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川團十郎溘逝、新歌舞伎座開業以及歌舞伎的未來

上村以和於 [作者簡介]

[2013.04.02]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2013年2月3日,市川團十郎去世了。新歌舞伎座的開業就在4月,繼中村勘三郎逝世後又一噩耗,讓整個歌舞伎界遭受到沉重的打擊。歌舞伎今後的發展會怎樣?

2月3日,市川團十郎突然逝世。這時距離新歌舞伎座落成開業僅剩下兩個月的時間了。在去年年底京都南座的集體亮相公演時,團十郎就曾中途退場住進了醫院,此後一直住院療養,為歌舞伎座的開業演出做準備。因此,他的猝死讓許多人震驚不已。因為,在即將於4月份開始的劇場落成後的首次公演中,他是最不可欠缺的人物。

市川團十郎的家族是「武戲」世家,其使命就是傳承和發揚「武戲」這種被認為是江戶歌舞伎起源的技藝。故去的第十二代團十郎,是一位名符其實的「團十郎」。毫無疑問,團十郎是一位演技高超的表演者,不過他更是一位具備極高人格魅力和藝術品格的優秀演員,這種高度超越了技術層面,是旁人無法效仿的。他的表演,恰如其分地體現了「藝如其人」這句話。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團十郎在歌舞伎界是一個極具象徵意義的存在。

團十郎的去世直擊歌舞伎的頂梁之柱

在《勸進帳》中飾演辯慶的市川團十郎(2012年10月,新橋舞蹈劇場。提供:松竹株式會社,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團十郎的離世,讓人們感到支撐著歌舞伎的頂樑柱轟然倒塌。而且就在兩個月前的2012年12月,歌舞伎界剛剛失去了比團十郎年輕十歲、曾被看做是下一任領軍人的中村勘三郎。正因為如此,人們倍受打擊。歌舞伎今後的路該怎麼走?這個曾經被暫時遺忘的問題又重新擺在了人們面前。這二十多年來歌舞伎的發展一直算是繁榮昌盛,這主要是源於藝術生命正值盛年的演員們的精湛演技以及觀眾們的熱情支持。不過,現在看來,似乎到了交接換班的時候了。

團十郎逝世時享年66歲,和團十郎一起挑起現代歌舞伎大樑的實力派演員們,像尾上菊五郎、松本幸四郎、中村吉右衛門、片岡仁左衛門、中村梅玉、坂東玉三郎等人,如今也是六十至七十歲左右的人居多。現在日本人的平均壽命已達到80歲,按說這個年齡的人無論在精神上還是體力上都正是朝氣蓬勃、身體健朗的年紀,不過再怎麼說也都是老年人了。即便是每日練功的歌舞伎演員也不例外。在不遠的將來,肯定會有一個新老交替的過程。關於這一點,人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冷靜地來看,團十郎的離世,預示著「該來的終於到來」,猶如一發砲彈直接擊中歌舞伎大本營的頂梁柱那樣,它是這個過程中最初的也是最重大的事件。

年輕歌舞伎演員們的實力將經受考驗

現在的問題是,年輕演員們能否將歌舞伎堅定地、一代又一代地繼承和發揚光大下去。雖然我們失去了中村勘三郎,他是一位僅次於上面提到的與團十郎同時代的大師級演員的超級明星,不過我們仍然擁有坂東三津五郎等中堅力量的演員,雖然他們在社會上的知名度不算太高,但是他們的實力足以承擔起下一個時代的頂樑柱。可是,如果考慮到他們之後的一代,甚至再往後的一代,他們都還在成長,所以現實是,人們無法預測未來。像市川染五郎、市川猿之助,還有更年輕一些的市川海老藏、尾上菊之助、尾上松綠等等——我們並不缺少才華橫溢的年輕人才,可是讓他們立刻接過父輩手中的接力棒,實現新老交替,未免還有些勉強。

不過,現在恰巧有一個考驗他們實力的好機會。在臨近新歌舞伎座開業的三月,東京的四個劇場將舉行歌舞伎公演,這些劇場的演出將會以二十歲、三十歲上下的年輕明星為主力陣容來展開。新歌舞伎座落成後的首次公演將於四月份開始,最初的三個月主要是由活躍在一線的頂級演員登台,人們可以欣賞到代表現代歌舞伎最高水準的表演。不過接下來從七月到九月的三個月,所有公演將由年輕演員承擔。除此之外,其它劇場也有年輕演員公演的計劃。

