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應藉中國漁船盜採珊瑚問題之機,實現海洋力量的綜合利用

香田洋二 [作者簡介]

[2015.04.07]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2014年秋,約200艘中國漁船突然湧現於小笠原群島周邊海域盜採珊瑚,此事震驚了日本國民。對於日本的海洋安全保障而言,這一問題具有怎樣的意義?

中國盜採珊瑚漁船出現在了日本人意想不到的海域

在尖閣諸島(釣魚臺——譯註)和歷史認識問題上日中關係持續緊張的去年10月和11月兩月,在大多數日本人意想不到的海域內發生了很可能導致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的事件。那就是中國漁船進入了以小笠原群島周邊為中心的日本專屬經濟區(EEZ:Exclusive Economic Zone)內違法採集珊瑚。

儘管以前也曾確認過中國或臺灣漁船盜採珊瑚的散發事件,但此類事件的數量在2014年卻出現了急劇成長。據海上保安廳資料顯示,2014年9月中旬出現了17艘,10月上旬出現了40艘,10月中下旬陡增到了約200艘。之後,除颱風逼近導致中斷了數日外,約200艘盜採漁船似乎一直麇集在小笠原海域實施作業,但據11月27日的報道稱,截至當日,所有漁船都已離開該海域。對於日本國民和小笠原群島居民來說,這是緊張的1個半月。在此期間,除海上保安廳巡邏艇外,日本政府還投入了水產廳等相關部門的監視和執法船等予以應對,但由於中國船隻數量眾多,加之難以逮捕現行犯,所以未能在短時間內徹底驅逐中國盜採漁船。

盜採漁船進入小笠原海域的背景與中國政府的措施

在中國,人們將珊瑚尤其是紅珊瑚視為貴重之物,而日本產珊瑚製品更是深受歡迎,價格高昂,日本國內對此也曾有所報道。2014年1月,長崎地方法院認定2013年12月在長崎縣五島列島海域因涉嫌盜採珊瑚而被捕的中國漁船船長「貪圖在中國禁止採集的珊瑚的稀有價值,意欲牟取經濟利益」,對其判處緩期有期徒刑。這一事件的背景情況是:珊瑚在中國屬於禁採資源卻又深受歡迎,價格不斷高漲,導致中國漁船明明知道是違法行為,仍然大舉挺進可以採集到優質紅珊瑚的沖繩縣宮古群島、長崎縣五島列島和小笠原群島周邊海域。

與朱鹮和大熊貓一樣,紅珊瑚在中國已被指定為國家重點保護生物。中國政府承認紅珊瑚具有作為稀有生物的重要性,那就自然應該像在國內一樣,嚴格限制本國漁民在公海和外國EEZ內採集珊瑚,嚴厲打擊違法行為,但對於本次事件,中國政府的態度極為曖昧,雖然口口聲聲宣稱會加以取締,卻絲毫看不出任何效果。

據說此次前來盜采的中國漁船大約3成來自福建省,剩下的來自浙江省,而這兩個省都是習近平國家主席曾經工作過的地方(分別工作過17年和5年時間),顯而易見,如果習主席真的擔心日中關係,有意避免關係惡化,那麼盜採漁船的出航舉動肯定就已經得到了遏制。中國海警也並未表現出積極遏制盜採漁船活動的跡象。

據我推測,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和海警這些「官方」和漁民之間似乎達成了一種默契——「由於對手是日本,所以在日方開始嘮叨之前,或者是開始加強取締行動之前,什麼都可以做」。我們幾乎完全感覺不到中方希望至少要避免日中關係進一步惡化的意願。

日方的應對措施存在局限性

針對這一事態,日本政府派遣了海上保安廳巡邏艇前往現場監視並加以取締,但由於數艘巡邏艇對付200艘漁船這種現實、中國漁船選擇避免在巡邏艇面前盜採、難以特定違法採集地點等因素的影響,結果,只是停留在針對少數漁船適用了「逃避登臨檢查」和「無視停船命令」等違反漁業法的相關罪名進行揭發的程度而已。

作為一種極為普通的感情,日本國民必然會對中國盜採漁船行動產生越來越多的疑問和緊張感,但依據日本現行的法律制度,此次的應對措施便已達到了極限。同時另一方面,日本採取的冷靜措施也為避免日中關係進一步惡化發揮了巨大作用,這與中方消極態度形成了鮮明對照。

  • [2015.04.07]

前海上自衛隊自衛艦隊司令官(海軍中將)。1949年生於德島縣。1972年畢業於防衛大學後,進入海上自衛隊。1992年美國海軍戰爭學院(US Naval War College)指揮課程結業。歷任統合幕僚會議事務局局長、佐世保地方總監,自衛艦隊司令官等職,2008年退休。 2009年至2011年任哈佛大學亞洲中心高級研究員。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