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國際文憑」在日本普及

岩崎久美子 [作者簡介]

[2013.12.10]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從培育在國際社會中發揮領導才能的人才這一戰略目標出發,日本政府有意將「國際文憑」教育項目,擴大到更多的學校中去。為此,包括如何協調日本國內的大學升學考試制度在內,有必要採取某些靈活的措施。

對國際文憑的關注度迅速提高

為取得世界通用的大學入學資格而開設的「國際文憑(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以下稱IB)」教育項目,在日本教育界驟然引起關注。

IB是由一個國際性教育基金會國際文憑組織(The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Organization,以下稱IBO)依據瑞士民法提供的教育項目。IBO總部設在瑞士的日內瓦,自1968年成立以來的主要任務,是向獲得認可的學校提供統一的教育課程、組織實施IB考試、授予文憑證書等。日本自1979年獲得IBO的認證以來,認可了IB持有者的大學升學考試資格。

IB最初是以國際學校為中心推廣的。當時,國際機關工作人員的子女等就學的國際學校,配合不同大學的入學資格要求,為那些要升學的學生實行個別教育。這樣的教育,有違國際學校的辦校理念,而且為學校的經營也帶來了很大負擔。因此人們開始認識到,國際學校有必要完善一種統一的、在中等教育後能夠順利進入各國大學的共同教程和全世界承認的大學入學資格。

日本最先採用IB的也是國際學校。之後,《學校教育法》第一條中規定的學校(稱為「一條校」)(※1)中,以私立學校為主,也出現了在尊重(國家的)「學習指導要領」的基礎上,引進IB制度的學校。這些學校的學生,歷來都在掌握了日語和英語的基礎上獲得畢業文憑,升入歐美的大學或日本國內具有國際化特色的大學。截至2012年3月,高中二、三年級中採用大學預科項目(Diploma Program,以下稱DP)的學校共有16所,其中11所是國際學校,其他5所是私立的「一條校」。

IB學校200所——政府主導的「培育國際化人才」計劃

這種在有限的學校中採用的IB,由於以政府為中心開始在日本的高中積極推進,所以近年來引起了人們的關注。例如,2012年6月由政府的「國際化人才培育推進會議」提交的《國際化人才培養戰略》中,作為一項具體措施,提出將「高中畢業時可以獲得IB或採用同一教育標準的學校在五年內增加至200所左右」。

打出這樣的戰略方針的背景,是產業界、學術界和政府都強烈地認識到,在全球化進程不斷推進的世界,置身價值觀多樣化或有異於自身的群體中,積極思考、主動行動,能夠發揮領導作用的國際化人才的培養變得十分重要,成為一項亟待解決的政策課題。

日本國內長久以來形成了獨自的文化,教育起著傳播這種文化的作用。但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中,有著不同人種、民族共存歷史的歐美各國所必需的那種思維、態度、規則和交流,也逐漸成為對我們的要求,日本以國民教育之名推行的培養建設國家、社會人才的教育中,需要添加這種適應時代要求的教育課程。

培養「生存能力」的「預科學習」

而且在早期,針對如何具體體現「學習指導綱要」的中心觀念「生存能力」,日本教育界還在重視學生的自主學習、掌握學習方法、應用活用能力、解決問題能力等方面,探索未來社會必需的活學活用型教程。

一般來說,IB是在尊重學生自覺主動的基礎上,為學生提供類似於大學的講座、學習方式的課程,例如撰寫執筆實驗報告、小論文進行課堂討論等,具有大學預科的性質。正因為如此,在參加IB的大學預科項目之前,有必要分階段、系統地掌握基礎知識並消化完成相應的學習量。DP就是為了促進這些智力成熟的學生靈活應用所學到的知識,進一步拓展他們的能力而設置的教學項目,適宜於國際化人才和具備領導素質人才的培養。

為此,作為對應全球化的社會變化、具備社會要求的知識活用型教程,IB以其均衡得當恰到好處的「一攬子教育」,不僅得到私立學校的支持,還在國立、公立學校中開始引起關注。

「日語DP」——雄心勃勃的政府目標的實現措施

那麼,政府提出的「引進IB或將採用同一教育標準的學校增加至200所左右」這個目標,是否有可能實現呢?

第一,最大的難題,是要確保大量用英語授課的外國IB教師。居留日本的外國教師不僅在絕對人數上少,而且和薪資、假期等福利制度優厚的國際學校教師相比,日本的「一條校」受國內法律及制度的束縛,難以給外國教師以特殊待遇。

為確保可用英語授課的外國教師,作為一項解決措施,文部科學省通過和IBO協商,決定在一部分課程中開發和引進可用日語授課的「日語雙語大學預科項目」(Japanese Dual Language IB Diploma Program,即所謂的「日語DP」)。這樣,在某些科目上就可由日本教師指導,降低了日本的高中,其中尤其是國立、公立學校引進IB的門檻。此外,還可以考慮充分利用地方政府實施的「外國青年招聘項目」(The Japan Exchange and Teaching Programme,日本交流和教學計劃),由國家、地方政府攜手共同邀請外國教育專家。

設法將IB納入日本的大學升學制度

第二,對學生的升學前景如何估測呢?IB制度中每個班的人數一般在25人以下,所以,如果以最多25人乘以200所學校來計算,預計有大約5,000名持有大學預科項目文憑的考生。這類約5,000名的考生的出路將會怎樣呢?是否能有數量足夠的大學參考並承認他們的IB分數,准許准許他們入學呢?

實際上,日本國內的大學對IB的認知度比以前有了相當大的提高,一部分大學對IB給予了積極的評價並承認這類學生的入學。但是,並非日本所有的大學都採取同樣的措施。在日本,提交全國大學統一入學考試的成績,是參加國立、公立大學及部分私立大學入學考試的必備條件。

IB的得分已經標準化,變動幅度小,在歐美的大學中,它作為升學考核資料,具有很高的信賴性。為此,如何制定一個換算標準,將IB分數轉換成全國大學統一入學考試的分數,這也是值得考慮的一個問題。

或者,每個大學可以劃定獨自的IB分數線,對這類考生進行特招考試,這也是一個比較理想的方式。針對這種如何確保教師和學生升學門路等問題,在日本國內的學校制度、法律解釋等方面,能否用一些可稱之為特例的靈活措施進行社會擔保,將成為推廣IB的關鍵。

IB會在日本推廣並得到廣泛認可嗎?對此我們只能耐心注視今後的發展。不過,現在已有部分學校明確表示要引進IB,其關注度在不斷提高。

總之,日本若能將IB作為一種模式引入本國的教育,那麼它將在融入日本的過程中,發展成為適合日本自身的教育項目而得到容納,並因此改善歷來的教育。

從這層意義來看,即便不是IB本身在日本普及,但它的理念及教程的精髓,將伴隨全球化的發展,在日本國內切實得到推廣。

(2013年10月7日)

(※1)^ 包括幼稚園、小學、國中、高中、初高中一貫制學校、特殊學校、大學和高等專門學校(五專)。

  • [2013.12.10]

國立教育政策研究所主任研究員。研究領域為終生學習論、社會教育論。筑波大學研究所博士課程結業。致力於構建日本式IB公立高中模式的實證研究。編著有《國際文憑世界公認的卓越教育項目》(合著,明石書店,2007年)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