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體育的自立——日本職業足球聯盟20年的足跡

忠缽信一 [作者簡介]

[2013.05.01]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日本職業足球聯盟:J聯盟恰好是在日本經濟「失落的20年」中得到飛速發展的。其成功的關鍵何在?今後將如何發展?請看朝日新聞編輯委員忠缽信一的分析。

自1993年5月日本職業足球聯盟(簡稱J.League,J聯盟)舉辦首屆賽事以來,20年的歲月即將過去。

聯賽當初只有10支球隊參加,之後幾乎每年都有新的球隊加盟參賽,於是,1999年進行了改制,拆分成為簡稱J1的日本職業足球甲級聯賽和簡稱J2的日本職業足球乙級聯賽。

現在,J1有18個俱樂部、J2有22個俱樂部。而且,在它們下面還設置了職業和業餘選手混成的日本足球聯盟(JFL,共18支球隊),其中有6個俱樂部是在經營運作上符合J聯盟規定的條件並以躋身J2為目標的準加盟球隊。

拙劣的經營導致球隊解散

這是歷經了坎坷沉浮的20年。

J聯盟創立初期的加盟選手中,不乏有原巴西國家隊選手濟科(Zico)等國外著名球員,它還榮獲了1993年的流行語大獎,在國內外名聲大噪。一場比賽的觀眾平均人數,第一年為17,976人,第2年創下歷史最高紀錄,達到了19,598人。

之後,受到經濟蕭條等不利因素的影響,J聯盟轉瞬間步入了低潮。成立後第5年的1997年,一場比賽的觀眾平均人數減到10,131人。人們甚至以泡沫經濟的崩潰做比擬,稱其為「J聯盟泡沫破裂」。

1997年清水鼓動隊的運營公司因苦於資金周轉,將經營權轉讓給了由當地企業出資新成立的公司。俱樂部雖然因此勉強得以倖存,但是,依託於足球熱的經營終究將會走向失敗的事實擺到了足球界的面前。

第二年發生了更為嚴峻的事態。橫濱飛翼隊的一家贊助企業因公司經營陷入困境而撤出,球隊實際上因此而解散,並於1999年與橫濱水手隊合併。其根本原因,還在於球隊在運營費上的鋪張浪費。

立足主場城市和韓日世界盃——熱潮再來

這些沉重打擊,使整個J聯盟意識到,球隊不能依賴某一企業生存。它們開始改變思路,根據球隊所在城市即主場城市(hometown)的各類企業的廣告收入以及主場城市比賽的票房收入,進行腳踏實地的「量體裁衣」式經營。

J聯盟重整旗鼓止跌回升的契機,是2002年日韓共同舉辦的每四年一次的國際足聯世界盃賽(FIFA World Cup)。從比賽的前一年開始,J1平均每場的觀眾人數就呈增加趨勢,2007年、2008年恢復到了19,000人的水準。近年來一直保持在17,000人左右。2010年J1、J2的觀眾累計人數突破了1億人。

J聯盟如今已經深深地融入了人們的日常生活之中。

不亞於「東洋魔女」和「巨人賽」的影響力

J聯盟為戰後日本的體育界帶來的影響之大,可以與「東洋魔女」和「巨人賽」相匹敵。前者是1964年在東京奧運上奪得金牌的「東洋魔女」——日本女排國家隊,後者是電視實況轉播的職業棒球人氣球隊巨人隊的比賽。

東京奧運上女排國家隊的精彩表現,一舉提升了女子體育在日本的地位。因獲得奧運金牌,排球由此而大受人們喜愛,並帶動了此後的所謂「媽媽排球」的普及。結婚成立了家庭的原國家隊選手們也積極參與到普及活動之中。其效果還波及到排球以外的運動項目,為女性參加體育活動打下了良好的環境基礎。

在「巨人賽」中,擁有長島茂雄和王貞治這樣的明星球員的長胜球隊巨人隊,與日本電視播放網組合,打造出了一檔以體育實況轉播為中心的娛樂節目的新形式。

無論巨人隊與哪支球隊比賽,都帶有巨大的附加價值——這是這檔新型娛樂節目所使用的手法。儘管由於電視節目編排等原因,比賽的頭尾無法轉播,但通過實況與解說的巧妙結合,整場比賽被編織成一個完整的故事,令收視者獲得極大的滿足。

