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如何推進日本的財政重建

原田泰 [作者簡介]

[2011.10.03]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希臘財政危機及美國債務評級下調,在國際經濟持續混亂的局面中,日本的政府債務餘額與GDP的比率超過200%,這是極為嚴重的狀況。經濟學家原田泰在此探討消除財政赤字的措施。

希臘的財政危機成為涉及整個歐元區的大問題,意大利的國債利率急劇上升、美國國債的評級下調等混亂持續不斷。目前,經常收支盈餘的日本被認為還算不錯,於是投資者紛紛購進日元,日元上漲,長期國債利率進一步下降。然而,由於日元升值使日本的出口企業競爭力下降,造成股價大幅下跌。面對這一狀況,政府和日本銀行進行了非沖銷干預(中央銀行對外匯市場進行干預的手段之一通常是中央銀行在外匯市場買賣本國和外國貨幣,從而改變市場上本國貨幣供應量,達到調整匯率的目的),但因為其金額甚少沒有產生預期效果。

僅從財政狀況來看,日本政府債務餘額(總額)與GDP的比率超過了200%,問題比希臘更為嚴重,利率卻保持平穩。應對人口老年化的社會保障支出在無限增加,是否增加稅收還難以預料。特別是東日本大地震後的恢復重建費用,也是一項沉重的負擔。日本應該如何來解決財政赤字問題呢?

關於財政赤字的兩種見解

在眾說紛紜當中,讓我們來看一看兩種極為對立的見解。第一種見解是:因為國債是一種債務,所以無論增加稅收也好,削減經費也好,應想方設法消除這種債務。

第二種見解是:用不著顧慮重重。國債雖然是政府的負債,但對於購買國債的國民來說卻是資產。人們說國債是向下一代的借款,但它是下一代繼承了現在這一代人留下的國債這種資產,只不過是返還國債的本息由未來的政府和國民去作而已,發行國債而得到的資金不是現在這一代從未來預收而來的,這一點按如下考慮就可以明白。在人口不斷減少的日本,人口以現在的速度持續下降的話,最後一個日本人大約將在950年後誕生。這最後一個日本人,身兼政府和國民兩方的職責。作為政府,他必須背負國債這一債務,但作為國民卻繼承了國債這一資產。這樣一來,作為債務的國債與作為資產的國債互相抵消,最後的日本人將變為即無負債也無資產了。

日本的財政重建曾獲得成功

我覺得第二種見解是正確的,卻沒有自信說其絕對正確。從邏輯上做不出孰是孰非的判斷時,最好的方法就是參考過去的實例。下圖顯示的是主要國家的純政府債務餘額與GDP的比率,不是指總債務而是淨債務(債務總額減去資產後的債務餘額)。日本政府負有龐大負債的同時,也擁有巨額資產。重要的並不是總負債,而是淨債務,這已是不言自明的。只是,即使從淨債務來看,日本也僅處於略微好於希臘的水準。在此值得注意的是,2006年與2007年,純政府債務餘額與GDP的比率有了下降。也就是說,日本的財政重建曾獲得成功。純政府債務餘額與GDP的比率從2005年至2007年各降了1.5個百分點,這種狀態如果保持20年,其比率會降至50%,達到世界金融危機以前主要開發國家的水準,這樣政府也可無需再為債務而擔憂。

其後,這一比率急速上升,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第一,自不待言是世界金融危機後的蕭條導致的稅收大幅減少。第二,為了應對世界金融危機,出現了空前的財政大支出。第三,儘管世界各國為了應對金融危機實施了空前的寬鬆貨幣政策,日本卻始終不見有重大舉措出台,招致了日元升值和通貨緊縮,使稅收進一步減少。外匯匯率是貨幣與貨幣的交換比率,其它國家的貨幣增加了,日本如果不增加,就會引起日元升值。日元一升值,以出口為中心的企業利潤就會減少,法人稅收也就相應降低。出口企業盈利減少,又會造成僱用的減少,從而陷入消費低迷,進而引發通貨緊縮。日元升值,進口價格下降,也加劇了通貨緊縮。通貨緊縮使稅收減少。第四,在世界金融危機前不久,在財源沒有得到確保的情況下,增加了社會保障的支出。由於社會保障的支出是隨著人口老齡化而增加的,一旦增加了對每個老年人的支出,將來的支出就會按幾何級數增大。民主黨政權成立以後,在所謂的社會保障與稅制的一體化改革中,也沒有對此進行過任何討論。其社會保障與稅制的一體化改革只是議論了增加老年人的人均社會保障支出,其部分財源靠增稅來解決。如此一來,在老年人與日俱增的將來,情況將會更加惡化。

借鑒成功時期的經驗至關重要

那麼,應該如何是好呢?不景氣終將會結束。經濟蕭條造成稅收減少是毫無辦法的,用於增加失業對策等社會保障的財政支出也理所應當。但是,沒有必要以不景氣為由在效率低下的公共事業方面濫用資金。如果與世界各國一樣,採取寬鬆貨幣政策,就能避免日元升值,通貨緊縮也不會陷於如此嚴重狀態,從而可以避免緣於日元升值和通貨緊縮的稅收減少。雖然在政治上存在困難,但有必要表明絕對不增加老年人人均社會保障費用的決心。

在2006年及2007年,純政府債務餘額與GDP的比率之所以降低,是因為2006年3月之前持續施行了量化寬鬆政策,日元升值得到抑制,通貨緊縮也沒有惡化。那時,由於景氣好轉,企業稅收增加、僱用也有所擴大,所得稅和消費稅都出現了增收傾向。在減少公共事業投資的同時,也控制了社會保障費用的增加,所以遏止了財政支出的增大。

財政重建,關鍵是要重新回到2006年及2007年成功的經濟政策上去。不過,也必須考慮到人口老齡化的速度在日益加快。必須明確宣布決不增加老年人的人均社會保障支出,甚至還要予以減少;預先決定在人口老齡化達到頂峰的2050年,將消費稅增至15%,加上現行的消費稅,達到20%;只實行稅收範圍內的財政支出,分階段地提高消費稅。

(寫於2011年9月7日)

(原文日文)

  • [2011.10.03]

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術院教授、東京財團高級研究員。生於1950年。1974年東京大學農學系農業經濟學科畢業後,進入經濟策劃廳工作。1979年獲得夏威夷大學經濟學碩士學位。歷任經濟策劃廳國民生活調查課課長、該廳海外調查課課長、財務省財務綜合政策研究所副所長、內閣府經濟社會綜合研究所綜合政策研究官、大和綜研首席經濟學家、專務理事等職,後任現職。著書有《對年輕人見死不救的日本經濟》(筑摩新書,2013年)、《日本經濟為何發展不順》(新潮社,2011年)、《日本國的原則——再問自由與民主主義》(日本經濟新聞出版社,2007年,獲得石橋湛山獎)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