在這些公演中,年輕一代能發揮出多少實力?釋放出多大能量?這應該是預測歌舞伎未來的絕佳機會。而團十郎的離世無疑大大提升了人們對這件事的關注度。另一方面,如果年輕演員們能夠通過這次機會實現一個巨大的飛躍,向人們展現年輕一代的實力,那麼人們對於歌舞伎前途的擔憂自然就會煙消雲散了。

2013年2月27日,市川團十郎的葬禮在東京的青山葬儀所舉行,2,500人列席參加。祭壇上擺飾著前一天由內閣頒發的「旭日中綬章」及2007年舉行巴黎歌劇院公演時獲得的法國文化藝術勳章「騎士團長勳章」。長子海老藏在喪主致詞中,介紹了團十郎「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走向彼岸」的謝世之句。(攝影:nippon.com編輯部)

 

歌舞伎座的重建與歌舞伎演員的換代相重疊

全新改造之後的歌舞伎座將於四月開業,準確地說應該是「重新開業」。它是代表了歌舞伎的一座劇場,創建於1889年,至今已有120餘年的歷史。作為建築來說已經是第五代了。它曾經經歷過大規模改建、火災甚至被戰火焚毀,三番五次進行重建,第四代建築二戰結束後不久的1951年完工的,作為戰後的歌舞伎劇場而深受人們的喜愛。雖然是混凝土建築,但是其設計巧妙融合了傳統的要素,形成了新舊合璧的獨特風格。這種設計風格不僅深受歌舞伎迷的喜愛,也成為了代表東京的風景之一,頗受人們的歡迎。3年前歌舞伎座關閉並拆除,主要是因為劇場已經老化。這次第五代建築在原址重生,其設計風格幾乎與上一代完全相同(當然,新劇場具備了許多新功能)。新歌舞伎座開業在即,而團十郎卻在這個時候離世,這讓人不由得產生這樣的聯想:劇場建築的新舊交替彷彿與歌舞伎本身的新老交替過程重合了。

事實上,如果將目光放長遠些,就會發現擁有四百年以上歷史和傳統的歌舞伎早已有過多次的交替換代。每當實力派演員逝世,就會有人叫喊「歌舞伎危機來臨」,然而實際情況是,下一代演員開始嶄露頭角,一邊繼承傳統,一邊創作出貼近新時代的歌舞伎劇目。就是在這樣的過程裏,歌舞伎一直延續到了今天。就說戰後這段吧,在第四代歌舞伎座誕生的1951年,也恰巧出現了二戰以前的名角們相繼離世的情況,甚至有人擔心歌舞伎會不會因此而消亡。然而實際上,他們的子輩紛紛開始嶄露頭角,這些年輕人曾在父輩們那巨大的羽翼下積蓄實力,如今終於成長為戰後歌舞伎界的頂樑柱。由於時代的局限,他們的父輩的活動範圍僅限於日本國內。而到了他們這一代,實現了父輩未能實現的海外公演,正是他們這代人讓世界知道了歌舞伎。

戰後成長起來的這一代歌舞伎演員在20世紀接近尾聲時也進入老齡,接下來的一代人,也就是他們的兒子們繼承了他們的衣缽。這次故去的第十二代團十郎等人,正是當時的接班人。他們奠定了從20世紀末期直至今日的現代歌舞伎的繁盛局面。第九代松本幸四郎在歌舞伎表演的同時還出演音樂劇,第三代市川猿之助還參與歌劇演出,第十八代中村勘三郎則創造了流動形式的劇場,到美國和歐洲演出等等。這些人破天荒的活動,是先人們絕對無法想像的。

就這樣,歌舞伎一方面不斷嘗試創新,另一方面又守護著傳統,從一代人傳承到下一代人,從一個時代傳承到下一個時代,如此綿延不絕,傳承至今。如今,歌舞伎又將迎來一個新老交替的時期。只要現在的中堅力量和年輕演員能夠切實積蓄實力,並在不久之後牢牢地接過父輩手中的接力棒,那麼如今那些歌舞伎​​後繼乏人的憂慮之聲必將隨之煙消雲散。

(2013年2月19日,標題圖片:試點燈的新歌舞伎座。2013年2月21日,攝影:花井智子)

  • [2013.04.02]

戲劇評論家。1940年生於東京都。慶應義塾大學研究所文學研究系碩士課程結業(英美文學專業)。1977年開始為雜誌《演劇界》、《劇評》撰寫歌舞伎評論。1994年開始為《日本經濟新聞》撰寫劇評。同年,獲得第28屆關西文學獎(文藝評論單元)。著作有《21世紀的歌舞伎演員們》(2000年,三月書房)、Kabuki Today: The Art and Tradition(2001年,講談社國際有限公司)、《歌舞伎百年百話》(2007年,河出書房新社)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