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在於將石破「拉入內閣」——安倍首相的內閣改組

柿崎明二 [作者簡介]

[2014.12.10]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安倍首相實施內閣改組和自民黨高層調動的意圖何在?人事變動後政權內的勢力平衡將有何變化?活躍在永田町一線的政治新聞記者將為我們做一番解說。

安倍晉三首相完成了第二次政權成立以來的首次自民黨高層人事調動和內閣改組。日本採用的是國會多數派推選首相並組建內閣的議院內閣制,執政黨與內閣的人事安排是表裏一體的關係。

此外,眾議院選舉引入小選舉區制度後,再加上自民黨政權內派閥(派系)勢力的衰退,首相兼總裁的權限日漸集中。過去,派閥合縱連橫建立的分權式統治體系得到貫徹,自民黨被稱作派閥聯合政黨的時期,為了避免分裂,甚至探索過由不同人物分任總理(首相)和總裁的「總・總」分離模式。但如今,黨和內閣的人事權力都掌握在首相兼總裁手中。筆者將立足於這一實際情況,嘗試探究安倍首相把自民黨高層人事與內閣改組結合起來,從「政權人事」的角度整體分析、安排的真正意圖。

本次人事安排是「下屆總裁選舉的布局戰」

說得極端一點,對於安倍首相而言,本次政權人事即是預定於明年秋季舉行的自民黨總裁選舉的「布局戰」。政權人事的重點在於前幹事長(秘書長)石破茂的待遇,以及首相與黨內集團、派閥關係的重新設定。因為石破被推測將會成為總裁選舉時的最大「威脅」,集團和派閥的動向很可能會左右總裁選舉的形勢。

代替兼任首相的總裁執掌黨務工作的幹事長不僅與所屬黨派的國會議員接觸頗多,而且在政黨補助金的分配和黨內人事安排方面擁有強大的權限。2012年總裁選舉中,石破的國會議員票雖低於安倍首相,但在地方票方面獲得了壓倒性優勢。繼續擔任幹事長將有助於彌補石破在黨內基礎上的弱點,是安倍首相千方百計想要迴避的選擇。此外,將卸任幹事長的石破放置於無官職狀態,任由其成為「非安倍」「反安倍」勢力的匯集點也並非上策。

再者,去年末以來,針對安倍首相制定國家安全保障會議(NSC)創設相關法和特定秘密保護法、推動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等做法,黨內也出現了不少非議。他必須拉攏可以統率黨內集團、派閥的領袖級人物。

於是就出現了「石破地方創生擔當大臣」「谷垣禎一幹事長」「二階俊博總務會長」這樣的人事安排。石破之所以希望繼續擔任幹事長,並對入閣表示為難,也是因為察覺到了安倍首相的這種打算。在這個意義上,說石破打響了總裁選舉的前哨戰恐怕也毫不為過。

並非「改組」,而是骨架不變的「改裝」

由於重點在於「拿下石破幹事長之職,將其拉入內閣」,所以政權的結構,尤其是內閣的骨架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改組前的第二次安倍內閣大體上由三個集團構成。一是官房長官菅義偉、加藤勝信和世耕弘成兩位官房副長官等在官邸貫徹重要政策和政治議案調整工作的「實務派集團」。二是主導安倍經濟學的副總理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經濟財政擔當大臣甘利明、前經濟產業大臣茂木敏充等「經濟派集團」。三是首相助理衛藤晟一、文部科學大臣下村博文、前國家公安委員長兼綁架問題擔當大臣古屋圭司等與安倍首相具有相同思想信條的「思想派集團」。

將經濟再生定位為政權至高命題的最初的近一年間,實務派一面在後臺運籌帷幄,一面讓經濟派在前臺推行安倍經濟學。即便是去年末制定國家安全保障會議(NSC)創設相關法、特定秘密保護法,乃至今年開始著手推動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等帶有強烈安倍色彩的政策以來,這種結構也沒有發生變化。因為安倍內閣得以維持高支持率的主要因素仍然是人們對經濟再生的期待與認可。

去年末安倍首相參拜靖國神社則是一次例外。他接受了思想派尤其是衛藤等人的要求,不顧菅義偉要求其慎重行動的主張,毅然選擇了前往參拜。但後​​來,除中韓兩國表示反對外,美國也提出了要求,使得安倍首相放棄了再次參拜。

