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日本對伊朗政策的一點思考

宮田律 [作者簡介]

[2012.07.23]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圍繞核問題,美歐各國紛紛加大了對伊朗的打壓力度,日本也表明將減少原油進口。然而,一般社團法人現代伊斯蘭研究中心的宮田律理事長表示,無法與產油國伊朗完全斷絕關係的日本,應該通過維持與伊朗的關係來促使該國融入國際社會。

努力維持與伊朗之間的對話管道

就保障日本的能源安全而言,中東地區之重要,已為眾人所知,無須贅言。實際上,日本90%的原油進口依賴於包括伊朗在內的波斯灣沿岸國家。長期以來,日本始終認為與中東各國建立良好關係對日本的安全保障具有重要意義。比如,日本長期為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提供財政援助,並派遣了陸上自衛隊參與戈蘭高地的聯合國維和行動。

無庸贅述,日本在考慮與中東各國的關係時,維持石油的穩定供應是一個不可缺少的要素。因此,儘管存在美國的壓力,但日本也不能完全斷絕與伊朗這個產油國之間的關係。9.11之後,中東地區爆發了阿富汗戰爭戰爭和伊拉克戰爭,考慮到這些不穩定因素,日本政界​​和經濟界的部分人士提出了應實現石油採購源頭多樣化的主張,但實際上,由於運輸成本和原油價格低廉,日本的石油採購仍然集中在中東地區。

伊朗方面,艾哈邁迪‧內賈德於2009年再次當選總統後,改革派開始了抗議遊行活動。反政府遊行的背後,固然存在缺乏自由等問題,但更重要的因素還是經濟問題。另一方面,經濟上的困境也導致了伊朗政府在核問題上的強硬態度。因而,應該優先開展的工作是改善伊朗的經濟狀況,這樣就能喚起伊朗尋求和解的態度,使之融入國際社會。這就要求日本做出努力,促使伊朗走到有關核問題的談判桌前,採取行動以避免遭受進一步的經濟制裁。正因為伊朗在國際社會處於孤立這樣一個時期,日本才更應該維持與伊朗對話的管道。

另一方面,為了彌補與同盟國美國在伊朗政策上的分歧,日本或許應該樹立值得與美國在中東地區攜手追求的共同目標。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之後,日本為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重建傾注力量的行為也反映了上述認識。

為促使中東伊斯蘭國家的市場經濟走向成功,需要日本給予大力支援,諸如增加投資、提供技術等。或許也可以將日本擅長的環境技術傳授給伊朗等中東伊斯蘭國家。為了應對石油枯竭問題、節省出更多石油用於出口,伊朗國內也已開始關注風力發電和太陽能發電,在這一領域,日本的技術顯然是可以派上用場的。

對中東和平進程的支持是有效的

美國和以色列高喊“伊朗威脅”的一個背景原因,在於伊朗反對中東和平進程,主張“以色列國家的解體”。目前,中東和平進程完全陷入了停滯狀態。2006年以來,加薩一直受到哈馬斯伊斯蘭主義勢力的控制,伊朗支持的哈馬斯在意識形態上不承認以色列的存在,導致了以色列和美國的憂慮。日本應該與哈馬斯展開對話,促其與以色列實現同存共處。

日本早已認識到中東和平進程的重要性,自1993年以巴簽署奧斯陸協議以來,日本一直在為改善巴勒斯坦民眾的環境和生活狀況而努力。日本幫助加薩地區完善了下水道設施,並在西岸的耶律哥修建了醫院。該醫院受到了巴勒斯坦民眾的高度讚賞。由於伊斯蘭教是一個十分重視社會福利的宗教,所以日本需要繼續加強這方面的努力。

如果中東和平取得進展,那麼伊朗提出的“以色列解體”的主張就將失去說服力。儘管以色列的內塔尼亞胡政權有意在阿拉伯人長期居住的東耶路撒冷地區擴大猶太人定居點,但美國歐巴馬政權也對此表示出了為難的態度。正是在美國指責以色列的行為違背了國際法之際,日本應該呼應配合,要求以色列停止在新的佔領地建立定居點。

要求伊朗接受輕水反應爐和停止“反美”

在核問題上,作為唯一一個受到過原子彈轟炸的國家,日本應該堅持向伊朗明確表態,不能接受任何新的核武器持有國的出現。為了打消人們對伊朗開發核武器的疑慮,必須要求伊朗接受EU(歐盟)各國和美國提出的引進輕水反應爐的建議。如果伊朗開發核能完全是為了和平用途,那麼它就應該能夠接受輕水反應爐。

同時,日本或許應該說服伊朗停止高喊“反美”口號。儘管“反美”可以說是伊朗革命的標誌,但這種口號已成為美國對伊朗產生嚴重不信任的背景因素。

另一方面,美國凍結伊朗在美資產的行為導致了伊朗固執己見的行動,這也是不爭的事實。可以預料,美國會打出“解凍伊在美資產”這張牌,作為換取伊朗做出諸如接受輕水反應爐等讓步的手段。如果伊朗在美資產得以解凍,那麼伊朗就有可能調整對美關係。日本向美國提出上述建議也是一個可以考慮的選擇。

通過交流來促使伊朗融入國際社會

日本可以通過與伊朗開展學術和文化交流,推進兩國間的良好關係,還可以把它作為改善伊朗與國際社會間關係的契機。就伊朗文化而言,伊朗電影在國際上受到高度讚賞,而以波斯地毯為代表的精湛工藝也賦予了伊朗人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在日本推介伊朗文化,將非常有助於日本人理解伊朗,還會改變人們對美國的敵對國伊朗的看法。

此外,也可以考慮通過在伊朗展示日本博物館的藏品等形式,向伊朗介紹日本的文化、傳統和技術。伊朗對日本的技術抱有一種絕對的信賴,通過介紹優秀的日本文化,應該能夠在伊朗人心中培養出良好的對日感情。

以這種良好的對日感情為基礎,日本應該要求伊朗表明自己的核能開發是為了和平目的,並努力促使其融入國際社會。對日本來說,由於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的發生,今後已無法再大量依賴於核能發電,因而伊朗的能源資源顯得更加重要。維護並發展日本與伊朗的良好關係無疑是符合日本人利益的。重要的是,我們要以此推進解決國際社會所擔憂的伊朗核問題。

(2012年4月9日)

  • [2012.07.23]

一般社團法人現代伊斯蘭研究中心理事長。慶應義塾大學研究所文學研究科史學專業碩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研究所碩士(歷史學)。主攻伊斯蘭政治史、國際政治。主要著作有《中東伊斯蘭民族史——相互競爭的阿拉伯國家、伊朗和土耳其》(中公新書,2006年)、《伊斯蘭教徒為什麼尊敬日本》(新潮新書,2013年)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