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冰洋航線連接起的日俄關係的未來

北川弘光 [作者簡介]

[2013.12.20]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Русский |

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北冰洋的海冰面積不斷縮小,通過這裏連接歐洲和遠東地區的航線正逐漸走向實用階段,其航程僅為經蘇伊士運河航線的60%左右。北冰洋航線將為日本帶來什麼?海洋政策研究財團特別研究員北川弘光先生將對此作出闡釋。

北冰洋航線具有巨大的經濟價值

北冰洋航線的大部分航段位於俄羅斯的領海之內,根據該國規定,該航線指的是西起新地島(Novaya Zemlya)南端卡拉海峽(Kara Strait)或該島北端海域,東至白令海峽(Bering Strait)的航線。在夏季的無冰期,橫貫東西兩端僅需航行大約兩週時間。

 

比如,倘若利用北冰洋航線從位於斯堪地納維亞半島(Scandinavia Peninsula)北端、因地下資源豐富而聞名於世的挪威希爾克內斯(Kirkenes)向日本運送物資,只需沿俄羅斯海岸地區向東穿越白令海峽,再沿堪察加半島(Kamchatka Peninsula)南下,最終到達北海道。與從地中海穿越蘇伊士運河後,再從印度洋穿過馬六甲海峽(Strait of Malacca)前往日本的南環航線相比,大約可以縮短40%的航行距離。

如果能夠縮短距離,就可以降低近年來始終在高位徘徊的油輪燃料費用。此外,還有望減少廢氣排放,尤其是減少燃料燃燒時產生的碳黑。同時,這條航線有別於途經蘇伊士運河路線,不必穿越海盜猖獗的索馬利亞海域和馬六甲海峽等危險地帶。總而言之,北冰洋航線無疑具有巨大的經濟價值。

另一方面,受到近年來中東局勢日趨動盪,尤其是近期埃及局勢的影響,西歐各國正在加緊嘗試開發利用北冰洋航線。實際上,儘管多數好像還處在試驗性航海的階段,但作為蘇伊士運河無法利用之際的替代航線,已經開始利用北冰洋航線的西歐各企業似乎都在加快進入實際利用的步伐。

作為消極面來說,由於白令海峽水深較淺等原因,超大型油輪難以通行。同時,船舶的航行也很有可能會對北冰洋的環境保護造成影響。此外,由於過去實際航行經驗較少,無法明確計算風險,導致保險費標準難以制定。

目前,俄羅斯的普丁總統正致力於推進北冰洋航線的商業利用,表示「要使其成為全球大動脈」,該國核動力破冰船將為過往船隻開路,這就降低了風險,抑制了保險費高漲的趨勢。除了破冰開路外,當油輪等船隻發生事故之際,俄羅斯的破冰船還可以發揮應對燃料洩漏、維修船體、救助人員等功能。似乎船舶保險公司也對其在北冰洋這樣的特殊環境中,能比從陸上出發更加快速地處理問題這一點給予了肯定。

從能源安保角度所見的北冰洋航線之價值

然而,目前實際航行該航線的船隻一年僅有100艘左右。與經由蘇伊士運河航線的一年1萬8,000艘左右相比,可謂少之又少。考慮到冬季航運的事實上不可行,因此短期內不可能發展成一條堪於南環航線並駕齊驅的重要航線。話雖如此,但從能源安全保障角度來看,日本也應該關注北冰洋航線,將之作為一個備選對象。

2013年5月,在瑞典召開的北極理事會授予了日本觀察員國資格。可以說,能夠經常出席北極圈各國政府開展磋商活動的會議,這就是一種進步。因為即便沒有發言權,但也可以通過院外活動收集有利於國家利益的資訊。我認為,如果可能的話,應該讓能夠做滿漫長任期的民間人士,當然也需要是物流和能源行業舉足輕重的人物出席該活動,為將來做好準備。

日本的能源供應一直依賴於中東的石油和天然氣等。同時,礦物資源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澳洲。可是,我們不清​​楚能否一直依賴下去。北冰洋沿岸雖然沒有多少石油,但天然氣儲量豐富,並埋藏著鐵礦石等多種礦物資源。國內基礎設施建設需要大量資源的中國和印度的企業早就開始行動了,我感覺日本已經慢了一步。如果不早點做好準備,真到需要此地區資源之時,就難免遭遇「業已簽約,恕難分享」這樣被回絕的困境。