本次改組後,三個集團的主要人物菅、麻生、甘利、衛藤、下村等均得以留任。只有骨架以外的東西發生了變化。或許內閣「改裝」的說法比內閣改組更能反映實際狀況。

維持總主流體制的同時,派閥比重有所下降

讓我們將視線轉向自民黨高層。雖然安倍首相安排了與前任政調會會長、現任總務大臣的高市早苗同樣和自己持相同思想信條的前任行政改革擔當大臣稻田朋美出任政調會會長,但幹事長和總務會長卻非與自己關係親近之人,這同之前的狀況並無兩樣。正如前文所述,石破是一位曾參與過2012年的總裁選舉,並有可能成為明年秋季總裁選舉中最大競爭對手的人物。前任總務會長野田聖子雖然並非競爭對手關係,但其家族觀、社會觀都與安倍首相迥然不同。

本次出任幹事長的宏池會出身的谷垣和出任總務會長的二階也並非與安倍首相思想信條相近之人。在自民黨高層方面,為顧及並非相同陣營的集團和派閥而建立了近似「總主流派」的體制;在內閣方面,實務派推動經濟派——這種結構沒有發生大的變化。

針對預定於明年10月再次提高消費稅率至10%的問題,今年年末必須作出決斷。同時,考慮到明年春季的統一地方選舉、秋季的總裁選舉和之後解散眾院舉行大選等因素,必須千方百計地避免經濟失速。因此只能維持以經濟再生為第一要務的政權結構。

此次,由於環境大臣望月義夫(岸田派)、復興擔當大臣竹下亙(額賀派)、農林水產大臣西川公也(二階派)、防衛大臣江渡聰德(大島派)與各派閥事務總長都進入了內閣,所以也有人指出這是在維持「派閥均衡」,但這種說法並不準確。過去那種被稱作派閥均衡的人事安排會以派閥的推薦名簿為依據,除了反主流派外,對其他派閥按其各自規模分配名額。但在此次人事安排上,派閥並未發揮決定性的作用,而且前任環境大臣石原伸晃的派閥無一人獲得起用。

菅義偉提升凝聚力,加強官邸統治的可能性

即使結構得到維持,但政權內部的力量關係似乎還是會發生變化。因為統率實務派掌管著政權全盤事務的菅義偉留任後,很可能進一步提升凝聚力,加強以其為中心的官邸統治。

政黨幹事長和內閣官房長官分別是政權和內閣的關鍵人物,而兩者的關係會因為各自黨內基礎的強弱等因素而發生變化。如果石破出任幹事長,菅義偉就必須顧忌到他是一位有可能對安倍首相構成威脅的競爭對手。

但如果是重視黨內秩序的谷垣出任幹事長,那麼只要政治形勢不發生大的變化,對安倍首相構成威脅的可能性就很低。曾有過總裁爭奪戰的安倍首相與石破幹事長雙雄並立的態勢或許將變為安倍首相日益「獨大」的局面。

分別起用二階和前任經產大臣茂木敏充分別出任總務會長和選舉對策委員長似乎也值得關注。二階與作為公明黨支持母體的創價學會高層關係密切,他成為黨內四大巨頭(幹事長、政調會長、總務會長和選舉對策委員長——譯註)之一,將有助於加強與公明黨和創價學會的關係。至於茂木的人事安排,不光是帶有給額賀派黨內四大巨頭之位的用意,還因為其實務能力受到了官邸方面的肯定。菅義偉與二階、茂木兩人關係良好,在與公明黨打交道和選舉對策方面,其參與協調的場合似乎會越來越多。

「安倍獨大」,缺乏批判勢力將是不安因素

自民黨內,「安倍獨大」狀態進一步加強的狀況也包藏著危險性。原因在於,幾乎不會再有人對安倍首相的方針提出異議,將政權批判票(對執政黨持批評意見之人投給其他候選人的選票——譯註)留在自民黨手中的多重結構將會喪失。

如今,作為第一大在野黨的民主黨依然缺乏凝聚力,與其他政黨的合作進展不順,在野黨各自為政,無法吸收批判票,針對安倍政權的批判始終未能直接轉化為對在野黨的支持。

不過,年末眾議院任期迎來折返點,人們開始討論解散眾院舉行大選的問題,這樣可能會促進在野黨之間的合作。針對必然會對國民生活造成影響的特定秘密保護法和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反對意見根深蒂固。之所以沒有爆發出來,也是因為在野黨極其脆弱。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安倍獨大」和批判勢力的缺失或許反倒是自民黨最大的弱點。

標題圖片:安倍晉三首相(中央)出席組閣後的首次內閣會議。最右側為地方創生擔當大臣石破茂(2014年9月3日,首相官邸,時事通信社)

  • [2014.12.10]

共同通信社論說委員。1961年生於秋田縣。畢業於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系。1988年進入共同通信社。93年起以政治部記者身分負責首相官邸、外務省、舊厚生省、民主黨、自民黨、社民黨等方面的採訪工作。著書有《這樣決定「下一位首相」》(講談社現代新書,2008年)《空白的宰相》(合著,講談社,2007年)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