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成功發射“衛星”之後形成的新局面

鈴木一人 [作者簡介]

[2013.01.18]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12月12日,北韓將一顆“衛星”成功送入了軌道。此舉將如何改變世界局勢?日本應當如何應對?請看北海道大學鈴木一人教授​​的評述。

不久前,北韓突然發射了“銀河3號”火箭,將衛星送入預定軌道,對外展示了該國已經擁有向宇宙空間發射物體的能力。而截至發射行動的前一天,人們就其對外宣稱的技術上存在的缺陷、或將延期發射等問題還在議論紛紛。

儘管違反了聯合國安理會第1874號決議中禁止“利用彈道飛彈技術實施發射行為”的規定,不僅遭到了日美韓的反對,甚至連中國也要求其保持克制,但北韓最終還是強行實施了發射。

強行發射的理由

北韓為何不顧國際社會,尤其是經濟上極度依賴的中國的反對而強行實施發射呢?

北韓將“開啟強盛大國之門”作為今年的政治目標,將發射火箭視為“大國”的象徵,因此強烈希望在這方面取得成功。此外,權力基礎尚不穩固的金正恩第一書記也希望藉此提升其統治的正當性。

北韓很清楚,一旦實施發射,必然受到國際社會更加嚴厲的制裁,國內經濟將進一步陷入困境。之所以不惜付出這樣的代價,強行實施發射,完全是出於軍事目的。因為,火箭技術本身就屬於彈道飛彈技術,衛星的成功發射等同於宣告北韓飛彈的射程可達1萬公里,亦即向世界炫耀其已經掌握了“射程範圍覆蓋美國本土的飛彈發射能力”。

北韓已掌握的尖端技術

通過本次的衛星發射,北韓掌握了相當尖端的發射能力。

通常來說,首次發射衛星會優先考慮如何將衛星送入軌道,所以一般是向東發射而非選擇某一特定軌道,這樣難度相對較低,成功率較高。

然而,北韓此次將衛星成功送入了穿越北極和南極上空的太陽同步軌道。這需要一項尖端技術,即首先向南發射火箭,待第一級火箭和第二級火箭分離後,精確控制第三級火箭實施一種被稱為DOGLEG的轉向步驟,再以97-99度的軌道傾角將衛星送入軌道。

本次發射表明北韓的火箭發射能力已接近眾多開發國家的水準,如果這項技術轉作他用,“火箭”就可變身為命中率極高的彈道飛彈。

不過,火箭只是將衛星投送到宇宙空間,而作為對地攻擊手段的飛彈必須再次進入大氣層。這是所需的可承受摩擦熱量的耐熱板和彈頭控制等技術,北韓目前尚未掌握,因此火箭的成功發射並不意味著立刻就能發射飛彈。

此外,假設本次發射的衛星與今年4月發射失敗的衛星重量相當,都在100公斤左右,那麼北韓能否將核彈頭輕量化處理到這一水準還是未知數。然而,一旦北韓掌握了再次進入大氣層的技術,並成功實現核彈頭的小型化,就能完全擁有製造核飛彈的能力,除了周邊各國外,這種軍事能力甚至還會對地處遠方的美國造成威脅。本次的發射意味著北韓在完成上述目標的道路上跨越了一個巨大的屏障。

對美國談判態度造成的影響

本次發射證明了北韓擁有一定的飛彈能力,但並沒有顯著增大其對日本和東亞各國的威脅。

這是因為,北韓原本就擁有據稱射程為1,300公里的勞動飛彈(關於能否搭載核武器這一問題尚存在爭議),包括日本在內的東亞各國早已身處北韓的飛彈威脅之下。

北韓通過本次發射獲得的能力將對進入射程範圍內的美國造成嚴重威脅。六方會談和美國與北韓的雙邊協議等以往的對話機制或將發生巨變,美國的對北韓政策可能會向“應對軍事威脅”的方向傾斜。

如此一來,美國既有可能在談判中給予北韓足夠的利益以換取其放棄核試驗和飛彈技術,也有可能反過來加強對北韓制裁或展開包括軍事制裁在內的談判活動,由此加劇東亞地區的軍事緊張局勢。無論是哪一種情況,綁架問題等的優先順序都有可能進一步降低,日本的外交也將面臨難局。

對韓國來說,儘管此次北韓的成功發射並沒有增大軍事威脅,但卻意味著一直步北韓後塵的韓國火箭開發又落後了一步,進而產生巨大壓力,無論如何都必須保證曾經2次失敗的KSLV-1“羅老號”發射成功。

KSLV-1是韓國與俄羅斯合作開發的火箭,由俄羅斯和韓國分別負責第一級和第二級,此前的兩次發射均以失敗告終。同時,原定於2012年10月實施的第三次發射計劃也因技術問題而兩度延期。據稱韓國將於2013年春實施下一次發射行動,而這個時期正好又是新總統走馬上任之初,政治環境更不允許出現失敗。

日本應該採取的應對措施

長期以來,由於實施核試驗和飛彈技術開發活動,北韓一直受到經濟制裁,與日本之間的貿易和資金往來也受到了嚴格管控。日本與北韓之間的貿易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意味著日本無法單獨採取任何行動。

聯合國安理會的經濟制裁之所以沒有產生效果,主要是因為中國和韓國仍與北韓保持貿易往來,還有布希政府為推進核問題的解決而解除了針對北韓在滙業銀行開設的海外結算賬戶的凍結行為,也就是說制裁併不徹底。

北韓實施本次發射行動後,聯合國安理會召開會議討論了加大對北韓制裁力度的問題,但中國表示將行使否決權,估計包括實施嚴厲制裁等內容在內的決議很難獲得通過。

在這種情況下,要想遏制北韓的行動並非易事。此外,如果繼火箭發射成功後,繼續實施核試驗,由於相較於火箭和飛彈技術,國際社會更加重視核開發問題,所以要遏制北韓的飛彈技術開發行動恐怕會難上加難。我們在思考對策時應該充分認識到北韓已經擁有飛彈技術,即擁有了可對美國造成威脅的能力這樣一個現實。鑑於已經處在北韓中程飛彈射程範圍之內這一現實情況,日本除了進一步提升飛彈防禦系統的精度、引進可以探測飛彈發射行為的早期警戒衛星、通過情報收集衛星獲取圖像訊息外,還有必要進一步加強針對通訊、信號和人員訊息的收集能力,提高針對各種事態的應對能力。

日韓兩國新當選的領導人都主張加強對美同盟關係,而有助於加強旨在應對北韓威脅的日美韓飛彈防禦體系的政治環境也已經形成。日韓新政權與第二任歐巴馬政權的合作或許將成為未來實施對北韓政策的關鍵力量。

(2012年12月25日)

  • [2013.01.18]

略歴北海道大學研究所教授。生於1970年。2000年英國薩塞克斯大學歐洲研究所博士課程結業。專攻國際政治經濟學。2008年起任北海道大學副教授,2011年4月起任現職。曾以《宇宙開發與國際政治》(岩波書店)一書獲得2012年度三得利學藝獎(政治經濟門類​​)。在推特上的言論活動也十分活躍(http://twitter.com/ks_1013)。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