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是亞洲太平洋地區的國際公共財產

谷內正太郎 [作者簡介]

[2012.01.04]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原外務省事務次官、早稻田大學教授谷內正太郎指出,加入TPP協議是從1990年以來持續衰落的日本求得再生的一個突破口。同時,TPP可能成為亞洲太平洋地區的公共財產,不是用以對抗中國的。

日本作為一個國家正處於重要的十字路口。從20世紀90年代前期泡沫經濟破滅後開始的衰落,是繼續下去呢?還是作為負責任的已開發國家再生?日本為了再生,需要重新審視戰後的歷史和業績,從各個領域尋找突破口。可以說,加入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就是突破口之一。

在通往亞太自由貿易圈(FTAAP)的道路上,唯一開始了參加談判的是TPP,加入這一組織不僅對日本、對亞太地區各國,以及對在這一地區建設國際公共財產都具有重要意義。

對世界經濟秩序的變化

可以說,參加TPP對日本而言有四個意義。第一,是應對世界經濟秩序的變化。近代國際社會在17世紀中葉以後是以歐洲或美洲為主導而發展的。但現在,經濟增長的中心正在轉向亞洲太平洋地區。其中,日本通過積極參與亞洲太平洋地區的經濟一體化,有必要藉助這一地區的增長活力,同時進一步提高地區生產力。11月在檀香山召開的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APEC)首腦會議上,繼日本之後,加拿大、墨西哥也表示有意參加TPP。加上這些國家,TPP的參加國將達到12國,佔世界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0%。這一比率比歐盟(EU)的26%、ASEAN+3(東協+日、中、韓)的23%都高出許多。這樣巨大的經濟圈一旦建成,將給日本帶來很大的機會。

作為規則制定者的機會

第二個意義,是參加TPP能夠使日本在國際社會上第一次充當主要規則制定者的角色。迄今日本在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各回合經濟談判中,不是主要規則的制定者,這是非常遺憾的。在烏拉圭回合談判(1986年至1994年)中,日本依靠自身強大的經濟力量,與美國、歐盟、加拿大並列成為核心成員之一,但最終因農業問題被置於核心圈外,結果不得不忍痛接受各國達成的協議內容。至於現在的多次回合(2001年—)談判,日本連核心成員都不是,作為國際貿易規則制定者的影響力極其渺小。但是,日本在關於亞太區域經濟共同體問題上,不僅是TPP,日本還加入了包括ASEAN+3、ASEAN+6(東協與日本、中國、韓國、印度、澳洲、紐西蘭),或者日中韓自由貿易協定(FTA)、經濟合作協定(EPA)構想等的所有框架,有可能成為整個亞太地區自由、開放的經貿秩序規則的制定者。

TPP原先是由新加坡、汶萊、紐西蘭、智利等小國主導而形成的。在多次回合談判止步不前的今天,TPP覆蓋了更多的國家,而且建設更高水準的自由、開放的國際貿易體制,將極大地刺激世界經濟的發展,日本佔據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亞洲太平洋地區的廣泛經濟聯合(圖中原語)

TPP可能成為國際公共財產

第三,這樣看來,TPP有可能成為亞太地區國際公共財產,而且必須如此。有一種觀點認為TPP是用來對抗中國的,我認為絕非如此。在亞太地區建成自由、開放的國際貿易經濟體制,對中國也有好處。日本應該發揮領導作用,讓中國將來能夠認識到好處並加入到TPP中來。為此,需要與美國加強合作,日本甚至應該設法進一步將美國拉入亞洲太平洋地區。

歐巴馬政府漸漸明確態度,作為“亞洲太平洋國家”,從政治、安全的角度積極參與這一地區的事務。對美國這種外交戰略向亞太地區的轉移,作為同盟國的日本有必要給予堅定的支持。在日本國內,有人把TPP看成是美國的陰謀,甚至認為日本將被美國隨意指使,這種主張來自於他們在各種各樣的歷史背景下產生的受害者意識。外交談判是從各自立場、主張的交鋒開始的。對那些開始就認為必輸無疑的觀點,我不得不說它是陳舊的失敗主義和對美自卑感的表現。日本應該對自身力量和國際評價更有信心,應該有氣魄與擁有共同價值觀的國家一起制定國際規則。日本外交向積極外交轉變的“機會之窗”正在徐徐打開。不應該錯過這一歷史性機遇。

為了日本的國內改革

日本參加TPP的第四個意義,在於它將成為日本國內改革的機會。當然,參加TPP肯定會伴隨著傷痛。因為TPP涉及農業、醫療等21個領域,包含各種各樣的問題。另一方面,它將成為促使國內產業、各種制度改革的重大契機。特別是關於農業問題,有必要將其改革成出口導向的強大的農業。如果維持現在的保護性政策不變,就不可能展望農業做大做強。我們有像櫻桃、蘋果等因市場開放而提高了競爭力的例子,應制定發揮日本農業潛在競爭力的政策。同時,關於開放市場和改革制度等問題,在日本國內也應該進行充分討論;在與各國談判時,也應商榷對各自敏感的商品和領域設定過渡期的問題。日本政府通過在國內外展開充分討論,並對給國民造成的損失予以充分補償的話,國民是能夠理解的。

日本應積極參加TPP

東日本大地震後,世界約160個國家向日本提供了援助。這意味著什麼呢?這是戰後日本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痛苦中重建國家,並對國際社會作出了重大貢獻後,世界各國感謝之情的表現;而且也是期待日本災後不氣餒不消沉,繼續在世界上發揮主要責任和作用的表現。我認為,世界各國都認識到日本處在重要的轉折點上,在為日本鼓勁加油。為回應這些聲援,日本應該以積極的態度參加到TPP中去。

  • [2012.01.04]

nippon.com總編。1944年出生。1969年完成東京大學研究所法學政治學修士課程後,進入外務省。歷任外務省綜合外交政策局局長、內閣官房副長官助理後,2005年至2008年任外務省事務次官。現在早稻田大學、慶應義塾大學、東京大學執教。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