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費2025年問題」警鐘敲響與相關對策

松木淳一 [作者簡介]

[2015.05.15]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後期高齡老人的全年醫療費為國民平均水準的3倍

2025年,日本的國民全民保險(公共醫療保險)制度將迎來重大轉折點。屆時,日本人口動態中最大的一個群體——團塊世代(1947~49年出生)的所有人都將年逾75歲,換言之,成為「後期高齡老人」。從國民全民保險可持續性的觀點來考慮,這就是一個「2025年問題」。我們應該如何應對這一問題?

參與了公共醫療保險後,75歲時便會加入後期高齡老人醫療制度。後期高齡老人人均全年醫療費約為92萬日圓,幾乎相當於國民平均水準(約30萬日圓)的3倍。即使單看75~79歲人群的人均全年醫療費,也達到了約78萬日圓,為國民平均水準的2.6倍。此外,加入公共看護保險後,需看護認定率將從75歲左右開始升高。這會導致醫療費和看護費用急劇成長。據厚生勞動省推算,醫療給付費(※1)將從2012年度(預算基準)的35.1兆日圓增至2025年54兆日圓,增幅為50%,看護給付費(※2)將從2012年度的8.1兆日圓增至2025年的19.8兆日圓,增幅為140%。

如果聚焦於國民全民保險的財政層面,那麼作為針對這種醫療費增加問題具有立竿見影效果的對策而言,可以考慮增加國民負擔(稅金和保險費)、下調給付水準(提高個人負擔比例,縮小保險對象範圍),或者將兩者結合起來。然而,這些做法都將給國民造成負擔,存在局限性。因此,政府正試圖將著力點轉移到通過預防發病和重症化、減少醫療費浪費等手段來抑制醫療費。以下,筆者將著眼於今後作為政策可能受到抨擊的、通過預防生活習慣病和及早發現治療癌症來抑制醫療費這一主題,梳理現狀和課題。

(※1)^ 醫療給付費是從國民醫療費中扣除個人負擔部分後的金額。看護給付費是從看護費用中扣除個人負擔部分後的金額。

(※2)^ 這裏所說的「減少醫療費浪費等」,包括普及非專利藥、防止非必要重覆受診和頻繁受診、防止醫療機構和患者非法領取、遏制因免費醫療制度而帶來的隨意受診等。詳細內容刊載於國際公共政策研究中心CIPPS information第70號「如何才能抑制國民醫療費的成長」(2014年1月31日)。

  • [2015.05.15]

國際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東京大學工學系畢業。1990年,進入第一生命保險。歷任美國(紐約)駐在員(調查擔當)、企業年金顧問擔當等職,2011年起任現職。目前主要從事社會保障制度相關研究。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