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護士問題:大膽變革乃當務之急

脇阪紀行 [作者簡介]

[2012.06.26]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基於EPA(經濟夥伴協定),日本於2008年啟動了外籍護士及護工候選者接收項目。而接收過程出現了許多問題,因此必須做出大膽嘗試,尋求改善。

國家資格考試合格者相繼回國

自與印尼和菲律賓簽署經濟夥伴協定(EPA)後,日本開始接收海外人員到國內從事看護和護理工作,至今已4年時間。來日後接收單位的負擔,以及國家資格考試對外國人而言的難度問題等一直廣受議論。而今年春季又出現了新的問題,一些通過了國家資格考試的護理師依然選擇了回國之路。

公開這一問題的,是厚生勞動大臣小宮山洋子。在5月8日舉行的記者會上,小宮山大臣表示,2012年,36名護理師國家資格考試的外籍合格者中已有2人回國,另有4人也在計劃回國。參加護理師考試,必須經歷3年的實習期,所以今年的合格者正是簽署EPA協定以來的首批合格者。儘管小宮山大臣稱:「其中雖然存在一些由於赴日時未曾預料到的原因,比如照顧患病家人等而不得不回國」,但六分之一的合格者選擇回國這一事實給有關人士帶來巨大的衝擊。

現實與外籍護士候選者的理想相距甚遠

當然,「回國問題」原本是伴隨候選者難以通過國家資格考試而出現的問題。

2008年首批赴日的104名印尼護士候選者中,在過去4次國家資格考試中的合格者共有24人。另有27人獲准在原定的3年逗留期限上延長1年,以便參加2012年春季的國家資格考試,但此次合格的僅有8人,其餘19人則必須回國。

曾經夢想在日本從事護士或護工職業的年輕人們,或是失意而歸為,或是資格考試合格後仍然選擇了回國之路,這是為什麼呢?究其背景,可以指出以下幾點原因。

第一,是日語水準有限和國家資格考試的問題。

護士資格考試的合格率,第一次考試(2009年)時為0%,第二次(2010年)、第三次(2011年)逐步提高,分別為1.2%和4%,今年上升至兩位數,達到了11.3%。然而即便如此,與包括日本考生在內的高達90.1%的整體合格率相比,差距極大。而護理師資格考試的合格率,今年雖然較高,達到了37.9%,但也僅為包括日本考生在內的整體合格率63.9%的一半強而已。

第二,是EPA候選者的需求及期待與赴日後實際生活之間的差異。

在本國接受過專業教育,且具有實踐經驗的候選者在日本的工作一線也可謂是能夠立刻派上用場的人才。但是,在取得職業資格以前,他們只能擔任「助手」。在本國,他們與醫生一同分擔患者的治療工作,充滿了職業的自豪感;然而到了日本,他們卻是以照顧患者的身邊瑣事和協助日本護士為主要工作的。因此,赴日後,他們首先要飽受艱辛適應工作現場的不同習慣和思維方式,同時還必須應付繁重的日語學習。

另一方面,也有不少候選者對日本的工資水準大大高於本國水準而感到驚訝。農業和紡織業等行業經常爆出外國研修生被剋扣薪水的問題,但在護士和護工行業卻很少出現這種問題。手握拼命賺下的薪水,一些人為了與身在祖國的家人重逢而選擇回國,也是不足為奇的。

相關工作尚不到位

日本方面從未疏於做出改善努力。

印尼第一批候選者赴日前,既沒有受過任何日語研修,也沒有適當的教科書。之後,引入了赴日前的研修制度,今年的研修時間更是延長到了6個月。如此一來,候選者們就能在赴日前掌握日語的讀寫能力,赴日後為期6個月的研修,則將重點放在日語交流能力、日本文化及習慣、護理工作心理素質等方面,由此減輕候選者與接收單位雙方的負擔。厚生勞動省已從去年的國家資格考試開始,在試卷中的複雜漢字上加註了發音,從明年起將對所有漢字加註發音,並延長外國人的考試時間。同時,為了防止對日情緒惡化,日本駐印尼大使館還在積極開展幫助歸國人員進入日本企業就業等工作。

此外,今年正在越南招募候選者,計劃從明年正式來日。針對這些人員,日本準備進一步加強上述培訓工作。赴日前的日語研修將延長至一年,力求讓大家在赴日前掌握日常對話能力。相關費用則由日本政府的政府開發援助(ODA)資金提供。今年4月訪日並簽署了日越雙邊協定的阮晉勇總理表示:「正如生活在越南的日本人覺得最大的難題是越南語一樣,在日本生活的首要問題就是學習日語。希望候選者們在赴日之前都能掌握足以通過考試的日語能力。」

然而,上述努力是否就足夠了呢?

針對護理師資格考試合格人員的回國問題,厚生勞動省將採取新的方針,即在護理設施(養老院)與候選者簽訂雇用合約之前,向其確認在通過日本的資格考試後是否會留下繼續工作。可是,各個候選者本應擁有可以選擇將在哪家福利機構工作的權利。日本政府所能做的,只是鼓勵他們繼續在日本從事護理工作。通不過國家資格考試就強迫其回國,而通過了考試又強迫其留在特定機構一直工作,這樣的理論作為國際社會的常識來說,恐怕是行不通的。

另一方面,赴日前的候選者與醫院或護理機構間如何對接也是一個棘手的問題。首先要找到願意接收的單位,才有可能在日本工作。對前往當地進行面試的有關單位負責人來說,都希望找到更優秀一些的人才。於是,據說還出現了這樣一種情況,儘管在赴日前接受了長時間的日語研修,卻因為找不到接收單位而不得不放棄日本之行。

採取更為根本性的改善措施

或許正是對於上述情況的一種反映,來自印尼和菲律賓兩國的赴日人數正呈現出減少趨勢。隨著全球整體進入老齡化社會,即使不去日本,也很容易在歐美各國和新加坡等地找到工作。如今這個時代,掌握了專業技術的人們,跨越國境的無疆界往來日益頻繁。或許日本應該考慮調整相關制度,只要具備日語能力和一定的專業知識,就允許其持短期工作簽證入境。

希望在日本這樣一個老齡化已開發國家的醫療一線工作、學習,這種需求在亞洲是很大的。然而,現在已經出現了下述徵兆——無論日本如何大力宣傳,招攬護理人才,人們都不再願意理會。為了避免這種局面,恐怕必須跳出制度的框架,推進大膽的變革。 (2012年5月18日)

標題圖片:產經新聞社

  • [2012.06.26]

生於1954年。朝日新聞論說委員(負責東南亞、歐洲等方面)。1979年進入朝日新聞,90年起常駐曼谷的亞洲總局。97年起擔任亞洲主管論說委員。供職於外報部後,於2001年起擔任比利時布魯塞爾支局長。06年起任現職。著有《大歐洲時代—來自布魯塞爾的報告》(岩波新書,2006年)。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