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革命過去了4年,為何前景仍不明朗?
來自中東媒體的緊急報道

賈巴拉 [作者簡介]

[2015.05.14]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從2011年初起,阿拉伯世界的諸多國家民主化運動風起雲湧,這場被稱為「阿拉伯之春」的革命,使中東多國實現了政權更迭。然而現在,這些國家卻像跌入了黑暗的深淵。1月25日,埃及迎來了革命4週年紀念日,當地報紙《金字塔報(Al Ahram)》的新聞記者,分析了埃及、突尼西亞、葉門、利比亞以及敘利亞的革命現狀。

無法慶祝的埃及革命紀念日

1月25日,是埃及革命4週年的紀念日。我是在充溢著分裂、騷亂、緊張和悲嘆的陰沉氣氛中撰寫此稿的。之所以悲嘆,既不僅僅是由於為了哀悼沙烏地阿拉伯國王阿布杜拉(King Abdullah bin Abdulaziz)的逝世而取消了革命紀念活動,也不僅僅是因為在革命4週年前夕,檢方接受刑事法院的判決而決定釋放了之前被控貪腐的前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的兩個兒子。另有一個很大的原因,那就是此時此刻,埃及民眾自身之間關於1月25日在埃及歷史上的重要性的討論,正在不斷擴大。那是一場革命?一次起義?還是如一部分人所說,是一個陰謀?

阿拉伯之春,「不幸的勝利」

英國記者斯賓塞(Richard Spencer)在埃及革命紀念日的前兩天即1月23日發行的《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Telegraph)》中,刊登了一篇關於阿拉伯各國最新情況的報道。其中涉及到了埃及人乃至全體阿拉伯人今天陷入的憂鬱狀態。那篇報道本應是慶祝所謂「阿拉伯之春」的,但實際上卻以「阿拉伯之春,『不幸的勝利』」為題,內容如下:

「評價阿拉伯之春的狀況時,『悲劇』這個詞似乎是恰如其分的。地震、風暴之類,那是災難,但缺少了希臘戲劇中所定義的所謂悲劇的要素。前總統穆巴拉克倒臺以後接二連三地發生的種種事情,將各種政權、抗議團體、政治運動等捲入其中。雖然歐美等外國政治領導人再三警告說,埃及人作出的一個又一個決斷會導致悲慘事態發生,但從結果來看,埃及人正在自食惡果。」

同時,對其他與「阿拉伯之春」有關的國家的情況,斯賓塞是這樣寫的:

「在付出了數千名死者和獄中受難者這種犧牲代價之後,埃及的局勢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穩定。敘利亞人,已有數十萬人被殺害,在敘利亞紛爭結束之前大概還會有數十萬人喪生吧。另一方面,利比亞正為民族主義者、伊斯蘭主義者和聯邦主義者及其他各種勢力之間的分裂活動而苦惱;在葉門,胡塞組織(Houthis)占領了總統府,蓋達組織(Al-Qaeda)勢力正控制著部分地區。」

革命4週年紀念日,開羅市區加強戒備

關於革命4週年紀念日的埃及情況,海外的形勢分析家們有著一致的看法。斯賓塞寫道,「除了有限的一部分人之外,無人慶祝這個紀念日。最早點燃埃及革命火種的人很多都在監獄裏,革命之火曾熊熊燃燒的解放廣場,現處於『埃及新政權所屬的』治安部隊的嚴密戒備之下。」

在埃及國內,這一天究竟是值得慶祝的革命紀念日還是抗議日?對此各個政黨和政治勢力表現出十分明確的立場。

「支持合法性全國同盟」(包括穆斯林兄弟會(Society of the Muslim Brothers)在內的穆爾西(Mohamed Morsi)的支持派)否認那是一場政變,在「邁向自由和尊嚴」的口號下,策劃了遊行、集會和抗議活動。但同時,其他政治勢力則因擔心引發暴力行為而拒絕參加。

另一方面,政府在開羅市中心和絕大部分地方城市,對多數官方和民間的重要建築物和設施、各國大使館、教堂等都加強了警備。政府聲稱,這樣做的理由是為了應對1月25日穆斯林兄弟會及其同盟支持者計劃發起的破壞行為、無政府狀態及暴力活動,並在革命的象徵解放廣場各出入口配備了裝甲車,並安置了軍隊。

