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戰失利,召喚攻勢足球
巴西世界盃,現場報道1

矢內由美子 [作者簡介]

[2014.06.18]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2014年6月14日晚上10點。在地球另一邊的巴西雷西夫(Recife)培南布可球場(Pernambuco arena)裏,日本球迷蜂擁而至。據稱有大約7,000人從日本趕來助威,但實際看上去遠遠超過這個數字,搖旗吶喊者之多,令人甚為感動。

球場迴響起日本國歌「君之代」

讓人甚感驚嘆的是齊唱國歌。就像在日本國內那樣,體育場內迴響起感人肺腑的「君之代」齊唱聲。我還不曾在國外的比賽中如此清晰地聽到過「君之代」,恍若置身日本的主場。

這正反映了人們對日本隊報以期待、為日本隊助威的國人是何等之多。莊嚴而溫馨的「君之代」齊唱聲,可以說​​是最好的象徵。

在對象牙海岸隊的比賽中,本田圭佑先攻入一球(圖片提供:時事通信社)

J聯盟賽季開始至今已走過21個年頭,自日本隊首次出征世界盃,也有16年的歲月過去了。日本已是連續5屆第5次參加世界盃,此次首戰是與非洲勁旅象牙海岸隊對陣。主帥是義大利籍的扎切羅尼(Alberto Zaccheroni),他執教日本隊已有4年。

日本的開場陣容中,網羅了扎切羅尼執掌下的日本隊長期以來的主力隊員,他們有隊長長谷部誠(紐倫堡[1. FC Nürnberg])、本田圭佑(AC米蘭[AC Milan])、香川真司(曼聯[Manchester United])、長友佑都(國際米蘭[Inter Milan])、岡崎慎司(美因茨[1. FSV Mainz 05])等人。長谷部剛剛從傷病中恢復,總算趕上了世界盃首戰。

而對手象牙海岸隊的開局選手中,有2011年至2013年連續三年當選為非洲足球先生的圖雷(Yaya Toure)、成長飛快的吉爾維尼(Gervinho,Gervais Yao Kouassi)等人。有「魔獸」威名的中鋒德羅巴(Didier Drogba)則坐在了替補席上。

向世界誇示「日本足球」的遠大志向

本屆世界盃,日本選手雄心勃勃,面向日本足球的未來,立志確立一個「日本足球特有的風格」。在德國足球甲組聯賽本賽季中拿下15分的岡崎,在世界盃賽前說道:「2010年以來的4年中,日本不少選手在各國聯賽中開始引人注目,踢出了成績,讓國外認識到了日本選手的長處。」

如其所言,在2011-2012年賽季中,香川所屬的多特蒙德足球俱樂部(Borussia Dortmund)獲德甲聯賽冠軍,現在他效力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球隊曼聯;長友佑都是義大利足球甲組聯賽球隊國際米蘭的核心選手;本田圭佑穿上了AC米蘭的10號球衣;而岡崎本人則在德甲本賽季射手榜上並列第7名。也就是說,如岡崎指出的那樣,日本球員就「個人」而言,業已得到一定程度的評價。

但是,撇開個個球員,從「日本隊」的角度來觀察時又如何呢?

岡崎認為,「作為一支國家隊參賽,日本隊的實力還不大為人認可」。香川也坦承說:「『日本的足球』還全然不為人知。」長谷部、內田篤人(沙爾克04[Schalke 04])、酒井宏樹(漢諾威96[Hannover 96])等人也稱,在與各自所屬球隊的隊員交談時,有一種「日本被小看」了的感覺。

形成日本人獨有的風格

這是為什麼呢?因為日本的足球歷史短淺,還沒有確立一個可稱得上是「日本足球」固有的風格特色。

隊長長谷部誠傷後歸來,首發上場(圖片提供:時事通信社)

英國(英格蘭)足球重視體能,肢體碰撞激烈,長傳進攻是「英式足球」的主要進攻方式;德國足球敢拼敢搶,沒聽到終場哨聲絕不善罷甘休,是日耳曼人的鬥志一展無遺的鐵血打法;近年雖略顯黯然失色,但被稱為香檳足球的法國隊,以華美奔放的傳球控球而聞名;西班牙隊的控球型踢法(Tiki-taka),講求短距離傳球配合;義大利隊是以鏈式防守(Catenaccio)為基礎的經典的防守反擊風格;巴西的足球樂天奔放,個人技術出眾;阿根廷足球則是個人技術與拼搶的混合體……。

日本足球也想有個「日本風格」。長谷部代替隊員表達了他們的心情:「這4年裏,我們一直想以日本特有的踢法在世界比賽中取勝,一直在追求『日本的足球風格』。在此屆世界盃上,我們要構築起一個日本足球的未來模式。」

身材矮小但靈活敏捷,運動量大,全隊敢拼敢搶;遵守紀律規則,依靠多人配合來瓦解對手——扎切羅尼率領的日本隊在這4年裏一直致力於這樣的踢法,挑戰世界舞臺,通過勝利,讓世界認可自己的風格。這正是本屆世界盃上日本隊員的主題。

唯有貫徹攻勢足球,防守意味著倒退

果不其然,在首戰象牙海岸隊的比賽中,日本隊反勝為敗,以1比2告負。

上半時第16分鐘,本田接到長友的橫傳,在禁區內左腳勁射破門,為日本隊搶先拿下一分。但日本隊的光芒轉瞬即逝。縱觀整場比賽,日本隊基本處於劣勢,在下半時第15分鐘,當德羅巴替換上場後,日本隊由於過分警戒德羅巴而放鬆了對其他選手的提防。

被象牙海岸隊扳平並逆轉,日本隊隊員倒在地上(圖片提供:時事通信社)

結果,僅僅在2分鐘內就被連續攻入兩球,暴露出明顯的漏洞。圖雷、吉爾維尼的表現也更勝一籌,日本隊在1對1過人和戰術上都徹底敗北。

功敗垂成,出師不利,於是針對下一戰對希臘隊的踢法,人們也開始議論紛紛。還有人認為,攻勢足球行不通,從實際出發應該重新轉到防守路線上來。扎切羅尼教練也顯得有些搖擺不定,難以決斷。

但是,如果將此次世界盃定位為「為了把握日本足球未來的比賽」,那麼既然走到今天,臨陣改變路線就不是上策。這是因為,如果在世界盃開幕之前,那麼另當別論,此時此刻,則為時已晚,弄不好就單純地成了漫無目標的橫衝直撞。即使獲勝,那將與4年前沒有任何變化。

這本應是展示給年輕一代以勇氣和希望的一屆比賽,當然需要做出調整,但如今重要的,恐怕應該是貫徹進攻型足球的風格。

如此眾多的日本球迷千里迢迢來到雷西夫的球場,這無疑是因為他們感到了日本足球的未來和希望。轉攻為防意味著倒退。日本足球要以一攻到底的風格去創造未來。

(2014年6月16日)

標題圖片:首戰負于象牙海岸隊,總教練扎切羅尼表情嚴峻(照片提供:時事通信社)

 

  • [2014.06.18]

體育記者。1966年6月23日生於北海道。北海道大學畢業後進入體育日本報社,負責採訪網球、奧運、足球等賽事。2006年辭職,現在是自由撰稿人。著作有《J聯盟15年的故事Kazu和Gon的時代》(講談社,2009)、《扎切羅尼日本隊的作風》(學研新書,2011)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