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新階段的日美同盟與對華戰略

鈴木美勝 [作者簡介]

[2015.08.27]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日美同盟的強化與全球化

最近幾年,每逢舉行日美首腦會談,人們都會使用「背後主角是中國」這樣的詞語。儘管這次也是如此,但某些地方顯然有別於兩年前安倍訪美的時候。因為從美方的角度來看,投向太平洋的中國陰影及其鮮明程度都已大不同於過去。

尤其是在南支那海(南海——譯註),如今中國除了在斯普拉特利群島(Spratly Islands,南沙群島)推進岩礁填埋工作外,還在修建港口等設施,可以認為實際是在為發展軍用設施奠定基礎,種種行為已對周邊國家造成威脅。美國和與中國爭奪岩礁主權的菲律賓甚至將之稱為包圍南支那海的「砂之萬里長城」。此外,相關照片還被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公開,認為「中國正以強力改變現狀」的觀點無疑已開始滲透到整個美國民意之中。

中國的舉動給美國的亞太戰略投下了陰影。2013年11月,中國在東支那海(東海——譯註)劃設防空識別區,要求飛經此區域的飛機要提前提交飛行計劃,這種單方面的行為使中國的真實意圖變得更加清晰。以尖閣諸島(釣魚臺——譯註)問題為代表,白宮之所以改變態度,開始重視加強對華打壓,正是因為中國這種唐突的舉動。回頭來看,這成為了歐巴馬政權對華政策一個明確的分水嶺。去年4月,到訪日本的歐巴馬總統以官方口徑表明處於日本施政權下的尖閣諸島區域屬於日美安保條約第5條適用範圍,進一步明確了將會參與日本的安全保障事務。或許可以說,新日美防衛合作指針的制定以及此次安倍訪美所受到的高規格待遇都在這次發言的延長線上。

最近,日方也在歐巴馬表態約兩個月後的7月1日,通過允許限定條件下的集體安保等旨在實現「無間斷安全保障」的內閣會議決定加以回應,旨在強化同盟關係的防衛合作具體內容與「新防衛合作指針」一道被明確記入了日美首腦會談前夕在紐約召開的由兩國外交及國防首長構成的日美安全保障協議委員會(「2+2」)的協議文件中。

新防衛合作指針與南支那海

4月28日的日美首腦會談就加強「旨在實現世界和平與繁榮的日美同盟」一事達成了歷史性的共識。

加強日美同盟的具體舉措,是從根本上修訂了1997年的日美防衛合作指針,這樣既與安倍政權著手推進的新安保法制化工作保持協調,又更具有實踐意義、更能適用於現實狀況。「2015年新指針」大體由三個方面構成。

第一個方面,是立足於「為世界和平與繁榮作出貢獻的日美同盟」這一觀點的日美同盟的全球化。日本可依據「國際和平支援法案」為外國軍隊提供後方支援,日美同盟將趨於全球化。

第二個方面,是可在包括從平時到緊急事態的所有階段(重要影響事態/生存危機事態)實現與美軍的一體化運用的「無縫合作」日美同盟。

第三個方面,是基於太空及網路空間相關合作這一觀點的立體化日美同盟。儘管「1997防衛合作指針」沒有提及這些領域,但日美在宇宙空間的合作與美國的海洋戰略具有緊密聯繫,同盟結構將會趨於立體化。

上述三個方面中,從現實角度而言,立刻顯現出重要性的是自衛隊與美軍之間的「平時合作」已具有了實踐意義的第二個方面。

如今中國在南支那海的舉動與烏克蘭問題中的俄羅斯一樣,都是「企圖通過強力單方面改變現狀」,讓歐巴馬總統感到問題日益嚴重。隨著中國海洋活動越來越活躍,上臺以來一直宣稱自己是「太平洋國家」,不斷推進亞洲「再平衡政策」的歐巴馬政權正愈發感到憂慮。

安倍政權正試圖建立的新安保法制雖然將放寬地理限制,但就「平時」這個概念而言,除了東支那海外,或許還著重考慮了南支那海。新指針中明確表示將強化「相互運用性、適應性、警戒態勢」,為了「持續監視可能會對日本的和平及安全造成影響的狀況變化」,要建立起自衛隊與美軍的一體化運用體制,使雙方可以共同開展資訊收集、警戒監視和偵察(ISR)活動。

在假設南支那海會出現問題的情況下,儘管現階段存在自衛隊裝備數量不足、需要建設機場和港口設施等各種問題,但這些課題最終還是會進入大家的視野。

此外,不僅是ISR,由於還明確提及了「通過訓練和演習來維持、加強日美兩國海上地位」的合作,所以日美通過同盟協調機制便可以在出現「重要影響事態(將對日本的和平與安全造成重大影響的事態)」「武力攻擊事態(日本出事)」「生存危機事態(存在將從根本上顛覆日本國民生命和權利的明確危險的事態)」時,以及在這些事態之前的灰色地帶各階段制定和實施廣泛的訓練及演習計劃。

作為一個必須確保海上交通線航行安全的海洋國家,從日本的角度而言,與東支那海連接的南支那海是一個至關重要的海域,如果岩礁填埋工作完成,那麼中國的下一個招數或許將是像在東支那海那樣劃設防空識別區。這可謂是中國胸懷「兩個百年(2021年=中國共產黨建立100週年,20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100週年)」的長遠戰略目標,欲將南支那海「禁區」化的一招。

  • [2015.08.27]

時事通信社評論委員。《外交》前總編。早稻田大學政經系畢業後,進入時事通信社政治部。歷任華盛頓特派員、外務省、首相官邸、自民黨各記者俱樂部組長,後來擔任過政治部副部長、紐約總局局長、評論副委員長、編輯局總務、時事Janet總編。著書有《延續至今的「戰敗國外交」》(草思社)、《小澤一郎為何會被TV施暴》(文藝春秋)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