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掀起自讚熱潮——不要對潛藏的問題視而不見

安倍宏行 [作者簡介]

[2015.06.17]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外國人對日本的技術力量驚嘆不已,對日本料理交口稱譽——此類電視節目百花齊放。對日本來說,這看似是從「自虐」到「自戀」的轉變,但長期活躍在電視和網路報道第一線的筆者,則對近年來掀起的「日本」熱敲響警鐘,提醒人們應將之作為契機,站在日本的角度重新審視世界。

嘆服日本高超技術力量的外國人

日本的地鐵之所以讓乘客倍感舒適,源於每天都在實施「毫米級」的維護,從而使列車能以數分鐘間隔規律行駛,精確到「秒級」的運行技術是嚴格操作訓練的產物——親眼目睹了日本這些驚人的技術力量後,外國人異口同聲地驚呼「Amazing!(太神奇了)」、「太厲害了!」——這是近年來在電視節目中屢見不鮮的場景。

如今,以電視媒體為中心,重新發現和宣傳日本之美好的節目可謂百花齊放。截至2015年2月,地面電視方面,各家電視臺相繼推出了「小所的日本出場(TBS)」、「令世界驚嘆的日本!太厲害了!!視察團(朝日電視臺)」、「You為什麼來日本?(東京電視臺)」等節目。

此外,出版行業的所謂愛國刊物也甚是暢銷。就近年而言,《日本為何最受世界歡迎》(竹田恆泰著,2010年,PHP新書)一書在2014年末的累計銷售量超過了50萬本。

面對這種所謂的「日本自讚」熱潮,我們應該如何思考呢?透過這種現象,可以看出現代日本人怎樣的精神狀態呢?首先,讓我們回顧一下迄今以來的社會經濟背景。

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為「失去的20年」雪上加霜

90年代初日本泡沫經濟破滅,1997年,消費稅率由3%上調到了5%,從這一時期開始日本進入了緩慢的通貨緊縮狀態。儘管近來在經濟景氣方面已經出現了一絲光明,但仍難言已經完全走出了漫長的通貨緊縮隧道。

在富士電視臺採訪報道一線長達21年的工作經歷中,我切身感到周圍總是為這種「悲觀」意識所縈繞。

日本國內長期缺乏有助於恢復自信的大新聞。其中,給日本造成負面衝擊的典型新聞是2011年3月東日本大地震造成的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絕對不會發生事故——日本「安全神話」之象徵的核電廠爐心熔毀(meltdown),帶來了嚴重的災難。對於本國高超技術力量的自信曾是日本的精神支柱,而這次事故的精神打擊,甚或有可能同時摧毀這種自信。

自讚熱潮:恢復自信的徵兆

經過4年多以後,最近安倍經濟學總算讓人們在經濟景氣方面看到了些許光明。當然,它尚未達到全體國民廣泛受益的程度。比如大家看到的只是一些大股東和機構投資者通過資本利得(※1)賺得鍋滿瓢溢,或大企業的收益快速上升之類的新聞。

但那些如今尚未受益的小企業和普通老百姓們,至少也因此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走出這個漫長隧道或已指日可待了。

2013年,東京申奧成功。放寬簽證發放條件和實施誘導日圓貶值的政策後,訪日外國遊客數量大幅成長,2014年突破了1,300萬人,同比成長約30%,創下了歷史最高紀錄。如今在日本各地的確都能看到許多外國人,據說他們在日本的人均消費超過10萬日圓。以每次在日本停留期間消費最多的中國人為首,各國訪日遊客每年的消費總額高達2兆日圓規模。在此背景下,不僅是電視媒體,其他方方面面也都在盤算如何在海外遊客大潮中找到商機。

當下日本的自我讚美熱潮,或許是在國內經濟復甦「初現曙光」的形勢下,日本人逐漸找回自信的一種表現。

此外,「日本料理」在2013年被列入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遺產名錄。還有「酷日本(Cool Japan)」在海外廣受好評這樣一種外部因素也起到了積極作用。我每年都去巴黎採訪當地舉辦的「日本博覽會(Japan Expo)」,2014年的入場人數超過25萬人,場面十分盛大。不僅是巴黎,為了感知日本,很多人還特意從歐洲各地趕來,甚至有些年輕人打扮成「哥德蘿莉(Gothic Lolita)」加入到巴黎市內的遊行活動中,可見其熱情之高。

耳聞目睹這些現象,日本人開始真切地感到「日本並未遭到厭惡。莫如說是受到了全世界的喜愛」,新聞中的此類報道也多了起來。可以認為,這種振奮感和積極向上的整體意識或多或少地構成了催生此類節目的背景。

而從電視臺方面來看,則是節目製作方敏銳地覺察到了這一點,嘗試著製作了一些重新發掘日本魅力的節目,意外地引起轟動,提升了收視率,於是,其他電視臺也接二連三地開始仿效起來。

必須克服的「高成本」體質

以目前的「自我讚美」熱潮為契機,重新聚焦日本的優點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與此同時,我們也不能忘記去認真審視日本所抱有的各種問題。

或許日本的技術的確很先進、很優秀。但令人憂慮的是,這可能導致我們陷入過度設計(※2)的境地。比如日本的鐵路運行技術在外國人眼中可能確實「很厲害!」,但企業也因此背負了過高的成本。日本的勞務費水準高居世界第一,以至有些企業為了尋求低廉的人事費而轉移到海外發展。也就是說,日本國內的就業機會隨之而減少。

相較於毫無限度地追求高性能而導致成本升高,企業或許更應該通過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催生新的服務,由此產生的剩餘人員又能投入到新產品的開發。我們或許應該實現這種思維的轉換。

「世界之中的日本」

現在的日本自讚熱潮向我們提出了什麼問題呢?筆者認為或許它在提醒我們,從日本的角度認真觀察世界的時機已經到來。

歸根到底,我們絕不能忘記,日本是「世界之中的日本」,世界不是「為日本而存在的世界」。希望大家將現在的熱潮視作了解日本和正確認識理解世界的契機。

放眼世界,日本將會何看待世界?重新切實把握日本的立足點,這是日本在今後全球化時代的一個任務,也將有助於實現東亞地區的穩定。

再讓我們將視線轉向「伊斯蘭國」恐怖主義活動猖獗的中東地區。2015年1~2月,安倍晉三首相遍訪中東時曾表示將實施積極的人道援助。這個地區的政治穩定將有助於促進打擊慘無人道的恐怖主義行動。正因為今天的「日本」受到世界的熱切關注,我們才更有必要思考日本能為世界做些什麼,並付諸於實際行動。

(標題圖片:中西祐介/Aflo)

(※1)^ 以低買高賣的方式,賺取差價獲取利益的一種投資方式——譯註。

(※2)^ 指設計出來的系統比恰到好處要復雜臃腫得多,超出客戶需求,具備更多更高的功能。它意味著為了實現這個設計要付出額外代價,例如成本上升,缺陷可能性加大,提升維護成本,甚至降低系統性能。從一定意思上說,過度設計和設計不足都是「設計錯誤」的一種形式——譯註。

  • [2015.06.17]

Next Media 「Japan In-depth」總編。1979年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經濟系,進入日產汽車。1985年國際大學研究所國際關係學科碩士課程畢業後,1992年進入富士電視臺。歷任紐約支局長等職,並活躍在新聞主播一線。2013年9月離開富士電視臺,10月成立「Japan In-depth」。不斷發布直擊新聞深層問題和隱藏背景的資訊。主要著書有《絕望的電視報道》(2014年,PHP新書)。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