重評埃及革命之時必將到來

如何看待1月25日發生的事情?那是革命?是起義?還是如一部分人所稱,那是一個陰謀?不管一般埃及人的意見有何等的分歧,都會影響到全民一致慶祝這一天的決定。一個明白無誤的事實是,總有一天——至少筆者認為,過一段時間之後——埃及人慶祝革命紀念日的那一天終會到來。特別是1月25日革命以來的4年之間,埃及經歷了種種苦難的磨練:有人意圖挫敗革命,有人欲搶奪革命果實,或是中傷和汙衊那些革命開始之時以年輕人為首的衝在第一線的人們。我們必須讓今後的紀念日,成為名副其實的慶祝之日。

但在阻礙1月25日革命進程的黑暗隧道中,終於出現了一線光明。這就是2013年7月3日公布的未來路線圖。2014年,為了建設保障全民的權利和自由的現代民主公民國家,對憲法做出了具有現代化性質的修訂。另外還舉行了總統大選,產生了不是代表一部分集團而是作為全體國民之領袖而掌握政權的總統。

未來路線圖的第三階段,也就是最後階段,是在即將到來的3月舉行人民議會選舉,相關準備工作正在進行。

2011年2月11日前總統穆巴拉克黯然向軍方交出權力以來,儘管之後上臺的所有政府領袖都犯有過失、越權行為和犯罪行為,但人們可以看出,埃及已恢復了政治、社會以及治安方面的穩定。

唯有突尼西亞,迎來了第四個春天

一直關注中東局勢的人們都一致認為,突尼西亞的情況看上去比埃及好得多。突尼西亞逃過一劫,沒有遭遇像格達費(Muammar Gaddafi)政權倒臺之後的利比亞、沙雷(Ali Abdullah Saleh)退位之後的葉門以及領土的和平與完整都受到威脅、陷入內戰血海的敘利亞那種恐怖命運。

實際上,和埃及相比,突尼西亞以盡可能小的損失,完成了建設新國家所必須的全部工作,正在慶祝革命4週年。

筆者寫此稿時,正好突尼西亞總理公布了組閣名單(1月23日)。新內閣由24名部長和15名國務秘書組成,其中9名為女性。在民主而公正的總統大選中獲勝的艾塞布西(Beji Caid Essebsi)所領導的突尼西亞呼聲黨,在議會選舉獲得了過半數的議席,新政府將根據該黨的政策來執掌政權。

中東形勢觀察家都在自問,埃及經歷了極度的困難,至今仍在繼續付出代價;而突尼西亞為什麼能夠成功地走出黑暗的隧道呢?

他們的答案非常明確。因為,突尼西亞主要政治勢力間的爭權奪利,是通過和平民主的政治活動進行的,基本上沒有暴力和無視人權的情況發生。

然而,埃及則經歷了穆斯林兄弟會掌權時期試圖將國家性質變為宗教國家的黑暗時代,為此國民被迫轉向推翻政權,重新陷入暴力和恐怖的漩渦,而治安部隊則以恢復社會穩定為藉口而揮舞起強權大棒。

對阿拉伯之春的失望,敘利亞、葉門、利比亞的混亂

總之,阿拉伯之春已經過去四年了。絕大多數阿拉伯人倍感失望和沮喪。明眼人都能看出,敘利亞、葉門和敘利亞正在飽受分裂和內戰之苦。

這3個國家都陷入了武力衝突。敘利亞的形勢更是動盪不安,一半國民淪為難民,在本國或鄰國避難。

而利比亞,則成立了兩個政府,互不承認,各自擁有支持自己的武裝民兵,為爭奪政權試圖以武力一決勝負。

在葉門,胡塞組織控制著絕大部分國土,各州、各城市都化為武力衝突的戰場,陷入無止境的危機之中。

阿拉伯諸多國家背負著以春之革命為名的厄運,對這裏的民眾來說,2015年將是又一個充滿各種意想之中或意料之外的年分,嚴峻且富於戲劇性。為了領土完整和社會和平,還要付出多少代價,只有真主阿拉知道。

標題圖片:2012年11月27日,開羅的解放廣場上,打著埃及國旗參加遊行示威的人們(AP/Aflo)

(原文阿語)

  • [2015.05.14]

埃及《金字塔報(Al Ahram)》、孟加拉《曙光報(Prothom Alo)》和《每日星報(The Daily Star)》記者。「Shorouk Net.」網站總編。1953年,埃及共和國曼菲亞(Monofeya)縣出生。1976年畢業於開羅大學媒體學系新聞學專業。2000年取得約旦財政、銀行學阿拉伯科學院人才培養學位。2001年至2005年任《金字塔報》東京分社長。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