顛覆常識的J聯盟

長期以來,日本的體育界中「體育是大企業的附屬品」這種觀念根深蒂固,但J聯盟的出現改變了這一思維方式。

J聯盟誕生之前,構成日本頂級體育運動的中堅,是以企業的福利厚生為名目而存在的企業運動隊、企業所屬的選手和包括巨人(職棒)隊在內的為大企業所有才得以生存的職業運動隊。與之形成對照的J聯盟令人觀念一新,使人們開始認識到「體育有其自立之道」。

現在的J聯盟中也還有繼續依賴球團所有者維繫生存的球隊,但J聯盟的方針是,各個球隊成為獨立的企業,通過組織比賽、普及足球、提高球員實力,展開自主經營。也就是說,將體育運動本身作為一項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活動,力圖使其具有獨立性。

即便是在地方(都道府縣)級別的足球聯盟參加比賽的球隊,只要不斷晉級,就可在J1參加聯賽——這項制度的建立,為參與足球的人們打開了一扇實現夢想的大門,大大地推動了20年來J聯盟的發展。實際上。J聯盟成立後,就有從縣級聯盟晉升到J1的球隊。這就與職業隊和業餘隊之間存在明確界限,卻沒有球隊升降級制度的職業棒球截然不同。

J聯盟成立後,日本足球的競技水準大大提高,國家隊自1998年以後,獲得每一屆世界盃大賽的出場資格。能夠使人切身感到,從地方足球隊晉升到職業隊,從職業隊走向世界,這種做法,對提高人們參與足球的熱情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沒有在職和學生的區別

日本的體育界,職業和業餘、在職和學生這種社會地位形成了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而如今J聯盟正在逐漸改變著現狀。

高中生、大學生與J聯盟各俱樂部簽約,一邊上學一邊以職業選手身分參賽,這樣的例子並不罕見。

J聯盟選手的轉隊制度最初存在著一些有利於僱用方(俱樂部)的條件,但現在俱樂部和選手基本上處於對等地位。選手憑藉自己的實力要求更多的報酬,有時還效力走遍各國,效力海外俱樂部。

如果認為這種變化不利於僱用方,那實屬短見。球員個人提高競技能力的努力,對僱用方也大有好處,因為俱樂部展示與人的商品,就是由各個球員組成的球隊的競技水準。而且,轉隊費還給俱樂部帶來經濟上的恩惠。從長遠觀點來看,我們不難發現,自由度大大提高的現行轉隊制度,使球員和俱樂部雙方都受益匪淺。

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要點,就是加盟J聯盟的俱樂部,有義務擁有以培養下一代職業選手為目的的各年齡層球隊。雖然這不過是模仿了歐州和南美的先例,但培養球員的工作,承擔起了各個俱樂部提升商品價值亦即增強競技能力、實現獨立自主的經營之重要作用。

與地區密切結合——成功與極限

J聯盟取得今天這樣的成功,其理由之一是「與地區密切結合」。過去,培養足球選手,主要是依靠國中高中的課後社團活動及志願人員建立的地區性小俱樂部。隨著J聯盟的誕生,以龐大資金為後盾的職業組織開始了球員的培養,他們能夠將既有的小規模俱樂部和學校的有關負責人的反對控制在最低程度,是因為有「為了地區的孩子們」這樣一個堂堂正正的理由。企業和地方政府之所以願意支援J聯盟,也正是由於共同擁有為地區社會的發展做貢獻這樣一個共同目標。

迄今,能夠拯救若干俱樂部經營危機、較小規模的俱樂部能作為職業隊繼續存在,都受惠於J聯盟成立時制定的「與地區密切結合」的方針。

正是這個「與地區密切結合」,令不少人認為,它是「J聯盟的理念」,是其成果的支柱。但這種想法並不正確。

J聯盟的理念,在於「提升足球水準,推動足球運動的普及」、「振興體育文化,促進國民的健康」、「加強國際交流」。(※1)作為實現這3項理念的方法而打出了6項「活動方針」(※2)中,貫徹了「與地區密切結合」的觀念。也就是說,「與地區密切結合」不是目的,而是方法。如果不站在這個立場上,那麼就無法發現J聯盟今後的問題並找出答案。

