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架問題調查遭無視,北韓的權力鬥爭依然紛亂錯雜

李英和 [作者簡介]

[2014.12.15]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日本北韓協議,名存實亡

日本北韓政府間協議,從年初開始著手展開,5月底安倍晉三首相宣布解除對北韓的部分制裁……,看似進展迅速的這個協議,轉眼間或者說如事先預料,在9月下旬就遭遇了挫折。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作為解除對北韓部分制裁之條件的首份重新調查結果報告,北韓以遇到困難為由而提出了延期。對此,大多數日本國內媒體都分析稱,這是「北韓慣用的挑逗和擠牙膏戰術」,「企圖迫使日本進一步放鬆制裁」。遺憾的是,此類觀察都不得要領,實際上可以認為,綁架問題的重新調查,已經化為泡影。

只要綁架問題沒有進展,日本就難以和北韓實現邦交正常化,而對這次重啟日本北韓政府間磋商,以安倍首相為首的日本政府表現出了相當的自信。其中的一個理由,是直接負責談判的部門為北韓秘密警察機構國家安全保衛部,它參與了以往的綁架,而且還負責對綁架受害者進行管理和監督。而這個國家安全保衛部,現在卻在北韓國內的權利抗爭中走向敗落之途。

其抗爭的對手,是總管黨、軍、政等主要部門組織管理與人事的權力核心機構朝鮮勞動黨組織指導部,它同樣是一個受最高領導人、朝鮮勞動黨第一書記金正恩直轄的組織。更具體地說,就是國家安全保衛部部長金元弘和軍總政治局長黃炳瑞之間的鬥爭,而後者出身於組織指導部並是以之為靠山的。

在權力鬥爭中搖搖欲墜的「國家安全保衛部」

直接的契機是今年(2014年)6月在北京發生的平壤音樂舞蹈大學教授失蹤事件和在海參崴發生的北韓大聖銀行首席代表攜400萬美元巨款逃跑事件。

北韓的駐外公館隨處都安置著國家安全保衛部的要員進行內部監視,這些醜聞的發生,責任當然在國家安全保衛部。以此為由,從7月起組織指導部開始了對國家安全保衛部工作的檢查。成為眾矢之的者,便是副部長徐大河和局長姜成男。而徐副部長是國防委員會中全盤負責日本人問題的特別調查委員會委員長,局長姜成男則是該委員會綁架受害者分會的代表。

目前,對國家安全保衛部的檢查已從工作審核階段進入到思想審查,也就是說,事態已經發展到追究是否對第一書記金正恩盡忠的問題上來。既然走到這一步,那就不是單純的紀律問題了。這個抗爭的背後,存在著組織指導部以「把國家安全保衛部掌控的對外特權歸還給第一書記金正恩」為藉口而展開的瓦解工作。日本北韓談判帶來的與日本之間的特權也是其中的對象。因而可以認為,組織指導部瞄準的最終攻擊目標,是國家安全保衛部部長金元弘。

現在,組織指導部在這場抗爭中處於優勢。軍總政治局局長黃炳瑞已於9月就任了北韓的國家核心組織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10月4日借在韓國的仁川舉行的亞運閉幕式之機,突訪韓國,會晤了韓國國務總理,並談及了重啟南北對話問題。毋庸置疑,此舉證明他已經確立了作為第一書記金正恩親信的北韓二號人物的地位,同時也可以窺視出這次抗爭背後第一書記金正恩的意志。

國家安全保衛部的金部長、徐副部長、姜局長,既是重新調查綁架問題的窗口、當事人,又被日本政府評價為「不曾有的強大陣容」,然而事到如今,他們甚至已經處在了生命危在旦夕的狀態之中。

肅清張成澤的意義何在?

金正日時期,北韓的內部爭權奪利的背景因素,基本上是接班人問題。但是,第一書記金正恩上任後的權力之爭,則形成了完全不同的形式。當然,第一書記金正恩掌握實權是其目標,具體涉及到對海外特權等資金源的爭奪。儘管長期處於國內經濟崩潰狀態之中,北韓卻能維持現有體制,可以認為這完全是依靠在軍隊和黨內的權力階層中進行充分的財物分配帶來的結​​果。當然,地下交易、包括來自日本的匯款等海外特權,將會左右權力之所在。實施嚴厲的經濟制裁之後,北韓大大提高了對地下交易所得的秘密資金的依賴程度。

