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奪冠不如有個平穩的生活
巴西世界盃 現場報道2

矢內由美子 [作者簡介]

[2014.06.26]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自6月12日世界盃開幕以來,轉眼間十幾天的時間過去了。

主辦國巴西首戰克羅埃西亞,揭幕賽旗開得勝;奪冠熱門隊德國、阿根廷等也一路高歌猛進;衛冕冠軍西班牙隊則大爆冷門,兩場比賽全部落敗,小組出線無望;而日本隊,1平1負, 出線形勢不容樂觀。

世界盃32支參賽球隊的勝負進退日趨明朗,這裏讓我們來看看綠茵場外的世界。

收拾垃圾的日本球迷受到人們的稱讚

對希臘的比賽結束後,球迷們在「撿」垃圾(照片提供:時事通信社)

此屆世界盃,非常顯著的一點是日本隊的助威者人數之多。在首戰象牙海岸隊時,據說有7,000球迷專程從日本趕來,在球場上為日本加油的人那就更多了。

當然這裏包括很多日裔巴西人來為祖國加油,而讓球場更為「日本化」的,是巴西人的啦啦隊。他們繫著日本來的球迷發放的頭巾,上面印著太陽旗。這樣的巴西觀眾數以千計之多。

日裔巴西人中原本知識分子就很多,並且他們以無與倫比的勤奮贏得了當地人的尊敬。但這次有一件讓日本更是「風光」的事情。雖然在對象牙海岸隊的比賽上日本隊輸了,但日本球迷在比賽後帶頭收拾垃圾,贏得了世人的讚譽。要知道,無論歐洲還是南美,自己喜愛的球隊輸球後,球迷們都是隨地扔掉垃圾,拂袖而去的。

然而日本人輸了球也會把垃圾收拾乾淨。接著在第二場對希臘隊的比賽後也同樣,只不過有報道稱,巴西人也參加到撿垃圾的日本人的行列中。比賽後球迷清掃座位的情景不僅在國家隊的賽事中能夠看到,在J聯盟比賽中也是一樣的。可謂這是一幕日本引以自豪的「文化」出口巴西的場景。

盜竊案直線上升

世界盃開幕前夕,大量觀眾從世界各國陸續來到巴西。也就從這時起,巴西的大門聖保羅(Sao Paulo)化為了賊窩。

聖保羅(瓜魯柳斯[Guarulhos])國際機場、舉行世界盃揭幕戰的聖保羅體育場(Arena de Sao Paulo)以及市中心的聖保羅人大道(Avenida Paulista)等地,被盜事件層出不窮。

設在雷西夫機場的到達區的日本領事館雷西夫臨時服務臺(照片提供:作者)

日本駐聖保羅領事館,呼籲前往巴西的日本人登記E-mail,以便向他們發送當地有關資訊,而開幕前後的被盜資訊,光看看那數目和內容,就令人深感不快。

其中發生最多的,是偷竊客人放在身邊的東西,當然不乏有自身疏忽大意的例子,不過很明顯,這樣的盜竊事件不單純是日本人不夠警惕所造成的。受害者包括了日本人在內的整個外國遊客。此外,不僅是球迷,那些早習慣了國外出差的媒體人員也成了盜竊對象,而且盜竊案件數量之多,非同尋常。

本屆世界盃的12個球場所在地中,犯罪率最高的城市之一是雷西夫(Recife),駐巴西的日本大使館人員在機場的到達區發放傳單,提醒球迷注意。這樣的措施,在以犯罪極多而聞名的南非世界盃賽時也是不曾採取過的。

反抗將危及生命,即便犯人是孩子……

使領館的傳單上寫道:「巴西的普通刑事犯罪在世界範圍來看,也屬於發生頻度非常高的。犯人作案時幾乎都會使用手槍,你稍有反抗便可能遭到殺害。」

令人出乎意料,據說尤其危險的,是遇到孩子們行盜。為什麼呢?

