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A夢「誕生前」100年:令世人為之傾心的魅力

橫山泰行 [作者簡介]

[2013.01.23]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一隻來自22世紀的貓型機器人——哆啦A夢。即便日中關係因尖閣列島(釣魚島——譯註)問題惡化,《哆啦A夢》漫畫在中國及其它世界各國仍舊大受歡迎。富山大學橫山泰行名譽教授將為我們揭示這個誕生於日本的「最偉大的親善大使」之所以讓全世界為之傾心的奧秘。

與日本的經濟發展同行

《哆啦A夢》是在被稱之為「漫畫世紀」的1969年至1996年間連載於雜誌的漫畫,由短篇1,329篇和長篇17篇組成,它是長年以來雄踞日本漫畫界頂峰的超級巨星。

哆啦A夢在1979年登上電視,之後又於1980年被搬上銀幕。同時,將初次出現於雜誌的哆啦A夢作品重新命名為《瓢蟲漫畫哆啦A夢》,以叢書形式在1980年之前總共發行了19卷。這些叢書在1979年10月至翌年2月的5個月中,創下了1,500萬冊的銷售量。

此時的日本產業界,成功地擺脫了兩度發生於上世紀70年代的石油危機。1979年傅高義的《日本第一》一書轟動了西方世界,之後,日本經濟進入了史上最為發達昌盛的「黃金80年代」,可謂極盡榮華。

在經濟繁榮的背景下,80年代成為了許多日本人縱情享受海外旅遊的時代。從這些海外觀光遊客和傳媒駐外記者口中傳來了尤其是在亞洲各國「看到了哆啦A夢」的消息,在日本國內接觸海外有關哆啦A夢報道的機會也增加了。

亞洲鄰國的巨大盜版市場

在亞洲鄰國,最初發現有哆啦A夢盜版書籍存在的,是70年代的香港。1976年在臺灣、1980年前後在韓國、1982年在泰國、1987年在中國和印尼也陸續有所發現。即使在已獲得版權的國家,由於後起的出版社發行了盜版,因此長期存在著劣貨驅逐良貨的現象。哆啦A夢的漫畫圖書沒有花大氣力進行廣告宣傳,它猶如地下水般地滲透到亞洲各地,不是以日本而是以香港、泰國為中介地,在亞洲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盜版市場。到了90年前半期,基於世界版權公約(Universal Copyright Convention)發行了正版圖書之後,盜版似乎也沒有完全根絕。

哆啦A夢漫畫圖書的正版翻譯版於1991年在印尼、1992年在中國、1994年在臺灣和馬來西亞、1997年在香港、韓國和泰國、1997年在新加坡、1998年在越南先後出版發行。除了亞洲,1994年在西班牙,據說進入21世紀後,義大利和德國也發行了翻譯版。日本因電視卡通的播放,令哆啦A夢迷劇增,外國也出現了同樣的現象。較之主要在亞洲各國得到普及的漫畫圖書,電視卡通則以更大的影響力將哆啦A夢推向全球。截至到1993年,出版哆啦A夢漫畫圖書的有8個國家,而引進電視卡通的國家則多達19個。

播放哆啦A夢電視卡通的國家,按先後順序分別有香港(1982年2月)、泰國(1982年9月年)、義大利(1982年10月);隨後,西班牙語圈的中南美9國(巴拿馬、厄瓜多、智利、阿根廷、墨西哥、波多黎各、委內瑞拉、哥倫比亞、玻利維亞)從1982年開始也播放了數年。在美國,雖然CNN已在1985年簽署了播放簽約,但至今尚未播出。

有報告稱,俄羅斯在1990年、中國和印尼在1991年、馬來西亞、巴西和新加坡在1992年、西班牙在1993年、中東(阿爾及利亞、突尼斯、利比亞、沙烏地阿拉伯、卡達、阿聯、阿曼)在1995年、越南在2000年、韓國在2001年、法國在2003年開始了哆啦A夢的電視播放(小學館《我是哆啦A夢》,2004年7月5日刊)

以日常生活為舞台的夢想和冒險

藤子•F•不二雄(1993-1996)筆下的哆啦A夢是一個來自22世紀(2112年9月3日製造)的貓型育兒機器人。漫畫成功地描繪了這個穿越時空的離奇獨特角色,在它身上融入了帶有普遍性的人類特徵。圍繞哆啦A夢的三個主要角色大雄、胖虎和阿福,彷彿《卡拉馬佐夫兄弟》中的三兄弟般富於個性、輪廓鮮明,各具魅力。再者,作品生動刻畫了日本社會最為繁榮的那一時代,並且描寫了人類永恆的主題——夢想、希望和冒險,具備古典作品的風格。或許可以說,正是由於這些在經典作品中常見的魅力因素,使哆啦A夢能夠在短短的時間裏牢牢俘獲世上男女老少的心。

具體地說,哆啦A夢漫畫描繪的是大雄、胖虎和阿福們的日常生活。在現實生活中,小孩們的生活幾乎不可能每天都充滿夢想和冒險,但由於哆啦A夢驅使「時光機」、「縮小燈」等一個又一個的「奇妙道具」,使他們在平凡乏味的日常生活中,也能滿懷期待,百分之兩百地體驗夢想和冒險了。也就是說,大雄他們可以在虛擬的世界中享受美夢成真的幸福!同時,哆啦A夢的讀者、觀眾也因為可以在漫畫世界中找到自己的影子,諸如和同學打架、挨媽媽罵、在作業的苦海中煎熬等等,由此而產生出巨大的共鳴。

日本二戰後最偉大的「亞洲親善大使」

在亞洲,實現了經濟成長的各個國家的新興中產階層,從哆啦A夢漫畫中積極地吸取了自己所憧憬的未來生活方式。對那些不諳統治階層、精英階層中西化的兒童觀的人們來說,漫畫哆啦A夢為他們提供了理想中的、而且是有望實現的兒童形象。如今人們甚至將哆啦A夢譽為是日本二戰後出使亞洲的最偉大的親善大使之一,它深深地滲透到亞洲各國許許多多人們的心中。從結果上看,它的知名度遠遠超過了豐田、索尼、佳能等代表日本的著名企業!

在中國,2012年9月,為抗議日本政府對沖繩縣尖閣列島(釣魚島——譯註)的國有化,反日活動不斷激化。受其影響,原預定9月15日在北京舉辦的哆啦A夢誕生前100年紀念活動一旦暫停,延期11天后才得以舉辦,眾多的哆啦A夢迷們歡聚一堂,熱鬧非凡。

哆啦A夢進入中國後,在不知不覺中20餘年的歲月過去了。它深深受到中國人的喜愛,說明哆啦A夢文化促成了人類共同紐帶的形成,它不會因為一時間不幸的政治對立而被中國人所遺忘!毫無疑問,這是一部生命力旺盛的經典之作,哆啦A夢這個已經成為人類共同財富的超級巨星,在它「誕生前100年」之際,受到了包括中國的愛好者在內的全世界哆啦A夢迷的美好祝福!

(寫於2012年10月15日)

  • [2013.01.23]

富山大學名譽教授。1942年生。 1976年修滿東京大學研究所教育學研究科博士課程學分後退學。專攻終生運動學,此外還倡導「哆啦A夢學」,並於1999年4月在富山大學開辦了以「哆啦A夢的世界」為題的自由參加型講座。主要著作有《「大雄」的生活方式》(Ascom)、《哆啦A夢之謎》(渡部昇一合著,Business-sha)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