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了日本的勇士——悼念福島第一核電廠前廠長吉田昌郎

門田隆將 [作者簡介]

[2013.08.30]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東日本大地震後在福島第一核電廠指揮處理核洩漏事故的吉田昌郎前廠長因病去世了。對吉田本人及有關人員進行了長期大量採訪的報道文學作家,重新回顧了吉田昌郎前廠長在核洩漏第一線上艱苦卓絕的奮戰歷程。

「安息吧,由衷地感謝您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7月9日上午11時32分,當我從福島第一核電廠前廠長吉田昌郎的親友處接到吉田昌郎去世的消息時,我雙手合十,在心中為他獻上了默默的祈禱。

吉田自始至終沒有忘記從事核電者的「本分」,最大限度地迴避了「車諾比事故之10倍」規模的災難,的的確確,他是一位「拯救了日本的勇士」。作為一個如今依然能夠繼續生活在東京的人,對吉田的感謝之念油然而生。

在國家的「死亡之深淵」中奮戰而「陣亡」的勇士

吉田於去年2月7日做了食道癌手術後,身體狀況一時似有恢復;但7月26日又因腦出血病倒,接受了兩次開顱手術和心臟導管插入手術。

但是,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肝臟,最後還擴散至肺部,大腿也生了肉瘤,肝臟的腫瘤長到拳頭大小。

聽到這些情況後,我心中就做好了「那一天早晚要來臨」的精神準備。吉田與失控的核反應爐搏鬥,和首相官邸的過分干涉抗爭,有時還要反擊不講理的東京電力公司總部。我認為,年僅58歲的吉田,面對國家的「死亡之深淵」,是在極度的精神壓力中奮戰而「陣亡」的。

去年7月他在腦出血病倒前,曾經兩次接受了我一共長達四個半小時的採訪。這是我通過各種管道花費了一年零三個月的時間,才最終說服他接受了採訪。

第一次見到吉田時,他那1.84m的高大身軀,因與病魔的鬥爭而面目全非。但他仍然以天生的樂觀和直率的口氣,向我講述了各種經歷。

如前所述,如果不能阻止福島核災的擴大,那麼核反應爐失控導致的災難規模將是「車諾比事故的10倍」,而且,他還詳細地回憶了為阻止這樣的災難發生而進行的注入海水冷卻核反應爐的工作,以及部下們反覆衝入已受核輻射污染的反應爐廠房搶險的情形。

違反官邸、東京電力公司高層的命令,斷然繼續海水注入工作

吉田在事故後第一時間就要求自衛隊出動消防車、構建海水注入系統、指揮「排氣」(打開安全殼閥門,排出含有放射性物質的蒸汽的緊急措施)以保住1號機組反應爐安全殼免於爆炸。身背氧氣筒,頭戴氧氣面罩,甚至穿上了跳入火海的耐火服,這種奮不顧身的「排氣作業」,慘烈悲壯。

我在採訪這些置生死於度外的部下們時,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說:「和吉田一起,死也值得」、「廠長如果不是吉田,就無法防止事故的擴大」。如果不是心心相印的上司的命令,恐怕誰都不會冒著生命危險衝進被核輻射污染的反應爐廠房吧。

對那些從作業現場回來的人,他每次必會同每個人一一握手慰問:「好好,活著回來了!真的感謝啊!」

在與總部召開視訊會議時,他會據理力爭,毫不退讓,吉田的一言一行,更是增強了部下們的凝聚力。最能反映吉田行事風格的一幕,可以說是在是否停止注入海水問題上的應對。當時在官邸待命的東京電力公司研究員武黑一郎,傳來了官邸要求停止注入海水的命令:「官邸一直在嘮叨,要求馬上停止。」

吉田頂撞武黑道:「說什麼呢!不可能停!」

果斷拒絕了停止注入海水命令的吉田,預計到東京電力總部接著也會發出同樣的命令,於是事先找到負責海水注入的班長,吩咐說:「聽著,總部可能馬上會下令停止海水注入。在視訊會議上,我會和你說停止海水注入,但你不必聽我的這個命令。海水注入照常進行,記住啊。」果然,總部馬上來了停止注入海水的命令。當時,憑藉吉田的機智果斷,核反應爐的唯一冷卻手段——海水注入一直沒有停止。

