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C能否跨越國界? ——訪東京大學教授藤原歸一
[2014.11.07]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如今,大型開放式網路課程(MOOC)正受到全世界的關注,東京大學也在2013年推出了自己的網路課程。 MOOC追求的「讓更多人接受高等教育」的理念能否因此得以實現?任課東大網路課程的該校研究所教授藤原歸一對此談了自己的看法。

藤原歸一

藤原歸一FUJIWARA Kiichi東京大學研究所法學政治學研究科教授。專攻國際政治、東南亞政治。生於1956年。修滿東京大學研究所博士課程學分後退學。研究所在讀期間獲傅爾布萊特獎學金,留學耶魯大學研究所。曾任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研究員、千葉大學副教授等職後,任現職。著書有《新編和平的現實主義》(岩波現代文庫,2010年)、《記憶戰爭廣島大屠殺與現在》(kindle版,講談社現代新書,2013年)、《戰爭的條件》(集英社新書,2013年)等。

東京大學2013年推出MOOC

如今,大型開放式網路課程(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的縮寫)正以驚人的速度在全球擴展。史丹佛大學、耶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等多所世界著名大學都加入了免費大型公開在線課程項目「Coursera」(總部位於美國加州),這是一個世界最有名的MOOC平臺,自2012年開課以來,註冊人數已突破700萬人。

東京大學也從2013年9月開始在Coursera上用英語提供講座。第一批上傳的課程是特聘教授村山齊的宇宙物理學和東京大學研究所法學政治學研究科教授藤原歸一的「戰爭與和平的條件(Conditions of War and Peace)」。來自全球約150個國家和地區的8萬餘人註冊學習了這兩門課程,約5,400人獲得了結業證。這是東大首次嘗試網路授課,任課教師藤原歸一教授為我們介紹了MOOC的現狀,存在的問題及發展前景。

兩大特點:「免費」與「英語授課」

——MOOC為此前無法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們創造了學習的機會。請您談一談MOOC對整個世界造成的影響。

「不管怎麼說,MOOC的一個好處在於它是免費的,只要上網就可以聽課。類似的教育體系,日本有『放送大學』,英國有『開放大學』。這些都是電視廣播形式的大學,人們需要收看電視才能聽課,而網路形式則有自由度較高、視聽條件限制較少等優點。」

「第二個特點在於它是用英語來授課。學術研究一般以英語作為通用語言,因此,MOOC具有可向非英語國家學生授課的優點。如果用日語就不行了。此外,通常只有考上大學並交納了學費的人才能學習大學的課程,而MOOC就完全不會有這種限制。」

「另一方面,對於授課方來說,開課之前你無法預測有多少學生會來聽課。我之前估計歐美國家的學生會比較多,但後來發現其實還有有來自印度、塞爾維亞、敘利亞等國的學生。尤其是敘利亞,我想那裏可能連上網訪問都很困難。看了配合課程開設的布告欄上的討論,才切實感受到學生數量之多和範圍之廣。」

提供機會,讓學生衝破「固有觀念」的束縛

——藤原先生您從2013年10月開始在Coursera上開設了「戰爭與和平」課程,您為何選擇了「戰爭」這個主題呢?

圖片:加藤Take美

「『戰爭』與『和平』是一個難以找到正確答案的主題。就日本而言,擁護憲法及和平主義被大眾傳媒視作愚蠢的象徵,拒絕這些陳腔濫調似乎才是現實主義——給人一種偷換話題的印象。而從世界範圍來看,激烈的意見分歧依​​然存在。因為時至今日,戰爭在世界許多地方仍然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作為防範戰爭的方法,世界各國都不得不依賴於軍事力量,這是顯而易見的現實。軍隊既可以帶來和平,也可以摧毀和平。武力,從它的本質來說,就是這樣一個自相矛盾的東西。如此具有廣泛爭議性的主題,再無他者。」

「布告欄上的討論也是如此,大量的意見中,既有對『糾紛不可避免』這種意見的反論,也有『一個國家,沒有恆久的友邦,只有永遠的利害關係』、『無論是近期還是歷史上的糾紛,重要的是找到怎樣的歸結點』等觀點,各種討論活躍而有趣。」

「能否通過MOOC充分讓學生自己來思考問題,得出自己的答案——這是我長久以來的希望和目標。我想把學生逼入不突破固有觀念束縛就難以得出結論的境地。於是選擇了這個主題。因為教師原本就是每天通過講義來設計這種『戲法』的職業。」

不要對MOOC的將來抱有「幻想」

——將來人們是否會通過MOOC重新認識到「知識」給人的力量,並以此作為解決糾紛的手段而有效利用呢?

