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神話」的沉重代價——兒童貧困應對措施剛剛起步

阿部彩 [作者簡介]

[2016.04.08]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平等國家」的「神話」

許許多多的外國遊客,都不會認為日本是存在「諸多『貧困』的國家」。在日本的城市裏,你看不到很多已開發國家的「中心城區」常見的塗鴉或是無家可歸者在街頭乞討;行人衣著光鮮,便利商店和速食店的店員也服務周到且彬彬有禮;這裏既不存在那種一個人走夜路會很危險的「治安很差的街區」,也很少有小偷扒手類的犯罪。的確,日本在已開發國家中是一個屈指可數的「平等國家」。

是的,大家都對此深信不疑。日本是個平等的國家,這種評價在海外也經常聽到,它也是日本人長期以來堅信的一個「神話」。

這一神話並非毫無根據。確實,如果看20世紀70年代的統計資料,你會發現日本在已開發國家中,也像北歐國家那樣,是個居民收入差距較小的國家。但是,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日本人的收入差距擴大。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統計,2009年日本的基尼係數(綜合考察居民收入分配差異狀況指標的指標)為0.336,高居OECD35個成員國的第8位。實際上,日本的居民收入差距雖然低於美英等國,但大於德國、法國等歐洲大陸國家,更不用說北歐各國了。

進入21世紀後,至少在日本國內,日本實際上並沒有那麼平等這一事實逐漸為人們所認識。但即便如此,在「變得」富足的日本居然存在「貧困」問題,是誰也想像不到的。此處所說的「貧困」,不是指那種衣食無著、沒有遮風擋雨的住所,在死亡線上掙扎的「絕對貧困(absolute poverty)」。在今天的開發中國家,絕對貧困依然是個重大問題,但在已開發國家和新興國家,主要使用的是「相對貧困(relative poverty)」這個概念。

所謂「相對貧困」,是指無法維持居住國最低生活標準的生活狀態。即使在人均GDP較高的OECD成員國裏,相對貧困也是個重大的社會問題。我們從以下這點就能看出——在大多數OECD成員國的政府相關部門的網站上,輕而易舉地就能查到有關該國「貧困」狀況的統計資料及其對策。比如,歐盟在「Europe 2020」戰略中提出了以下數值目標:到2020年要使「貧困者和受社會排斥者」減少2,000萬人。(參考: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

  • [2016.04.08]

首都大學東京教授。2015年11月,在該校成立了「兒童與青年貧困研究中心」,擔任該中心主任。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獲塔夫茨大學弗萊徹國際法律與外交學院碩士、博士學位。曾任職聯合國和海外經濟協力基金工作,1999年加入國立社會保障與人口問題研究所,2010年擔任該所社會保障應用分析部部長。2015年4月起擔任現職。專業研究領域為貧困、社會排斥、社會保障、最低生活保障等。主要著作有《兒童貧困——思考日本的不公平》(岩波書店,2008年)、《沒有弱者立足之地的社會》(講談社,2011年)、《兒童貧困Ⅱ——思考解決措施》(岩波書店,2014年)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