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長期政權成定局與在野黨加速重組

原野城治 [作者簡介]

[2015.03.27]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從大選結果來看,自民公明執政聯盟保住了3分之2議席。儘管安倍政權已經固若金湯,但今後人們的眼光將會緊盯在一些極為重大、複雜的政治課題上。

「一強」與在野黨的孱弱

2014年12月14日舉行的眾議院第47屆大選印證了日本政壇「一強多弱」的狀況,確定了安倍晉三首相長期執政的方向。趁在野黨選舉準備不足之機實施「突襲解散」雖是一種帶有霸權色彩的手段,但若從政治的根本就是權力鬥爭這一前提來看,則可謂是一種正面進攻,是「王道」的選擇。

另一方面,在野黨顯露出了「孱弱」之態。曾執政3年3個月的民主黨尚未從弊政的後遺症中恢復元氣,第三極各政黨也遭遇了「全線敗退」。雖然共產黨的崛起十分搶眼,但這也是由於在野黨中缺乏領軍者。在野黨的重組不可避免,缺乏領導力和霸氣的民主黨黨首海江田萬里的落選便是信號。

「比在野黨稍好些」的選擇,惡評政策接連不斷

安倍內閣兩度執政,在任時間合計超過了1,000天,在戰後歷屆內閣中排名第7。如果算上今後還將執政4年,那麼就會超越排名第3的小泉純一郎前首相(1,980天),接近排名第2的吉田前首相(2,616天),乃至其外叔祖父、戰後在任時間最長的佐藤榮作前首相(2,798天)。

此外,自由黨與民主黨兩個保守政黨合併(1955年)以來共舉行過20次大選,自民黨曾5次贏得超過290個議席。池田勇人(296議席)、中曾根康弘(300議席)、小泉純一郎(296議席)、安倍晉三(294議席)和本次的291議席。安倍首相兩次取得大捷,在自民黨歷史上留下了輝煌的記錄和功績。

長期政權、戰後的歷屆內閣

佐藤榮作 2,798天 岸信介 1,241天
吉田茂 2,616天 安倍晉三
小泉純一郎 1,980天 橋本龍太郎 932天
中曾根康弘 1,806天 田中角榮 886天
池田勇人 1,575天 10 鈴木善幸 864天

然而,不能對源於「一強多弱」的長期政權化感到盲目樂觀。因為在本次大選中,在野黨從一開始就沒有打出政權更替的旗幟,「現政權比在野黨稍好一些」這種具有消極心理的信任投票的色彩濃重,而且,其未來的執政道路上還有一大堆「惡評政策」要付諸實施,如經濟成長、實現財政重建、強化安全保障體制、重啟核電廠等等。執政聯盟雖然宣稱在選舉中「贏得了信任」,但其他政黨並未將各項政策決策權「無條件委任」給他們,由於這場選戰中沒有出現政策爭論,所以未能實現課題局面的重新洗牌。

令人憂慮的沖繩「臺灣化」「香港化」

一個不安因素是,非自民候選人在沖繩縣全部4個選舉區內大獲全勝。對於共產黨而言,這實際上是1996年以來時隔18年再次在小選舉區贏得議席的壯舉。雖然安倍政權一直盡力避免人們將自民黨在沖繩的失利「誇大化」,但由於在14年11月舉行的沖繩縣知事選舉中,自民黨也敗給了反對美軍普天間基地搬遷的候選人,所以無可避免將對安全保障體制、日美同盟關係造成巨大影響。

沖繩選舉區的結果

沖繩縣知事翁長雄志聲援   安倍政權支持
赤嶺政賢(共產)-當選 1区 國場幸之助(自民)
照屋寬德(社民)-當選 2区 宮崎政久(自民)
玉城DENI(生活)-當選 3区 比嘉奈津美(自民)
仲裡利信(無黨派)-當選 4区 西銘悅三郎(自民)

注)自民黨的國場、宮崎、比嘉、西銘4人通過比例選舉當選。

2015年恰逢戰後70週年。經歷了漫長的美國占領時代,回歸後的沖繩也一直處於日本安全保障政策下的戰略性基地化過程中,沖繩縣民中保守派與革新派共存,這次卻「整個沖繩」都向安倍政權說出了的「No」。從面積來看,時至今日,日本的美軍專用設施中,仍有73.9%位於沖繩縣內(不過,三澤、橫田、厚木、橫須賀、岩國、佐世保等與自衛隊共用的設施除外。如果計入這些設施,則約為美軍使用設施的22.6%)。

本來,沖繩縣前知事仲井真弘多已經批准了為普天間基地遷往名護市邊野古所需的填埋工程,相關法律程序想必也將得到切實推進。但本次的選舉結果卻給此事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能否實際開展填埋工作?很有可能碰到與核電廠選址工作因當地居民強烈反對而停滯10年、20年那樣極為類似的狀況。

一些人甚至開始小聲談論起「沖繩獨立論」了。雖然這種可能性極低,但觀察最近沖繩的形勢,不由覺得沖繩縣也有些像是「相對於中國的臺灣」或「中國之內的香港」。情況可謂不容樂觀。

長期以來,日本政府在對待沖繩問題上似乎過於情緒化,且一直採用權宜之計。招致這種麻煩的原因還有許多,不僅僅在於民主黨鳩山政權開出了「至少也要搬遷到縣外」的空頭支票。沖繩縣的選舉結果向我們講述著這一情況。

財政重建之爭才是接下來的課題

決定推遲1年半,即從2017年4月開始執行引發此次選舉的消費稅增稅計劃,是旨在推行安倍經濟學的無奈之舉。

然而今後,這一決定或許會將財政重建問題的嚴重性再次呈現在人們面前。日本的國債等公債餘額已經高達國內生產毛額(GDP)的220%,到達了危機狀態。我們必須做好心理準備:僅僅是推遲1年半實施消費稅增稅,就將比預定計劃減少約7.5兆日圓的稅收。無論景氣恢復到了何種程度,都絕不可能一舉增加規模如此巨大的稅收。由於和社會保障政策密切相關,所以應該儘早處理財政問題。

至少自民、公明兩黨已就消費稅率升至10%時引入「減輕稅率」制度達成了一致,但恐怕調整並非易事。自民黨內財政規律派(※1)人員眾多,財務省的勢力也不容輕視。在大選前的八黨黨首辯論會上,當安倍首相被質疑此時舉行大選是「缺乏大義的行為」時,他「坦白」說解散眾議院是為了壓制財務省和自民黨增稅派。

在減輕稅率問題上,或許公明黨將會不可避免地處於執政聯盟內的「在野黨」立場。自公合作已經走過15年,如今正處在蜜月關係中。但當財政重建這一複雜問題擺在眼前之時,自公的合作關係恐怕就不會一成不變了。

標題圖片:安倍首相在開票現場會見記者(圖片提供:時事通信社)

(※1)^ 主張為保證社會保障支出穩定,不應迴避提高消費稅問題,以解決日本經濟通貨膨脹和下行問題。

  • [2015.03.27]

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新聞工作者。1972年進入時事通信社,歷任政治記者,駐巴黎特派員,秘書部長,編輯局次長。之後,任株式會社JAPANECHO社社長。2011年起任現職。2006年開始任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評議員。2008年獲「義大利團結之星」騎士勳章。2009年任TBS電視台節目解說員。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