的,比起科學技術等日本教育的內在價值,他們似乎對和、禮、信、忠、美等日本人獨有的精神特性,即附加價值的部分更感興趣。

日本政府制定的旨在吸引留學生和大學國際化戰略的「30萬留學生計劃」中,核心要點是要讓日本的大學掀起一場國際教育的革新。然而,恐怕很多大學都不太清楚這場革新具體是指什麼。

我認為,所謂革新,就是創造出新的附加價值。這並不是說,使用「英語」這個廉價原材料,製作出日本特色的「大學教育」這個高價商品,附加價值就提高了。必須創造出一種新的價值,讓購買了「留學日本」這個商品的世界各國的留學生的生活更加豐富充實。現今日本大學和教育一線所需要的,正是創造出在別國無法獲得的價值。

  • [2014.09.29]

東海大學國際教育中心副教授。1975年出生於埃及開羅。2001年畢業於學習院大學文學系日語和日本文學專業。獲該大學研究所人文科學研究科日語和阿拉伯語比較語言學博士學位。擔任NHK電視臺阿拉伯語講座講師,並在NHK衛星頻道的半島電視臺新聞中擔任過天皇、皇后兩陛下、阿拉伯各國首腦、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等人的廣播翻譯。原駐日沙烏地阿拉伯王國大使館文化部顧問。主要著作有《不會看地圖的阿拉伯人不會問路的日本人》(小學館)、《快快樂樂學會阿語》(中央出版)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