在擁有眾多核能專家的東京電力公司中,只有吉田沒有迷失作為一名原子能技術工作者本來的「使命」。

在第一線戰鬥到最後的「福島69」

2011年3月15日早晨,2號機組安全殼壓力上升,最大的危機來臨。吉田說,他的腦海中浮現出每一張「和自己一同去死的人」的面孔,並談到了當時挑選搶險人員的場面。

在廠區抗震樓二樓的緊急情況對策室指揮搶險救災的吉田從椅子上站起,接著撲通一下坐到地板上,低頭開始了冥想。他盤腿打坐,一副沉思默想的架勢。

「那時,除了不停地注入海水以外,沒有其他手段可以有效防止核反應爐失控。我必須決定讓誰去注水,這也等同於讓誰和我「一起去死」。讓這個傢伙一起去死,還有這個傢伙、這個傢伙,他們的面孔一一浮現在我的腦海中。第一個出現的,是與我同年的修復班班長。他高中畢業後就進了東京電力,我們很早就一起共事,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這傢伙一定能和我一起去拚命……」

在考慮到生與死的時候,吉田說,想起來的不外乎都是那些從年輕時代起就長期共事至今的同事的面孔。

「腦子裏浮現出的都是和自己年紀相近、長期一起工作的同事。我感到讓他們去死於心不忍,但是,到了這個地步,除了繼續注水沒有其他選擇,所以最後只能讓他們拼命了。就這樣一直坐在地上,腦子裏來來去去想的都是這件事……」

這是一個悲壯的場面。後來歐美的傳媒將這時的情形稱為「福島50」,而實際上與吉田共同留在第一線的,不是50人,而是「69人」

無論如何,我們都要避免核反應爐失控——這大概就是在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現場搶險救災的人們共同的意願。吉田他們沒有放棄希望的奮鬥,最終阻止了福島的毀滅,以及日本「一分為三」事態的發生。

發生在為海嘯對策而奔忙之時的大地震

吉田去世後,主張廢核電的傳媒開始抨擊吉田,稱他是「在海嘯對策上持消極態度的人物」,令我非常吃驚,因為這與事實截然相反。

吉田於2007年4月就任總部的原子能設備管理部長。從那時起,他就一直在研究海嘯問題。

儘管土木工程學會的海嘯評價小組會公布稱福島縣海域沒有引發海嘯的「波源」,日本的最高防災機構——中央防災會議(會議主席:總理大臣)做出了「將福島縣海域排除出防災對策探討對象」的決定,但吉田針對明治三陸地震(發生在1896年的岩手縣三陸海域,海嘯造成約22,000人遇難)引發的海嘯波源,進行了如果在福島海域發生時會如何的「虛擬估算」,據此得出了「海嘯最大時可高達15.7m」的估算結果,因此,他請求土木工程學會的海嘯評價小組會對波源進行正式的審議工作。

而且,吉田為獲得869年發生的貞觀海嘯的波高數據,甚至進行了堆積物的調查,並得出了「4m」的調查結果。

建設巨大的防波堤並非易事。如果大海嘯真的襲來並被巨大的防潮堤阻擋,海嘯就會橫向流去,為周圍的村落帶來巨大災害。而且,巨大的防波堤還會改變大海的生態環境,所以,除了對漁業的影響外,還存在著「環境影響評價」等需要一一解決的問題。

在海嘯對策方面,吉田非但不「消極」,而且為了獲取「公認」的證據以說服周圍的地方政府採取相應對策,他比任何人都「積極」地開展了各種工作。

但是,就在這個過程中,發生了「史無前例的巨大地震」,其威力是阪神淡路大地震的358倍,關東大地震的45倍,這是任何一個學會、研究機構都不曾預測到的。身為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廠長,吉田不惜生命堅守崗位,指揮了救災搶險。

在吉田領導下,部下們團結一心,反覆多次闖進被核能污染的反應爐廠房,終於迴避了最壞事態的發生。正是吉田「那時」「在那裏」,日本才因此得以拯救。

(2013年8月14日)

標題圖片: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廠區內的抗震樓回答記者提問的吉田昌郎廠長(中)(2011年11月12日、照片提供:讀賣新聞/Aflo)

  • [2013.08.30]

紀實文學作家。出生於1958年。從中央大學畢業後,進入新潮社工作。在《週刊新潮》編輯部先後做過記者、編輯等職位,2008年4月辭職後成為自由作家。主要著有《為義捐命:拯救台灣的日本影武者根本博》(集英社,2010年,獲山本七平獎)、《見過死亡深淵的人——福島核電廠員工奮戰500天紀實》(PHP研究所,2012年)以及《慟哭的海峽》(角川書店,2014年)等作品。門田隆將的網站:http://www.kadotaryusho.com/index.html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