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武裝韓國?

木村幹 [作者簡介]

[2012.08.01]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由韓國執政黨新國家黨出馬宣布參加總統競選的鄭夢準,提出了“韓國核武裝”的主張。應該如何理解韓國國內的這種動向?朝鮮半島問題專家木村幹教授從東亞的“核保護傘”角度為我們進行了解說。

在韓國,為了迎接12月的總統大選,候選人之間的前​​哨戰已進入白熱化階段。那些預計在選舉中處於劣勢的弱小候選人表現的尤為活躍。他們必須在執政黨和在野黨黨內的預選,尤其是預選的開盤戰中存活下來,所以都在大造聲勢,以贏得多方認同和支持。正因為如此,這些人的口中不時會冒出一些過激的言辭。我們從中可以看到一條界線,它清楚地劃分出哪些東西是為韓國政治所容忍的,哪些則是無法容忍的。

總統大選預選候選人的“韓國核武裝論”

其中之一,是由韓國執政黨新國家黨出馬宣布參加總統競選的原大國家黨代表鄭夢準的言論。他在6月4日的記者會上宣稱:“為了遏制北朝鮮的核武器,韓國也應該做核武裝。”鄭夢準認定“北朝鮮的核武裝已成為不爭的事實”,“促使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外交努力已經失敗”。儘管如此,“韓國卻依然不為所動,還在繼續指望著美國的核戰略保護”,他表示:“為此韓國也應該立刻擁有自己的核武器。”

然而,今年5月朝鮮日報進行的輿論調查顯示,鄭夢準的支持率僅有1.5%,因此他在新國家黨內的預選中獲勝並進入總統大選的可能性幾乎為零。鄭夢準是出生於現代集團家族的貴公子,曾為2002年韓國成功申辦世界杯立下了汗馬功勞,而十年後的現在,他也不過是眾多泡沫候選人(指雖然參選,但無實力勝出的候選人——譯註)中的一個。儘管如此,他的言論之所以引人關注,既不是因為他主張核武,也不是因為他主張對北朝鮮實行強硬路線。問題的關鍵在於他明確地提出了韓國“完全依賴於美國的核戰略”的局限性。

圍繞北朝鮮和中國的國際關係

此番言論出現的背景因素,無疑是現今韓國所面臨的微妙的國際局勢,其根源在於北朝鮮推進的核武裝。正像鄭夢準所說,北朝鮮的核武裝已是既成事實,但國際社會未能對此採取有效的對策;再者美國對東亞事務的干預力度降低,並在探討削減駐韓美軍問題。雖然李明博當選總統後美韓關係有所改善,但在世界性的經濟蕭條中,美國縮減軍費已成為大勢所趨。況且,同樣大選臨近的美國不僅對朝鮮半島局勢等閒視之,甚至沒有任何徵兆顯示輿論將會認真探討這個問題。

籠罩在韓國上空的另一團烏雲是中國日益擴大的影響力。與日漸消退的美國影響力形成對比,中國的國力不斷增強,以至於對韓國造成了巨大的壓力。與南海緊張的局勢不同,中韓關係中最大的問題並不是軍事上的緊張關係,而是韓國在經濟上日漸加深的對華依賴。截至2010年,韓國對中國的出口份額已經佔據了整個出口的將近40%,對華依存度的上升,再加上兩國6倍之多的市場規模差距,極大約束了韓國對中國採取行動的自由。

如此一想,我們就會明白鄭夢準為何要在參選的重要綱領中,提出“核武裝”這種十有八九得不到國際社會認可的主張了。也就是說,這裡流露出的,是在北朝鮮的核武化和中國的日益發展所帶來的威脅中被置於孤立無助狀態下的韓國的焦慮。一旦被美國拋棄,就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保衛自己的國家。“核武裝”可以說就是這樣一個象徵,起著一種“恫嚇”的作用。

這樣的狀況不禁讓人聯想起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韓國也曾一度著手核開發的事實。當時的背景原因同樣是國際局勢的變化。美國在越南戰爭中失敗,國際局勢走向緩和,在這樣的背景下,197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主張全面撤回駐韓美軍的卡特當選總統。這樣的形勢一度使韓國走上核武裝之路。由此可以看出,美國在朝鮮半島的舉措,與這一地區的“核”動向有著密切關係。

不過,這一結論並不意味著韓國會在近期走上“核武裝”之路。毋庸置言,以韓國的國力,是無法單獨對抗中國的,少量的核武器也不會從根本上打破中韓之間的軍事平衡。相反,一旦踏上核武裝之路,美韓同盟毫無疑問會出現致命裂痕,想必韓國不會鋌而走險。從這個意義上來看,鄭夢準的發言終究不過是一個泡沫候選人的賭博,而且也看不出收到了任何成效。

東亞的“核保護傘”

然而,重要的並不在於此。需要指出的是,長期以來為東亞單方面提供著“核保護傘”的美國,隨著戰略重點的轉移,必然會對這一地區的核武器狀況帶來重大影響。反觀北朝鮮,也是因為之前一直向其提供核保護傘的中蘇兩大國開始向日美韓三國靠近,才真正開始在核武器方面有所行動。失去了核保護傘的國家為了尋回保護,便開始嘗試準備屬於自己的“保護傘”。從這個意義上來看,東亞的局勢其實極其簡單。

如出一轍,我國也存在同樣情況。日美關係的惡化,會使我國的安全保障陷入危機,順勢而生的便是獨自擁有核武裝的爭論。但是,多多少少地增加一些核武器,是不可能打破這一地區勢力平衡的,相反,我國因此失去的東西將無以數計。就像美韓同盟之於韓國,日美同盟對我國來說,同樣起到了抑制我們進行無謂的軍事冒險的重要作用。將美國留在這一地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韓國的例子便是最好的證明。

(寫於2012年6月26日)

  • [2012.08.01]

神戶大學研究生院國際合作研究科教授、NPO法人泛太平洋論壇(Pan-Pacific Forum)理事長。1966年生於大阪府。京都大學研究所法學研究科博士課程退學。法學博士。歷任哈佛大學、高麗大學、世宗研究所、澳洲國立大學、華盛頓大學等機構的客座研究員。主要著作有《韓國「權威主義式」體制的確立》(Minerva書房,2003年,獲三得利學藝獎)、《韓國現代史——總統們的榮光與挫折》(中公新書,2008年)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