普丁總統的想法與對日本的期待

北川特別研究員明確指出:「俄羅斯應該會歡迎日本企業的參與。」

相對於國際企業早已捷足先登的斯堪地納維亞地區各國,俄羅斯的開發活動才剛起步,日本企業尚有參與開發的餘地。蘇維埃政權瓦解後,俄羅斯被認為迅速實現了經濟發展,但實際上這只是由於過去專供國內的豐富地下資源轉為了出口外銷,使得外匯快速流入。IMF也發出警告稱俄羅斯過於依賴資源出口。分析俄羅斯政府的數據可以發現,主要產業的成長率與國家投資完全成正比。儘管這確實呈現出穩步上行的成長趨勢,但投資與生產的線性比例關係表明這是一種完全依賴於國家計劃性投資的經濟,也意味著民間產業成長緩慢。普丁總統似乎也對此有所擔憂,已經轉變了政策方向,開始致力於出口電力等不會枯竭的「產品」。因此,俄羅斯對日本的高科技寄予厚望。

提起高科技,大家往往會聯想到IT領域,但我們不能忘記,現在重工業領域也正在逐漸實現高科技化。技術革新已經讓海底油田和氣田的開發成為了可能。針對庫頁島(Sakhalin)的開發,日俄已展開合作,俄方對日本企業的投資抱以歡迎的態度。尤其是力圖擺脫資源出口型經濟成長方式的普丁總統及其左右大概都希望與日本企業聯手,學習日本對於生產製造活動的熱情。眼下,北冰洋航線的最大「顧客」是中國,但俄羅斯卻無法通過與中國的合作而獲得自己追求的成長。不過,中國市場巨大,俄羅斯也不能忽視。在技​​術力量具有重大意義的現階段,如果日本不及時打入北冰洋航線市場,恐怕就會失去機遇。

俄羅斯在破冰船航行方面擁有先進技術

通過北冰洋航線,日本首先可以從俄羅斯獲得豐富的地下資源,此外該國還擁有優秀駕船技術的船員。俄羅斯船員中優秀人才眾多,冰海航行經驗遠勝其它國家的船員。穿越寒冰封凍的北冰洋需要業務熟練的領航員。由於即便是通過人造衛星的數據也不能判斷冰層厚度,所以領航員需要當即做出「那個區域是多年冰,應避開。要從這邊的一年冰區域前進」等判斷,據說缺乏經驗者是無法勝任這項工作的。

 過去,斯堪地納維亞地區各國也和俄羅斯一樣培養了眾多優秀船員,但由於全球暖化造成波羅的海海冰融化,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船員都缺乏駕駛破冰船的經驗。甚至發生過非同小可的事故——不熟悉海冰的年輕領航員做出誤判,導致破冰船被海冰卡住無法動彈,不得不向俄羅斯船隻求救。在俄羅斯,熟練領航員的人數也呈現出逐年減少的趨勢,或許我們應該在他們的技術失傳之前,確保實現北冰洋航線的穩定利用。

通過有效利用北冰洋航線來發展日俄關係

為了在兼顧環保的同時有效利用北冰洋航線,我建議開通以俄羅斯熟練船員為主力的定點往返班船。在斯堪地納維亞半島和日本分別修建樞紐港,採用適應冰海航行的堅固貨輪穿梭往返,形成一條定期航線。如果在東西兩端的樞紐港把穿梭貨輪的貨物改裝到普通船舶上再運往目的地,不僅成本降低,而且安全性也更高。

如果日本與俄羅斯能通過北冰洋航線建立密切聯繫,想必兩國關係將會改變。或者會考慮必須改變。只要日本有此意願,俄羅斯也會表現出歡迎態度,這就可以排除北方領土問題等政治關係的影響,單純地加深經濟關係。我認為理想的前進方向是要提升兩國關係的緊密度,這樣一來,領土問題也可望在未來得到解決。

(2013年9月13日)

  • [2013.12.20]

一般法人海洋政策研究財團特別研究員。1935年生於東京下町。橫濱國立大學造船工學科畢業後,進入運輸省船舶技術研究所(舊稱)。曾任該所推進性能部長、所長、財團法人日本造船技術中心理事長、北海道大學研究所工學研究科極地雪冰工學講座教授,後改任現職。專攻冰工學及流體力學。工學博士。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