規模擴大帶來的新問題

J聯盟秘書處制定了「以加盟J聯盟為目標的俱樂部在全國范圍內增加至100個」的目標,將在2014年設置10-12個相當於足球丙級的J3俱樂部。

參加J聯盟的俱樂部增加,對普及足球具有積極的一面,但同時將加劇俱樂部之間在經營上的競爭。現有俱樂部在擴大經營規模上業已趨向極限,激烈的競爭令人擔憂會導致兩敗俱傷的結局。俱樂部經營如果陷入困境,不免會縮小在提高競技水準方面的投資,進而對聯盟的商品價值也產生負面影響。

另外,「與地區密切結合」這塊招牌,對吸引全國乃至世界規模的大企業贊助商,有時會成為一種障礙。實際上這種情況業有所聞。例如有的企業由於做了某縣俱樂部的贊助商,於是在其它縣的契約全部遭到回絕。對那些在世界範圍開展公關活動的大企業來說,援助一個與企業自身無關的地方俱樂部,在公關戰略上幾近毫無意義。

不斷變化的J聯盟

如果將「與地區密切結合」作為J聯盟的存在目的,那麼在尋求解決J聯盟存在的問題時,必會誤入歧途。各個地區原本有著不同的實情,各俱樂部在經營上的想法也不盡相同。如果因為拘泥於「與地區密切結合」而不在全國范圍內擴大經營基礎,那麼難免不出現無法籌措運營預算的俱樂部。

J聯盟在恪守理念並維持「與地區密切結合」這個形象的同時,目前已經迎來了這樣一個時期,即需要打出新的活動方針,適應時代和聯盟自身發展變化。我認為,「多樣化」是它的要點。

J聯盟的活動方針中,包括了類似足球的五人制足球的普及,但卻沒有言及女子足球。日本女足國家隊雖然在2011年世界盃上贏得冠軍,但女足選手的培養和普及活動卻還沒有得到充分改善。這是足球有關人員非常清楚的問題。

J聯盟具備大大高於昔日排球的潛力,能夠為婦女參加體育活動以及提升女子體育運動地位提供最適宜的舞台,因此在活動方針中,應該補充強化和普及女子足球這一條。將女子足球加入活動方針,符合J聯盟的「理念」,它還將有助於展開活動,具體實現J聯盟滿足地區居民多樣化需求的意願。

J聯盟為日本的體育界帶來了巨大變化。發生變化,同時又會引出新的問題。尋求解決新問題的答案,不斷變化發展,這注定就是J聯盟的命運。

(2013年4月8日)

 

標題圖片:AFLO提供 身臨球場準備比賽的J聯盟浦和紅鑽隊選手(2013年4月6日埼玉體育場)

 

J聯盟聯賽歷屆冠軍隊
1993年 川崎綠茵 2003年 橫濱水手
1994年 川崎綠茵 2004年 橫濱水手
1995年 橫濱水手 2005年 大阪飛腳
1996年 鹿島鹿角 2006年 浦和紅鑽
1997年 磐田喜悅 2007年 鹿島鹿角
1998年 鹿島鹿角 2008年 鹿島鹿角
1999年 磐田喜悅 2009年 鹿島鹿角
2000年 鹿島鹿角 2010年 名古屋鯨魚
2001年 鹿島鹿角 2011年 柏雷素爾
2002年 磐田喜悅 2012年 廣島三箭

(※1)^ J聯盟的理念

  • 提升日本足球的水準,推動足球運動的普及
  • 振興豐富多彩的體育文化,促進國民身心的健康發展
  • 加強與國際社會之間的友好交流

(※2)^ J聯盟的活動方針

  1. 通過公平而精彩的比賽,為地區居民提供娛樂和夢想成真的機會。
  2. 仰仗地方政府、球迷、贊助商的理解和協作,建立一個值得在世界引為自豪的安全舒適的體育場館環境。
  3. 向地區居民開放俱樂部設施,創造機會加深球員、教練等與地區球迷的交流,使人們更加親近J聯盟的俱樂部。
  4. 普及推廣五人制足球,構建一個能在家人之間以及當地輕鬆愉快地展開比賽活動的體系。
  5. 創造更多的機會,使人們還能夠隨意參加足球以外的其他體育活動。
  6. 構建一個殘障人士也能共同享受的體育系統。

摘自J聯盟官方網站(日文)

  • [2013.05.01]

朝日新聞編輯委員(負責體育)。出生於1969年。筑波大學畢業後於1993年進入朝日新聞社。著作有《肯亞!他們為什麼跑得快?》(文藝春秋,2008年),《日本足球與日俱進》(集英社,2001年)。另外還在推特上積極發表言論。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