第一書記金正恩登上權力寶座之時,掌握海外特權的是其姑夫(父親金正日的妹夫)和最大的保護人張成澤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張成澤特別是和中國建立了很深的關係,從中國方面來看,無論是政治還是經濟,他都起著聯絡窗口的作用。當然,這讓張成澤在北韓保持了絕對性的權勢。由此他成為了第一書記金正恩及其親信們的眼中釘,於2013年12月遭到政治清洗。

當時主持推動第一書記金正恩清洗張成澤的,正是國家安全保衛部。而且,在張成澤被處刑後,獨占經濟權利,財力大增,強化了實權。甚至,曾被認為與張成澤對立的原軍總政治局局長崔龍海也遭到了壓制。

搖錢樹日本

但是,溝通管道遭到破壞,中國與北韓的關係全面遇冷,這讓北韓自己不得不另找新的資金來源。於是,日​​本就成了絕好的對象。張成澤處決後不久,2014年初,以國家安全保衛部為聯絡窗口,暗中開始了旨在重啟日本北韓磋商的交涉。

一旦兩國關係改善,經濟制裁得以解除,那麼由此而獲得的種種利權便將成為國家安全保衛部的功績。於是,軍總政治局長黃炳瑞向第一書記金正恩告發,稱「國家安全保衛部意欲獨占日本北韓利權」。總之,對國家安全保衛部的獨斷專行,北韓的最高領導層的戒備心與日俱增。

自始至終遭美中冷遇,走投無路的北韓

不用說,日本不過是北韓用以​​掩人耳目之物而已。關於這一點,筆者已在前一篇文章中做了說明。對北韓來說,它始終在意的是如何重新獲得中國的援助,再者就是改善與美國的關係。不過,美國的立場非常明確,只要北韓不放棄核開發,則一概不予理會。並且,中國方面也在張成澤遭處決後,加入了國際制裁的行列。

其實,據說第一書記金正恩很早以前就轉達了訪華的意願。中國表示可以接待,甚至提出,只要接受一個條件,那麼任何要求都能予以滿足。而這個條件,不是別的,正是棄核。第一書記金正恩對此概不答應。

中國表面上關閉了石油輸送管道,中斷了援助,但暗中曾依靠解放軍的車輛運輸石油。屬於石油提煉產品的援助,不反映在貿易統計上。但是,今年7月上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韓後,再次敦促金正恩訪華,卻沒有得到回應。於是,暗中的石油援助也就此中斷了。這樣,北韓就真正地被逼上了絕路。

支配局勢的金日成和金正日,受制於局勢的金正恩

據說北韓向中國提出的最迫切的期望,是在北京開設北韓的銀行。北韓受到國際社會的經濟制裁後,外匯日漸短缺。特別是在處決了管理秘密資金的張成澤之後,且不談資金運用,連儲蓄存款的保管都不盡人意。而中國已加入了國際金融體系,這樣當然不能公開為制裁對象國家開設賬戶。

於是,北韓轉變方向試圖與日本改善關係,而當情況的發展未如己願時,10月上旬,又突然開始摸索與韓國的睦鄰友好。按目前的局面,北韓和中國、日本都很難改善關係。筆者得到的情報稱,在最近召開的朝鮮勞動黨中堅幹部培訓會上,鮮明地打出了反中、反日的旗幟。完全是毫無計劃隨意胡來的狀態。

筆者有機會得知了中國的習近平政府對金正恩體制的評價。那就是「在中國看來,北韓是個不聽話的麻煩製造者,但在金日成、金正日掌權時期,停止援助,政體照樣可以維續,所以認為給它援助,多多少少讓它領情,乃為上策;但是,至於到金正恩,即便給予援助他也無法長期維持政權體制,既然如此,那就沒有必要再拼命去援助它。」我們不妨認為,這是對金正恩統治下的北韓未來的一種暗示。

標題圖片:第一書記金正恩。最近一段時間,金正恩沒有在公共場合露面,引發了各種猜測。總參謀長李英浩下臺以及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張成澤遭處決之際,他也曾多時消失於公眾視線中。(圖片提供:KCNA/新華社/Aflo)

  • [2014.12.15]

生於1954年12月22日,在日北韓人三世。關西大學研究所博士課程(經濟學專業)結業。關西大學經濟系教授(主攻北韓社會經濟論)。1991年4月-12月留學於北韓的朝鮮社會科學院。93年組建NGO團體“救援!北韓民眾緊急行動網路”(RENK),目前擔任該團體負責人。著有《暴走國家北韓的目的》(PHP研究所,2009年10月)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