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
自然災害與日本人

Alexander N. MESHCHERYAKOV [作者簡介]

[2016.10.14]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地震極少出現在日本古典文學中

日本列島位於世界屈指可數的幾個地震多發帶上。追溯日本歷史,我們發現有很多關於地震的記載。但是,在日本的古典文學中,關於地震的記述卻是極為少見。這是為什麼呢?主要原因有兩個。

地震往往會給城市帶來毀滅性的打擊,所以,地震死難者的主要是城市的居民,其中大部分是因為火災被燒死,或者因為被埋在倒塌的房屋、瓦礫之下被壓死。不過這種情況大都是發生在日本的近代化之後。在古代及中世(譯註:12至16世紀末的幕府統治時代),城市的數量本身就不多,而且大部分與村莊沒有什麼差別,可稱之為高樓建築的也只有五重塔之類的佛教建築了。

歌川廣重的作品《寶永火口》View of the extinct volcano Ashitakayama

另外,傳統的日本房屋的建造方法都是歷經千年經驗積累而形成的,凝結了先人的智慧與技術,抗震性能較好。房屋的骨架不倚賴釘子等,而是由粗壯的木頭牢固地鑲接在一起的木製結構,相當於「牆壁」的隔扇由紙糊成。如果依據現在的建築標準也許比較難於建造,當時的方式是不將房屋支柱打入地面,也不將支柱與房屋地基連為一體;而只是讓每根支柱坐落在礎石之上,這種方式稱為「石場立」。這樣建成的房屋即使受到地震微小的震動也會浮在地面上。也就是說,房屋與地表的運動方向不同,巧妙地避開了地震晃動發出的能量。

日本關於地震的記錄較少的第2個原因,我認為其根源完全在於日本的思想以及日本人的思維方式。在日本的政治哲學中(與遠東、亞洲全境相同),地震是一種超越人類智力的存在,認為它是為了懲罰使民眾受苦的暴政才發生的。因此,凡是欲記述地震情況,或者描繪地震時狀況的人,均被視為桀驁不馴之人,會被當權者盯上。

在不願記錄自然災害的情況這一點上,不只限於地震這種災害,火山噴發也是如此。富士山只有在今天才成為日本以及日本自然之美的象徵,其實在歷史上並非一直如此。在很長時期內,富士山都是一座活火山,作為偉大的生命之源,江戶時代的人們對富士山既崇敬又畏懼。富士山最後一次噴發是在江戶時代中期的1707年(寶永4年),史稱寶永大噴發。這次噴發發生在寶永大地震數十次餘震之後,整個江戶城都被火山灰覆蓋。儘管災害如此巨大,但關於這次火山噴發的文獻卻幾乎沒有留存下來。其後,當時的畫家們就像火山噴發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他們的筆下的富士山形象永遠都是美麗而莊嚴的。日本的詩人們也同樣如此。

  • [2016.10.14]

歷史學家、日本學研究家、文學家。1951年生於俄羅斯。1973年莫斯科大學亞非國家學院(ISSA)畢業。1979年獲碩士學位,1991年獲歷史學博士學位。從取得碩士學位後的1979年開始,在俄羅斯科學院東方學研究所供職20餘年,並於2002年晉升為高級研究員。其後任俄羅斯國立人文大學東方文化古典古代研究所教授。歷任俄羅斯日本研究家協會會長(2003年12月~2008年3月)及學術論文雜誌《日本・筆和刀之道》總編。學術論文雜誌《東洋集錦》的編輯會會員。著作多達300多部,其中《明治天皇和當時的日本》榮獲2012年人文科學類的啟蒙家獎。除學術著作外,還出版了詩集(3本)和散文集(3本),並作為俄文翻譯家翻譯了包括紫式部、石原慎太郎、川端康成等作家在內的多部作品。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