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國債問題逐漸步入擔憂出口的階段
「三重利好」使景氣向好,但國債暴跌風險也會升高

高田創 [作者簡介]

[2015.05.20]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全球經濟依然處於長期停滯狀態中

上世紀90年代以後,日本一直處在泡沫經濟破滅後的資產負債表調整這種前所未有的狀態中。而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注意到,美國和歐洲雖然程度上不及日本,但2007年以後也一直處在戰後最大的,或者說是大恐慌以來最大的調整期之中。資產負債表調整指的是一個過程,即由於持續處在投機性環境中,私營部門不良資產和負債大幅累積增加,政府通過財政支出,支撐經濟運轉,同時蒙受虧損,處置資產,最終將私營部門負債置換成政府負債。當然,這將導致私營經濟的規模縮小,誘發通貨緊縮。2007年以後,全球都陷入了嚴峻的資產負債表調整狀態。

在此背景下,日本的調整已經相當接近尾聲,美國也總算在2013年前後開始看到了出口。儘管如此,由於這是戰後最大的資產負債表調整,猶如處於大病初癒階段,因此恢復力度還很弱。歐洲處在比美國更加嚴重的停滯狀態中。歐洲身處財政紀律與景氣低迷的夾縫之中,預計會像此前的日本那樣遭遇問題長期化局面,調整的重擔甚至大於美國。2007年以後,中國為避免受到全球經濟調整的影響,持續採取了大規模的經濟對策,結果在房地產等領域形成了投機狀態,真正的調整還有待日後。

這就是國際上所說的「長期性經濟停滯論(secular stagnation)」,在某些場合被稱作「日本化」的一種狀況。2014年11月中旬,G20峰會在澳洲布利斯班(Brisbane)召開,與會者圍繞「全球需求持續低迷」「必須讓全球經濟成長率提高2%」「根據情況必須擴充基礎設施建設」等主題展開了討論。

雖然近期下滑,但確實處於復甦之中的日本

談到日本經濟的外部環境,兩年前安倍政府成立前後,全球的經濟形勢更為惡劣。但是現在,儘管中國等新興國家和歐洲的情況不好,但美國有所恢復,從這一點而言,可謂已經度過了最糟糕的時期。最近兩年,日本自身的資產價格也呈現出大幅回升。總體上可以說,為擺脫困境而採取的強烈刺激政策已經顯現出了效果。

比如就日本來說,資產負債表調整這個宿疾已持續了20多年。雖說進入了恢復期,但精神已經完全萎靡。可以認為,安倍經濟學的核心課題在於如何改變這種經濟長期停滯的意識。

一般認為,2014年4~6月和7~9月連續兩季出現的GDP負成長,影響到了本次解散眾院舉行大選這一政治動向。在此過程中,4月將消費稅率從5%上調至8%的做法被視為一個問題,但原因是否僅此而已呢?觀察工礦業生產指數可以發現,在雷曼事件引發了金融危機以後,該指數大致以兩年為周期波動,而最近一次是在2012年11月觸底,2014年1月見頂,然後開始下滑。或許是上調消費稅率之前的搶購需求和上調之後的反作用力影響較大,9月的上升幅度較大,呈現復甦跡象。我認為日本經濟在短週期內的波動見底在即。

長周期方面,正如前面提到的那樣,可以認為,90年代以來的資產負債表調整工作即告結束,雖然力度微弱,但逐漸向好的這一基本趨勢沒有改變。

推遲上調消費稅率,帶來「三重利好」效果

考慮到上述背景,恐怕就沒有必要推遲原定於2015年10月實施的消費稅率上調計劃。可是,現實情況是該計劃被推遲了1年半。其影響將會以怎樣的形式顯現出來呢?

去年10月31日,日本銀行出臺了大規模的量化寬鬆追加措施。同時,原油價格自6月中旬以來已經下跌了20%以上。對於處在全面停用核電廠、高度依賴化石燃料而且日圓持續貶值狀況下的日本經濟而言,這是一個福音。另外,在通過修正預算實施的經濟對策中,最終政府的經濟刺激投資或將達到4兆日圓規模。再加上推遲上調消費稅率,可以認為對短期性經濟產生的刺激效果會意外地強烈。

這就是「三重利好」。日圓貶值、財政刺激、原油價格下跌這三個因素產生的效果,將一氣作用於向好的經濟。積極刺激的效果是強烈的。2014年度的實際GDP成長率預計為負0.4%,而15年度則有望躍升至2.5%,而且名義成長率預計將達到3.3%。這個3.3%是1991年度以來的水準。再加上推遲了上調消費稅率,免去了這部分物價的上漲,所以名義成長的部分會帶來實際收入的增加。

  • [2015.05.20]

瑞穗綜合研究所常務執行董事調查本部長、首席經濟學家。1982年畢業於東京大學經濟系。1986年牛津大學開發經濟學碩士課程結業。1982年進入日本興業銀行,曾供職於日本興業銀行市場營業部、審查部、興銀證券投資戰略部,後擔任瑞穗證券執行董事等職,2011年起任現職。著書有《國債暴跌》(中央公論新社)、《20XX年——經濟大恐慌的足音》(東洋經濟新報社)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