「那樣固然是好,但我個人則持懷疑態度。本來,MOOC的起步就是看中了大學無償提供教育所產生的宣傳效果,這種動機存在巨大的局限性。換言之,大學是不賺錢的。要回收付出是完全不可能的。而且,提供的課程數量也很有限。立足於這一前提,我認為正是因為MOOC是以宣傳為主要目的,所以正是在目前的草創時,各大學才會紛紛推出獨立的個性化課程。不過,從原則上說,它就像優惠產品,是屬於『限時』提供的。」

「在外國一流大學紛紛推出MOOC之際,東大絕不能落後,這是東京大學理事江川雅子心中的高於一切的命題。說到底,還是定位為一種宣傳吧。我認為大學的教學本應是老師和學生面對面直接展開的,我不認為網路課程將取代應該作為根本的大學課程。就今後的趨勢而言,MOOC大概會以大學教育的輔助教材形式穩定下來。這樣的話,現在各種課程的個性化色彩將會淡化。就長遠來看,可能會形成無論誰教,內容都千篇一律的狀態。從這個意義來說,我對MOOC的未來並不抱有太多幻想。」

「不過,可以超越學歷、國界、語言、民族等各種差異開展教育工作,這正可謂是MOOC獨特的魅力所在。因為不會有太多地方,你可以在同一時間裏向敘利亞、土耳其和美國的人講授有關『戰爭』這個主題。」

女性具有更高的積極性——MOOC所面臨的各種障礙

——有人也指出了MOOC存在的一些問題。比如用英語授課,導致聽課人群受限;還有影片分享網站YouTube在中國被屏蔽等。另外,歐美和亞洲的教育體系似乎也存在差別吧。

「預計MOOC今後會分為『通用版MOOC』和『本土版MOOC』兩類。通用版MOOC指的是用英語授課,且教育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標準化。比如,歐洲正通過高等教育交流項目『ERASMUS計劃』來不斷提升教育標準化程度。」

「在這個意義上,日本可謂正好相反,是一個非常本土化的小集團。姑且不談好壞,無論在任何時候,用本國語言開展教育所產生的影響力都將是最大的。我認為問題不在於用英語授課,障礙不單純只是語言的問題。」

「在MOOC聽課的女性很多。女性中有的人對外國抱有興趣,有的人希望從事與海外有關的工作以充實職業經歷。女性在勞動市場中絕對稱不上受到優待,所以她們不得不通過努力以改變環境,以圖尋找新的機會。日本學生中也呈現出了女性較多的傾向。男生以退休人員為主,而女性則廣泛分布在各個年齡段,女生在這方面看似有著更高的積極性。就MOOC所處的環境而言,我認為現今存在著這樣的屏障。」

「通用(英語)」與「本土(各國語言)」之間的鴻溝

「此外,既然採用英語授課,就必然會出現語言篩選聽課者的問題。正如MOOC所代表的那樣,使用英語的通用語教育與母語(vernacular,本國語言)教育如何有機結合起來,我想這是一個非常困難又極其關鍵的問題。比如,在用英語授課的學校,老師不會告訴學生女性應該穿黑色罩袍,而在伊斯蘭國家,老師卻會將之作為常識告訴學生。如果母語教育被隔離於通用語教育之外,兩者完全處於被割裂的狀態,那將是非常可怕的。」

 「若不採取措施,恐怕日本也將走向隔絕於世界的孤立道路。假如一邊是使用英語的通用型課程與學術研究,而另一邊則可能出現這樣一種危險,即認為『外國人根本不懂日本』,由此而產生出偏執的、日本特有的本土型學問。中國的現象便是一個極端的例子。語言這東西就是有如此強烈的影響力。」

「無論媒體對MOOC的報道多麼樂觀,恐怕『通用』對『本土』的衝突今後還將繼續。換言之,『本國之事只有本國人明白』這樣一種帶引號的本土型學問仍將存在下去。我對此感到憂慮。這不僅限於MOOC,它也是我在從事教師工作過程中始終強烈意識到的一個問題。」 

(2014年5月13日,於東京大學法學系藤原歸一研究室)

標題圖片:藤原歸一教授在Coursera上講授「戰爭與和平的條件」課程(2013年10月),東京大學提供

  • [2014.11.07]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