據一位日裔巴西人介紹,警察當局事先已和黑社會性質的盜竊團夥談妥,命令他們「在世界盃期間老實點」,不過再有本領也無法管到孩子。這倒也是,我想。

在雷西夫散發的傳單上寫著:「遇到強盜,對方即便是孩子也絕對不能反抗,應慢慢地取出犯人要求的錢物。」

大眾運輸大罷工,釀成市民生活的混亂

2013年6月國際足聯聯合會盃足球賽(FIFA Confederations Cup)期間頻繁舉行的反對世界盃以及公共汽車免費訴求等遊行示威活動,在本屆世界盃期間也屢見不鮮。

示威遊行主要以一般市民團體和激進團體為中心,有時也有同性戀組織、原住民組織等。另外還有大學生的抗議集會。

不過,各地警察當局事先都基本把握了示威遊行的情況,並將相關資訊通報給了各國的大使館和領事館。

筆者在2013年聯合會盃期間,曾經遭遇了示威群眾封鎖幹線道路,燒毀輪胎等過激行動,聞訊趕來的警察只是遠遠地圍觀。驚詫萬狀之中,只見在輪胎燒毀的同時,遊行隊伍也一溜煙似地撤離了現場。雖說封鎖道路為交通帶來不便,但從結果來看也沒有產生太大影響。

而比示威遊行更讓人困惑的是罷工。特別是世界盃開幕前的大眾運輸大罷工,讓交通陷入了巨大的混亂之中。來巴西觀看比賽的人們異口同聲地抱怨說:「我們哪裏都去不了!」

5月雷西夫的警察也舉行了罷工,整個城市化為無法無天地帶,搶劫掠奪頻發。不過開幕以來這樣的情況沒有發生,好歹希望這樣平安無事的局面能夠保持到最後。

重要的「不是巴西奪冠,是我們的生活」

在巴西的大街小巷出售巴西隊球衣的攤販。球衣上一律都印著內馬爾(Neymar)及10號的字樣(照片提供:作者)

筆者此次在巴西的生活據點,選在了聖保羅州的伊圖市(Itu),它也是日本國家代表隊的大本營所在地,而且這裏麒麟啤酒、豐田汽車等日本企業也很多,在聖保羅州中據說也是比較富裕的城市。

6月15日,是世界盃開幕後的第一個星期天。筆者懷著看一看的心情,去了一趟市內的大型購物中心,只見那裏顧客熙熙攘攘,熱鬧舞比。從客人的服裝、店鋪商品的品質等方面可以看出,這個地區是相當富裕的。

突然,一個打扮得很乾淨的中年女性用英語來和我搭話。在巴西,講英語的人很少,所以我和她站著聊了起來。那位女性語氣堅決地說,她反對舉辦世界盃。

「巴西隊雖然在開幕賽上贏了,但我們沒人對此感到高興。你知道嗎?我們沒人希求巴西隊奪冠。因為如果巴西奪得冠軍,那麼在10月的總統選舉中現任的羅瑟夫總統(Dilma Rousseff)將會連任。世界盃能怎麼樣?比它更重要的是我們的生活。應該在經濟、教育上投入更多的資金才對。」

筆者在這裏聽到了市民真切的願望,發自肺腑的聲音,度過了非常有意義的一段時光。不過,筆者也知道,同樣有很多人為巴西的勝利而歡呼,並祈願著巴西奪得冠軍。遇到巴西隊的比賽,你可以看到球場上無數棄工作於不顧,熱心助戰的球迷的身姿,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2014年6月23日)

(標題圖片:首戰象牙海岸隊,為日本隊加油的日裔巴西人,照片提供:時事通信社)

  • [2014.06.26]

體育記者。1966年6月23日生於北海道。北海道大學畢業後進入體育日本報社,負責採訪網球、奧運、足球等賽事。2006年辭職,現在是自由撰稿人。著作有《J聯盟15年的故事Kazu和Gon的時代》(講談社,2009)、《扎切羅尼日本隊的作風》(學研新書,2011)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