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中戰略互惠關係的現狀–安倍首相手中的兩張牌

鈴木美勝 [作者簡介]

[2015.11.18]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去年秋以來,安倍晉三首相同習近平主席舉行了兩次日中首腦會談,今年5月,自民黨重量級人物、總務會長二階俊博率領的「3,000人訪華團」受到了中方的熱烈歡迎。日中之間的堅冰似乎終於開始融化。這種開始變化的風向是否會變成推動日中關係改善的真正潮流?日中關係近期的焦點將轉向安倍首相的「戰後70週年談話」(預計8月15日發表)和中國即將舉行的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活動(9月3日)。儘管外交當局認為「不容樂觀」(外務省官員),始終保持謹慎態度,但首相周圍卻並非充滿了悲觀論。其根本戰略何在?

自民黨二階總務會長做好鋪墊

「以經促政,以文促信,以民促官」——至今仍在對日外交方面具有潛在影響力的中國前外交部長唐家璇在回憶錄中寫下的這句話表現了中國外交的一個側面。那就是:中國有一種廣義外交的手段,當雙邊的政府外交受阻時,便按照有紀律的指示,通過各種層次和管道向對方施壓。

習近平政權上臺後當然也繼承了這種手段,但與安倍政權交手時,這老方式顯得有點不太好用了。由於全球主義使日中在經濟領域的相互依賴度迅速加深,現在再不可能像小泉時代那樣作「政經分離」的權宜之計,單純保持經濟正常了。日中關係一旦惡化,蒙受損失的絕不只是日本。不滿情緒也同樣會在中國國內蔓延。尤其是在地方層面,來自日本的投資將會減少,地方將難以獲取經濟好處。

在日本國內充滿中國威脅論、仇華論的背景下,中國於去年初掀起的輿論戰——宣稱罪惡的只是一部分軍國主義者,日本民眾也是受害者,仿效曾推進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周恩來的理論,試圖區別對待日本國民,使安倍首相陷於孤立的統一戰線式宣傳戰——沒有產生效果,以失敗告終。

近來,中國人的赴日旅行熱潮絲毫沒有減退,莫如說是日本對中國「調動了國民感情」。

在此背景下,二階率領的「3,000人訪華團」引起了人們的關注。二階訪華一舉刺激了日中外交關係。去年下半年開始呈現出變化徵兆的中方對日態度,在今年5月下旬二階訪華時有了具體成果,或許可以說中國「以民促官」的對日方針以一種清晰的形式顯現了出來。

習近平講話的戰略意圖

中方不失時機地有效利用了這次二階訪華。2015年5月23日,習近平出席了借「3,000人訪華」東風在人民大會堂舉辦的「日中觀光交流晚宴」,在寫著「中日友好交流大會」字樣的橫幅之下,發表了關於對日外交的重要講話。官方媒體新華社即刻發布了習近平講話的全文。次日的24日,中國共產黨機關報《人民日報》在頭版頭條刊登了強調了日中關係重要性的習近平講話。這種報道方式讓我們看出這是一次強烈顧及對內效果——尤其是充分考慮到了會形成對日輿論的外交專家和有識之士、共產黨員的、具有教化性質的講話。

姑且不考慮其戰略意圖何在,講話的重點在於他明確提出了當前的對日方針——「中國高度重視發展中日關係,儘管中日關係歷經風雨,但中方這一基本方針始終沒有改變,今後也不會改變」。

習近平講話提到了西安作為「中日友好交流重要門戶」的時期,阿倍仲麻呂和李白、王維建立了深厚的友情,近代以來,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田中角榮、大平正芳以高度的政治智慧,克服各種困難,通過實現中日邦交正常化和簽訂和平友好條約,開闢了新時代,最後以「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結束了講話。

習近平的出場及其講話打破了不敢主張修復日中關係的氛圍和日中之間凝重的氣氛——也就是殘留在以中國對日問題專家為核心的人群之中的批判氣氛。儘管這屬於獨裁型政治的脆弱之處,卻反映了中國政治的現狀:所有人都在關注著通過反腐運動提升了凝聚力的高層會說什麼。雖然習近平在講話中也談到了歷史認識問題,但這只屬於中國開展對日外交時固有的「走過場」。

習近平的講話是一種積極的訊息,明顯含有希望推動停滯不前的日中關係向前發展的戰略意圖。圍繞8月15日「戰後70週年談話」,日中之間的博弈日漸激烈,在這種局面下,或許必須將日方讓二階攜帶首相親筆信前往中國的戰略意圖結合起來加以思考。

  • [2015.11.18]

時事通信社評論委員。《外交》前總編。早稻田大學政經系畢業後,進入時事通信社政治部。歷任華盛頓特派員、外務省、首相官邸、自民黨各記者俱樂部組長,後來擔任過政治部副部長、紐約總局局長、評論副委員長、編輯局總務、時事Janet總編。著書有《延續至今的「戰敗國外交」》(草思社)、《小澤一郎為何會被TV施暴》(文藝春秋)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