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的國內外經濟並非黯淡無光

伊藤元重 [作者簡介]

[2012.03.09]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在歐洲財政金融危機以及各國政府相繼換屆和選舉的形勢下,2012年的世界經濟面臨諸多風險。雖然悲觀論佔據優勢,但東京大學教授(國際經濟學)、綜合研究開發機構理事長伊藤元重認為,擺脫一味悲觀的前景預測,從不同的觀點來考察國內外經濟,是非常重要的。

2012年的世界經濟,在歐洲財政金融危機的重壓下艱難起航。今年,包括美國、中國在內,世界許多國家還將進行政府首腦的換屆和選舉。嚴峻的經濟形勢和不穩定的政治局面,令世界經濟在多層面上面臨著風險。

在這種狀況下,悲觀論佔據了上風。筆者也不否認世界經濟正面臨著嚴峻的下行風險。但是正因為如此,我們需要思索,如果以有別於一味悲觀的觀點來考察國內外經濟,將會得出怎樣的結論?這種考察是很有意義的。

左右今年世界經濟走向的,是國內生產總值(GDP)位居世界第1和第2的美國和中國。美國經濟是否會穩步復甦?中國經濟在過熱之中能否避免硬著陸?這兩點備受世人矚目。遺憾的是歐洲經濟狀況依然嚴峻,只能期望金融危機不會進一步惡化。

美國:昏暗中的一線光明

首先是美國。從經濟指標來看,明暗要素並存。是經濟復甦?還是進一步惡化?其方向性反映出不穩定的美國經濟現狀。消費低迷、就業遲遲不得改善、住房價格暴跌等,美國所處的環境相當嚴峻。不過,這種狀況中也並非沒有機遇。

美國經濟因雷曼兄弟事件和次級貸款問題造成的不動產價格暴跌而大傷元氣,但這主要是消費者的創傷,生產者毫髮無損,擁有充裕的資金。

消費者在住房價格下跌和雇用低迷中苦苦掙扎。不過,在美國的結構調整這一意義上,消費低迷也有其積極的一面。過度消費引發的泡沫,是美國經濟惡化的原因。消費者再稍事儲蓄,經濟需求重心轉向出口,這就是歐巴馬總統試圖推進的經濟政策。美元貶值與消費低迷正處於這一系列環節之中。接下來就只等美元貶值順利擴大出口了。這樣的調整是苦澀的選擇。消費低迷的負面作用如果過大,經濟會進一步減速。不過,可以感到雇用等經濟指標從年初開始呈現出喜人的動向。期待這種走勢會進一步增強。

中國:期待政府干預的有效性能夠繼續

雷曼兄弟事件後,中國通過實施大膽的經濟政策,使經濟迅速得到恢復,但經濟異常過熱問題日漸明顯。如同許多新興工業化國家在泡沫經濟崩潰後陷入了貨幣和金融危機一樣,中國也面臨著硬著陸的風險。但是,就近半年的動向來看,中國政府似乎在抑制經濟過熱和軟著陸方面取得了成功。

中國經濟的最大長處,在於政府所掌握的經濟控制權。操縱龐大財政資金的政府,過去也曾對金融機關實行了大膽的資金投入,從而避免了金融危機。雖然中國政府的干預性經濟政策是否會永遠行之有效還無從可知,但在目前,不得不期待它的有效性。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2年經濟增長率預測

世界整體 3.3%
美國 1.8%
歐元區 -0.5%
  德國 0.3%
  法國 0.2%
  義大利 -2.2%
  西班牙 -1.7%
英國 0.6%
日本 1.7%
中國 8.2%

出處:IMF《世界經濟展望》(2012年1月24日修訂版)

日本:重建需求巨大,又有國債貶值風險

再來談談日本經濟。因有東日本大地震後的重建需求,所以總體經濟展望不錯。在長達10餘年的通貨緊縮中,日本經濟一直苦於需求不足,而震後重建巨大地刺激了需求。說到重建需求,存在著只重視政府財政的傾向,實際上由民間企業、消費者在重建行動中創出的民需部分也值得關注。

與目前的經濟走勢相比,日本經濟動向中備受注目的是日本將如何應對中長期的經濟結構問題。野田首相下定決心積極推進包括提高消費稅率在內的財政健全化。健全財政對日本來說是極其重要的。但是,由於增稅是政治上的難題,至今以來的多屆政府都將這一問題一拖再拖。野田政權著手積極推進財政健全化,實為可喜之舉。但必須注意的是,由於野田政權的基礎未必強固,存在著由此引發政治混亂,導致財政健全化進一步拖延的風險。

在通貨緊縮下,巨額的儲蓄資金流入金融市場,因此日本的國債價格一直穩定在很高的水準;但是,如果政治呈現不穩定狀況,並且財政健全化無望早期實現,那麼就不能否定日本的國債價格有大幅下跌的可能。在政治的三大關鍵時節——3月(通過2012年度政府預算)、6月(定期國會閉幕)以及9月(召開臨時國會),這種動向將會如何發展,有必要予以密切關注。

改革供電體系,多方位刺激地方經濟

日本面臨的另一個重大結構問題,是處理核電廠事故和供電系統的改革。以福島第一核電廠核事故為契機,國內許多核電廠一直處於停運狀態。繼續這樣下去,日本的電力供應狀況將十分嚴峻。不過要指出的是,從中長期來看,供電系統也有一些令人可喜的動向。日本的供電系統,是由10家電力公司分別在各個地區直轄發電、送電與零售,幾乎屬於地區壟斷狀態。所謂的配給制的供電體系,電費根據綜合成本方式計算決定,在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數的高電價。

核電廠事故後,改革供電體系的呼聲日漸高漲。出現了將發電與輸電分離、同時積極推進上至發電下至零售的自由競爭主張。關於電力改革,今後將會出現更加激烈的爭論,如果電力系統能夠變為歐美那種分散的市場競爭型結構,那麼可以預料,其轉型將為日本的地方經濟帶來多方位的刺激。

制定促進革新的發展戰略

最後,還想提一下在日元升值過程中企業加速向全球推進的問題。如果日本汽車、家電等產業加速向海外投資建廠轉移產能的步伐,將會引起國內的雇用不安。特別是包括承包公司在內,對擁有大量製造業工廠的地區,將會造成極大的經濟影響。不過,從日本整體來看,企業向海外拓展,對提高日本產業的競爭能力和激活經濟,都是十分必要的。所以不應將這種動向悲觀地認為是日本產業的空心化,而應將其視為產業結構的重大轉型期,必須在這個過程中解決地方經濟的雇用問題,探求活化國內經濟之路。

限於篇幅,不能詳細論述。諸如將亞洲各國的發展融入政策制度設計、在老齡化進程中擴大醫療及護理等領域的雇用,並且要培育能夠取代汽車、家電的新一代產業等,時代要求我們拿出這種促進變革創新的發展戰略。

  • [2012.03.09]

東京大學研究所經濟學研究科教授,公益財團法人綜合研究開發機構(NIRA)理事長。1951年生於靜岡縣。畢業於東京大學經濟學系。美國羅徹斯特大學研究所經濟學博士。歷任美國休士頓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東京都立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東京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1993年起任東京大學經濟學系教授(1996年起任研究所經濟學研究科教授)。2006年起任NIRA理事長。著述有《產業政策的經濟分析》(東京大學出版會,1988年,獲日經經濟圖書文化獎)、《經濟危機給世界帶來了什麼》(東洋經濟新報社,2009年)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